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五章 谁念鸣声哀

    时间匆匆,十日转眼间,京里的折子就下来了。

    印氏成了镇南王的侧妃。

    皇上也允了镇南王的请求,准去他送两个nv儿进京。

    只是镇南王常年不在京中,京中并无宅第。

    更是不知因何缘由,皇帝竟是准了嗊里明妃娘娘的请求,说是舍不得外甥nv儿在驿站出嫁,让镇南王的两个nv儿暂住薛府,在薛府出嫁。

    明妃只比顾解语大四岁,论辈分是和镇南王妃一辈的,因此称她做外甥nv儿。

    京里薛家,这时已经着手准备顾解语和顾解舞暂住的院子了。

    镇南王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王妃做了手脚,可这个想法立马又打消了。

    自从上次封府,王妃就再也没机会传递消息的,所以不可能是她。

    唯一的解释解释爪家猜到了他的企图,所以想了另外一个法子。

    明妃和爪家都不想失去顾氏这一大助力。

    可惜,她千般算计,又怎会知道,皇上如何不明白他们的心思,这么一来,只是让有些事情来得更快而已了。

    明妃到底是年纪轻,做事只图一时痛快,只怕这时候已经肠子都悔青了。

    顾涉安心了许多,皇上既然是册封了印氏,就该是受了他表忠心的心意,只是让住在薛府,应该是无什么妨害。

    不外是让不明就里的人觉得,陇西顾氏和爪家绞得紧罢了。

    虽说是圣意,但他还是吩咐了柳复生让人去京里置办宅子,就算是两个nv儿要依着圣旨住进薛家,在薛家出嫁,但是他是可以住在外边的。

    没了nv眷,挑宅子也可以更随意些。

    反正只是暂住,在京里的住宅置办得太好,反倒是会让皇上多心。

    事情就这么吩咐下去了。

    顾解语得知后是很高兴了,去了母亲屋子说话,问问母亲的意思,还要给薛家人置办好些礼物。

    那是她的外祖家,又是要从他们家出嫁的,到底是不同。

    这会儿王妃正心里煎熬着,也不敢告诉这待嫁的nv儿。

    见她欢喜的模样,只是嗅澺的抱着她说:“到底是我身上掉下来的R。”纵使姓顾,到底也是念着薛家的。

    不像他,利用完了薛氏,就急忙的推开。

    见母亲哭成泪人,顾解语也发觉事情不对了。

    坐在她身边问:“母妃这是怎么了?”

    顾解语直觉的感到,这伤心,并不是因为她紲鳙要远嫁。

    或许是因为大哥的病情。

    不过顾深素来身子强健,自Y便没得过什么大mao病,她也就没往那些不好的事情上面想。

    薛氏咬着牙,将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她就要嫁进魏国公府,决不能因为这事儿耽搁她。

    牙齿磨破了嘴P,嘴里一阵血腥,她连着一肚子话儿和担心悉数压了回去。

    说:“想着你就要嫁做人F,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过。也不知道nv婿人品如何,你们能不能琴瑟和鸣。”

    顾解语也没见过他的郡马,魏国公府的世子。

    面上带着一层绯红,信誓旦旦的对母亲说:“母妃放心,nv儿嫁过去后,一定孝顺公婆,和他好好的,不然您担心。

    您在王府,也要好好的。

    虽说早知道要远嫁的,可真到这时候了。

    我”

    哽咽了J下,她妥口而出,什么都不管了:“我不想嫁了,就想永远陪在您的身边。”

    说着依偎进了薛氏的怀里。

    母nv俩抱着流泪,千万般的舍不得。

    薛氏好不容易收回去的眼泪这下是再也忍不住了,抚嫫着nv儿的头发:“说什么傻话,nv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等你成老姑娘了,又来埋怨娘没给你说个好亲事。”

    母nv两个又是破涕而笑。

    外面容嬷嬷听着声响,也是松了一口气。

    不说薛氏,就是顾解语也是她看着长大的,见她们娘儿俩伤心,她也跟着嗅澺,这会子见她们好了,心里也跟着轻松了。

    这府里面好一堆破烂事,郡主早早的嫁出去,是好事。

    同是镇南王府,燕子楼那边。

    顾解舞一声素白,头上只簪了一簇云潭蕊心白梅,再无其他首饰。

    不是孝衣,胜似孝衣。

    在荣华等人的搀扶下,她来到了茅舍。

    对着那笼青竹烧了些纸钱,焚了两柱香。

    司马氏的坟茔在郊外,她是妾,这一辈子都没资格接受她的祭祀。

    这会儿她这等作为,不过是全了顾解舞心里面一个遗憾。

    她想,若是司马氏健在,她也会诚心诚意的侍奉她百年,可惜子Yu孝而亲不在。

    或许她是真动了亲,记忆里竟是想起了司马青青的音容笑貌。

    她曾牵着她的小手,一句一句,教她唱诗经。

    也曾因为她顽P弄脏了锦衣,而肃声训斥。

    指尖似乎还能感觉到那时候她手心的温度,比她的手凉,纤细香软,带着属于母亲的香甜气味。

    一滴泪从她的眼中花落。

    荣华和春梅只以为她情不能自制,上前规劝了两句。

    顾解舞却是耳尖,听见了竹林外边有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停下后也没走。

    她拿出帕子擦G了眼泪,偷偷朝着竹林外看了一眼。

    自从能入定后,视力已经恢复到了为妖身时,百步之内的东西都能看得清。

    果真是镇南王在外边T窥。

    只是,在王府里烧纸钱,到底不和规矩。

    更遑论,祭奠的是一个没身份的妾。

    纵然是她的生母,也是错的。

    按照礼教的说法,她的母亲只有镇南王妃一人。

    现在,她想的是如何才能让她的好“母亲”生不如死。

    这样忤逆不孝的想法,想想都觉得可怕呢!

    也不知道外边镇南王见了这幅情景,会是什么想法。

    或许有一点点愧疚吧,否则也不会躲在外面,连一句斥责都没有。

    是何缘故,连她公然违抗祖制都能视而不见。

    再寻思寻思,她便了解了。

    想要知道的答案已经摆在眼前,虽不想承认母亲ai错了人,可事实就是如此。

    顾涉辜负了她的一P心。

    或许曾经付出过真心,可后来竟是连她死活都不愿意管了。

    这等人竟能还好好的活在世上,佛家说的因果报应,是真的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