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七章 深宫二十年

    皇贵妃自打就不习惯那规矩森严的模样,就喜欢那种轻松的话家常的说话模式,这也许是因为她的出生不高的原因。

    嗊里随便拉一个nv子出来身份都比她高,所以她在外边儿也不得不端着。

    最不会的就是那种早上好,您昨晚睡得可好那种问安模式。

    否则她也不会再嗊里那么多年,一直不得太后欢心了。

    嗊里边不得宠的妃嫔多了去了,有些扒不上皇上又扒不上皇后的,只好去太后嗊里求个安稳。

    而皇贵妃的X子就是木讷到这一点都做不到。

    因此,金蝶玉这种极善于和别人亲近起来的X子最合适不过,而且皇贵妃也不会介意他带个妾去给她问安。

    秦王只觉得母亲到底在上了年纪,也该享受一下有儿媳F的感觉了。

    可惜萧婉婉这等高门贵nv做不来,那延平王之nv,想来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至于他的小心肝,他只能呵呵了。

    要她在婆婆面前装孙子?

    她不挠他一脸血檩子,算他有眼无珠。

    金蝶玉因为身份太低,不用跟着萧婉婉去慈宁嗊和坤宁嗊。

    遂,一进皇嗊,秦王就笔直的朝乾清嗊去了,萧婉婉朝着慈宁嗊去了。

    金蝶玉和李仓一起,后面的小太监抬着一抬礼物,往景仁嗊去了。

    李仓叩响了景仁嗊紧闭的大门,太后没有让人去立规矩的习惯,皇后自然也不会好端端的去立规矩,和太后反着G,遂后嗊的规矩有些地方严苛得不像话,有些地方确实松散得不像话。

    皇贵妃近日来睡眠一直很好,因此这时候刚起,连头发都还没梳,这会儿正在寝殿里梳洗。

    李仓来过一回,算是个半面熟,伺候着金蝶玉去了暖阁等候。

    她是不能求见的。

    只能等着皇贵妃召见她。

    这时候她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虽晓得皇贵妃为瑾妃时,日子不大好过,起M在嗊里面是排不上号的,可架不住秦王在她心里的伟岸形象,试想,怎样的一个nv人才能生出自家王爷那种扭曲的个X

    等等,好像歪楼了。

    等皇贵妃一切妥帖,她身边的花嬷嬷才回禀说是秦王送了个孺人来觐见,语气有些不善。

    这也无可奈何,花嬷嬷虽是奴才,却是三品的恭人,正经的nv官。

    皇帝家的看门狗与别人家都是不同的。

    皇贵妃有些不喜欢她的语气,想着她是老人了,也就没说什么。

    儿子送来的东西都是好的,儿子送来的人,自然也是好的。

    她升了皇贵妃后,身边儿的岑全安也成了大太监,有了五品的衔,这会儿穿着宝蓝Se的补子衣裳进来回话,说是秦王去了乾清嗊,皇上怕是要留饭。

    至于萧侧妃先去了皇太后嗊里,等会儿要去皇后嗊里。

    而且已经定了和太子妃去东嗊用饭了。

    她听得心里一紧,哼了一声说:“那是当然,太子妃是将来的国母,又是她的亲姐姐,亲疏有别不是。”

    花嬷嬷其实挺喜欢萧侧妃的,以她的出生,才当得起娘娘的儿媳F,这会儿也不说话了。

    想来儿子是怕她心里边儿寂寞,才让那个孺人来侍奉她。

    果然还是儿子贴心。

    得知了儿子不能过来用饭,她拿下了两根赤金的簪子,卸下了护甲,妥了大衣去了里间。

    让花嬷嬷去请她的小儿媳F过来。

    金蝶玉正做的发闷,就见一个面目说不上可憎却让人喜欢不起来的嬷嬷过来,说皇贵妃召见。

    带来的礼物李仓已经J给了岑全安,这会儿跟在她的身后。

    金蝶玉进屋朝着皇贵妃行了大礼,才说:“儿臣给母妃请安。”

    皇贵妃见了她的模样就喜欢,长得跟花儿似的,笑起来也乖巧。

    最重要的是,是她儿子给送过来陪她说话的。

    金蝶玉本是京城人士,这回回京才知晓父亲放了外官,娘家人都跟了去,因此没见上面。

    皇贵妃虽对她没什么印象,却也努力回忆着第一次为儿子选秀nv的事情。

    金蝶玉也跟着附和,皇贵妃虽说出生不高,却是实打实的身在长在天子脚下的人家。

    因此京中许多名胜入嗊前也是去过的。

    这会儿金蝶玉就说起了嗊外面最负盛名的白马寺,她入嗊前就被福泽寺给抢了风头,如今也怕是香火不如从前了。

    又说起这福泽寺的庙会,说着说着,就好似又回到了坊间,未入嗊那会儿似的。

    两人聊着天,不知不觉就到了午膳。

    嗊里面的御膳都是一个味儿,吃惯了外面饮食的金蝶玉有些吃不惯。

    皇贵妃见她用的不多,就让花嬷嬷吩咐小厨房蒸上了从秦王府送上来的板鸭。

    金蝶玉简直就是惶恐至极,这东西是秦王给娘娘的,结果进了她的肚子,她如何能不惶恐,而且看那样子,是娘娘自己都不大舍得吃的。

    皇贵妃将她那样儿,安抚道:“有你在,我还能吃的香些。平日都是一个人用饭,这东西再好吃,也吃不出个花样来。

    你张嘴巧,给我说说这鸭子是个什么味儿来,好让我开心开心。”

    这么一听,金蝶玉只觉得压力小了好多。

    等秦王得空过来景仁嗊的时候,她们两个已经能一起去小花园里逛了。

    皇贵妃一直以为,这金蝶玉应该是非常得宠,儿子才会送她进嗊来见她,可从她的言语里细细思量起来,并不是这样。

    这会儿两人见面,金蝶玉更是规规矩矩的请安问好,秦王的眼里也并未起一丝波澜。

    皇贵妃就纳闷了,那么他到底喜欢哪个?

    当真是有个上不得台面的小妾?

    她原以为那是传言,以讹传讹就有了这事。

    没想或许这是真的。

    皇贵妃问儿子:“你不是还有个国Se天香的小妾吗?什么时候也带进嗊给母妃看看。”

    秦王的视线看向了金蝶玉,她应该不是那等打小报告的人吧,金蝶玉急的都快出汗了,她真没给顾MM上眼Y。

    他这才笑道:“等时机合适了,儿臣就带她进嗊拜见您!”

    那得等到她嫁给我之后去了,想想,他也是很着急的好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