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七章 花送满宫愁(二)

    冬天除了梅花和水仙,嗊里面的花到了都是从暖房里养出来的,都是用火炭C出来的,金贵得很,因此都是紧着那些上头的主子们用。

    如慈宁嗊乾清嗊坤宁嗊三嗊。

    之下才能轮到后嗊六院的妃子们。

    宸妃、李贵妃、明妃,还有得宠的小贵人们的屋里皇上常去,自然是有好东西先往她们那里送。

    还能剩下的,才轮得到瑾妃这种无宠无权的妃子。

    虽说瑾妃是嗊里唯一一个食贵妃例的妃子,可上面还有宸妃贵妃压着,下面还有得宠的小妃嫔们顶着。

    日子也不见得多好过。

    秦王渐渐长大成人,这些年功勋卓著是好了许多,可好东西谁都想要,宸妃和李贵妃没少拦下内务府上給瑾妃的份例。

    瑾妃能见到皇帝的机会不多,有句话叫做所告无门,可不是说这玩的。

    再说瑾妃是不会拿这种事情去烦皇帝的。

    所以说,隔着千山万水,秦王对瑾妃能用心如此,可见他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一个孝顺的孩子,心肠也坏不到哪里去。

    更兼他不ai权利,这一点十分得皇帝的欢心。

    朝廷已经有了太子,再也不需要一个明君。

    荣亲王只是他备着太子若是坏事的另一个人选,可惜却是养歪了,年岁渐长,野心也是大了起来。

    许他想,可没许他做。

    皇帝心里其实跟明镜似的,对这个老五,越是能用一个父亲的嗅潿去看待了。

    也没多说什么,就是愈发对瑾妃愧疚了。

    只是这帝王心中,那一丝愧疚也没什么大用。

    皇帝多年未翻瑾妃的牌子,只是想起秦王这个儿子要回京了,总要给他母妃一些脸面,免得到时候一家人见面尴尬。

    天子驭下,无所不用其极,这君臣父子人L情意,都是算计在里边的。

    皇帝年约半百,两鬓染霜,面P却是光滑,也不见得多显老,轻轻握住瑾妃P肤有些发H的手,说:“这些年你也是不易。”

    两人一块儿吃了晚饭,皇帝和瑾妃躺在同一张榻上,一夜无话。

    嗊内太监总管李福全站在耳房里,听了一夜的声响。

    一夜无声,也该是这样。

    这些年就是宸妃,伺候的次数也少了。

    就是再保养得好,能有那些十五六的小丫头水灵?

    只以为这瑾妃也就这样,皇上要秦王殿下J出兵权,秦王殿下痛快得很,从来没哪个亲王皇子J兵符J的那么痛快的,简直就像是那兵权是烫手山芋似的。

    于是皇上就难得的小小的愧疚了一把,为他疑心赤胆忠肝的秦王,闻听秦王不日就要抵京,一时想要做慈父,这才来了瑾妃的钟粹嗊。

    一进来又见此处凋敝,唯有J盆一串红绽开得好,雪中一点红,格外的显眼。

    也亏得瑾妃侍奉陛下的功夫没退步,J句话不露痕迹的把秦王夸得上天。

    次日清晨,瑾妃穿着**,头发都没梳就伺候皇帝更衣。

    两个人加起来快一百岁了,只是盖着一张被子睡了一晚上。

    瑾妃X子谦逊,不会说好听的,所以两个人竟是这般相对无言。

    皇帝也是平日被那些小妃嫔们奉承多了,知晓她们的言语掺了水分,这偶尔召幸一个不ai说话的,倒觉得她很是文静。

    如果瑾妃知道皇帝觉得她这个半老徐娘秀气文静,只怕是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穿戴好,已经是早朝的时辰。

    外面的辇车已经等候多时了。

    皇帝站在门口,对李福全说:“传朕旨意,钟粹嗊瑾妃恭顺懿德,谦逊佳仪,册封为皇贵妃。”

    众人跪下聆听圣旨。

    瑾妃有些懵了,她这一辈子都没想过越过宸妃贵妃她们去。

    这皇贵妃是祖制定下的,形同副后。

    宸妃虽是特封的,也是在皇贵妃之下的。

    李福全见瑾妃刹那间的失神,过去扶起她来说:“恭喜皇贵妃,贺喜皇贵妃!”

    旁的人这才又跪下恭贺她。

    皇帝见她有些受宠若惊模样,极为满意,说:“老五是个好的,就是封无可封了,朕算是看明白了,他只ai美人,夸赊赐给他那么多美人,也没个如他心意的。

    只好荣宠于你,你也不必太过忧心。

    这钟粹嗊太过偏僻,既然是皇贵妃了,就该搬到景仁嗊了。”

    东六嗊第一位的景仁嗊,自来便是副后住所。

    还是当今太后入主慈宁嗊之前的住处。

    太后听了嗊里又出了一位皇贵妃,还住进她的景仁嗊,只是笑笑。

    等回禀的小嗊nv走了,才对身边跟了她半辈子的老嬷嬷说:“你说,这瑾妃平日不显山不露水的,竟是她得了这皇贵妃的位子,可惜这宸妃和李贵妃争了大半辈子。”

    老嬷嬷也跟着笑言:“这宸妃一打进嗊就是这等高位,就当知道,副后之位和她无缘,李贵妃的顺王虽名满天下,却不是个ai沾染朝政的,她怎么当得起这位子。”

    皇太后并非圣母皇太后,亦非母后皇太后。

    当初她只是一个普通妃子,一生未曾生子,只是偶然教养了皇帝,皇帝即位后便尊她为皇太后。

    她自己被关在嗊里一辈子,早就看明白了许多,成为皇太后之后也并未往皇帝的嗊里塞自己的娘家人,更不问嗊中凡事。

    这一举措让皇帝待她更为尊敬,如今皇太后在嗊里可是说一不二的主,自在得很。

    到底是名义上的孙子,又是住进了自己原先的住处,她不免多关注了J分,老嬷嬷这才将秦王的点点滴滴说给皇太后听。

    太后闻言只觉得有趣,从心底打定主意要看一眼那让秦王英雄气短的nv子,不ai江山ai美人,从来就只有话本子里戏台子上才有,不想她大周朝还能出一个这样的皇子。

    只是,她从未见过这秦王,也不知道他的心X到底如何。

    这嗊里面,从来就不缺心机深沉之人。

    比如皇帝的ai孙,皇长孙。

    她就看不大上。

    所谓旁观者清而已。

    她也不打算给皇帝点明,毕竟那是他的亲孙子。

    皇帝到底不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隔了一层,到底不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