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章 留下买路财(二)

    ps:还有两天就过年了,作者菌已经累成狗,完全依靠存稿君生存。

    少顷,外面传出了打斗声。

    形势越演越烈,连顾解舞的马车周围都受到波及,马儿似乎受到惊吓,自己跑了起来。

    顾解舞不得已离开车内去拉马车的缰绳,没想到迎面一道刀光袭来。

    和梦中无异。

    顾解舞心里一惊,已经顾不得有许多人在场,更顾忌不了马车里还有荣华在场。

    丹田运气,一只手拉住马车缰绳,另一手手心朝上,一阵刚劲内力从掌心发出,准备打向白Se刀刃。

    同时,镇南王从侧面过来,一道鞭子从半空将直指马车的刀身拉住,甩到一边。

    无形的掌风消散于无形。

    还未来得及收回手掌,就迎面对上了镇南王探究的目光,她能一手拉住缰绳制伏受惊狂奔的烈马,本就疑H。

    她的手势出卖了她。

    镇南王心中了然,她竟是会武功。

    只P刻的功夫便对她说:“去看看你姐姐。”

    顾解舞只好带着荣华下了马车,朝前面另一辆马车前去。

    偃月刀的主人被顾解舞身影迷H,一瞬的失神就让镇南王占了上风,两人当即又在此处打成一团。

    长鞭对大刀很是吃亏,从地上捡了一把死去士兵的雁翎刀,和对方厮善凁来。

    到底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哪里会让这等mao头小子吃了好处。

    刀刀致命,明知这些土匪来的蹊跷,此时此刻气头上,恨不得将这人碎尸万段,竟敢找他的麻烦。

    顾解舞的马车和顾解语的马车只相隔J步路。

    马车失控之下已经越过了顾解语的马车去,这时候她是倒着跑。

    场面虽乱,可大队人马还是整齐的,只是刚才山上一阵箭矢,伤了许多士兵。

    她拉开顾解语马车的帘子,之间顾解语又晕厥了过去,伺候的丫鬟见帘子一开就吓得哇哇大叫。

    顾解舞听得耳朵疼,呵斥道:“叫什脺餍,没用的废物。”

    搭着荣华的手上了马车,推开那婢nv,死死的掐在顾解语的人中上,都快掐出血了。

    顾解语悠悠醒转,一睁眼就瞧见顾解舞那似笑非笑的脸,往日她对不住顾解舞,自然对她多了J分芥蒂,此时又身在她的怀中,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往外面靠了一些,让婢nv身上靠。

    婢nv是自来伺候顾解语的,知晓这对姐M的龌龊,贴心的朝着顾解语过来,扶住了她。

    任是谁来,都一定会弄个大红脸。

    巴心巴肺的伺候她,将她救治醒了,她却一脸不领情的模样,好似救她的人要害她一半。

    荣华脸上带着不屑。

    她家主子金贵得很,除了王爷还没谁有这份待遇,能让她伺候一回的,这nv子竟是不领情。

    此时此刻,荣华自动屏蔽了她家主子对这位可是没安好心这一茬。

    至于顾解语,自知理亏,可实在是对顾解舞亲近不起来。

    她要么就是冷着一张绝Se倾城的脸冷冷的看人,要么就是笑起来让人看了寒气陡升,实在是不是个容易亲近的主儿。

    更遑论这时候的身份已经是上下悬殊了。

    就算是顾解舞入了秦王府做侧妃,也比她这个将来的魏国公世子夫人,郡主来的更尊贵些。

    秦王待她如何,她是知晓的。

    萧侧妃家族如此显赫,也要避其锋芒。

    如今她也是生不起报F之心来。

    顾解语本不是大J大恶之人,对于顾解舞,当年不过是因为年Y,加上王妃对司马氏如同眼中钉R中刺,耳濡目染之下难免对顾解舞母子产生歧见。

    虽然一不小心J乎害死她,可现在她的长兄逝去,府中又有印氏新晋侧妃,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躲在母亲和哥哥背撒娇的小nv孩了。

    也不能再躲。

    母亲已经失去了长兄,以后就只能依靠她们三姐M了。

    她为嫡为长。

    她有她要背负的责任。

    自然不会,再与顾解舞为敌。

    可也不敢忘记母亲的嘱咐,对她千万不可以掉以轻心。

    能够在秦王府中独占鳌头,又哪里会是个简单的。

    如果能和平的与她相处到都相继出嫁,那自然最好。

    所以,才有了这一路许多尴尬。

    顾解舞一点都不觉得屈辱,笑意盈盈的说:“郡主醒了就好。父王差我来瞧瞧您。”

    话说一半不忘指桑骂槐:“只是郡主的丫鬟实在是没用,见你晕厥了只知道大喊大叫,一点主意都没有。

    这样的奴才,拿来有何用,不如现在丢出去赏给山贼。”

    婢nv脸Se都吓弊了,可也不敢顶嘴。

    顾解语艰难的一笑,她身边的大丫鬟绿珠被父王给打死了,她去哪儿再找一个绿珠来。今日的情形,就是她也是觉得惊心动魄,其他丫鬟也具是在王府长大,哪里见过这等阵势,吓得没了主意也不能怪她们。

    她倒是觉得顾解舞态度很是可疑,哪里像个闺秀的模样,身处这样的环境中,她的面上眼里竟是一丝恐惧都看不见。

    “MM倒是胆子大,这外面刀剑声不断,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现在下马车离开也不合适,找了个地方坐下说:“你当镇南王府的府卫和凉州的军士们是吃素的吗?

    区区匪寇,乌合之众,也想簢大周的军队一战,简直自不量力。

    不过是借地利想要讨些好处罢了,父王戍边多年,我顾氏又是武将名门,让那些山贼得了好处那才是丢人。”

    言下之意是说她这个将门王nv竟然吓晕了过去,丢人。

    她就是看不惯她惺惺作态的那样子,当年骑在她的身上喊打喊杀的,那歹毒的模样,可一点不像个会怕的人。

    顾解语在她面前自然是自愧不如的。

    讪讪的不说话,听外边的动静。

    其实外边有士兵护卫,除了刚才因为事出突然被山贼们偷袭了一把后,现在已经能够平衡战局了。

    护卫队也下了马,拉出弓箭反S,山贼不过J百人,如何是朝廷正规军的对手。

    士兵们一个个杀红了眼,躲了一阵,山贼们的箭用光了,局势就得到了控制。

    现在山贼们只能从山上扔石头下来。

    好在车马都重,山石只能形成阻碍,倒是没伤及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