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三章 临流凭阑G(一)

    更是告诫她,既然是侧Q了,就别再唯唯诺诺的,她这些年收敛心X,竟是把顾承都教养得斯文秀气,不堪大用。要她立起来,好好的教导顾承。

    印氏明白,这庶子和世子的教养,自然是不同的。

    昨夜虽是一夜未合眼,可她一点儿都不觉得累。

    整个人说不上来怎么不一样,也不是趾高气扬,可无由的,其他人就是觉得她不一样了。

    印氏合宜的浅笑:“谢过五小姐。”

    顾承也是一副高兴的样子,可碍于王妃多年积威,也不敢露出喜Se,就是扬着嘴角频频的看向顾解舞和自己母亲。

    展示自己的喜悦之情。

    厅上的气氛挺尴尬。

    好在,镇南王跟着就丢出一枚深水炸弹。

    他已然上了折子,请求亲自为两个nv儿送嫁。

    这一送,自然是送往帝京了。

    王妃有些忐忑的说:“魏国公府自然是会派人来迎亲,何必这么着急?”

    顾解舞听说父王要亲自送自己出嫁,心里面正高兴,乍听母亲不大愿意,便是按捺下了心里面的心思,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父母。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她不懂的。

    无论高兴不高兴,只要父母亲做主了便是。

    王妃是不愿意镇南王离开,他这一入京,许多事情便是板上钉钉。

    镇南王当即下了脸,一点儿都不顾忌王妃的脸面:“世子身子不大好,若是红白相冲,你还想耽搁了府上丫头们的婚事不成。

    四儿不是养的,但解语可是你亲生的。

    放眼京中,有哪家的贵nv是十八了还未出嫁的,虽说是嗊里来的恩典,你若是长心,就该明白,这事儿再也耽搁不得。”

    王妃刚才本就极不高兴,这会儿脸Se更是白的发青。

    一是因为镇南王给她下脸子,二是因为她也明白,解语的年纪到底在那儿摆着,是真耽搁不起。

    镇南王与她早就离心,许多事情并不告诉她,所以他这般慌乱的想要亲自送嫁,到底是因为什么,她也不知道。

    可心里面的预感是极不好的。

    目光看向一脸询问的顾解舞,更是嗅澺了J分。

    不只是顾解舞,这府上的nv儿们,又有哪个不是依靠镇南王府生存的。

    离开食膳间的时候,顾解舞理所应单的和印氏母子一同走。

    木棉跟在后边儿。

    顾解舞直说自己的意思:“今日父王的话你们也听见了,我得收拾东西离开。过了昨晚,这府上的下人们只怕是明白了形势,柳复生那等想是也不敢对你们再如何了。”

    印氏明白的,既然要离开,必定是有琐碎的事情要办,直接让木棉跟着顾解舞走。

    顾承于后边站着,没cha话,这些事情他也cha不上话。

    只是想着,他不是要给四姐送嫁吗?

    顾解舞见她如此爽快:“姨娘的好日子在将来,可惜解舞可能看不到了。

    只是将来王妃还在位,也不知道姨娘能不能熬过她去,成王太妃。”

    印氏脸上的笑容没了,有些尴尬的立在一旁。

    顾解舞也不打算B她,猫和老鼠在一起,总是你死我活的。

    顾承见她们不说话了,才上前问顾解舞:“姐姐,那我还能去给你送嫁吗?”

    见着那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她的心肠也柔了J分,原本就是别有居心的,只是他倒是动了真心。

    “若是你想,只能求父王去。只是那样的话,你就得和你母亲府分别一段时日了。”

    顾承恹恹的低下头,思考去求父王的可能,和离开印氏的可能。

    显然是不可能的,王妃没了儿子,失势只是早晚的事,就算只是为了顾承,印氏也必须立起来。

    镇南王选这时间将两件事一起办,分明就是要印氏抓住着王府的权利。

    等她们出嫁后,顾深也去了,这王府就该换新的主人了。

    薛氏满门煊赫,镇南王这是要拿王妃去换皇帝的信任。

    顾解舞离开回到燕子楼多时,才想通这其中的关窍。

    等回转过来,觉得筋疲力尽。

    真是怀念他在的日子,什么都不用想,因为什么都不用怕。

    她也没再做什么不好的梦,每日亦有他派来的小H门报平安,想来应该无事。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却是七上八下,不得安宁。

    可能是因为要去帝京,她这样安W自己。

    想罢,她拿着佛经读了起来,不多时,便在床榻上入定了。

    帝京,天子家宅。

    上聚天地浩然正气,地敛六道灵气。

    中有真龙天子坐镇,更有百官大儒名将,普通妖邪是连京城大门都不敢接近的,已接近,便会被天地间的浩然正气打得魂飞魄散。

    而她,食蛟龙气修炼,应该无碍。

    但也有些心虚,自己到底不是普通凡人。

    妖气本无虚伪,因人生恶念而又妖气。

    她心中无善恶之分,无对错之分,便无正邪。

    而正教中以正道自居,便会引出心魔。

    邪教以邪魔歪道自居,行事不拘道之内,以道之外为荣,便使其身不能得道。

    而她,遵循本心,不知对错善恶,倒是成全了她自己求道之心。

    香烟袅袅间,顾解舞感觉自己来到了一P树林,又再次看见了那个,在自己头顶留下戒疤的和尚。

    他穿着一袭白Se袈裟,似云非云,似雾非雾。

    天边染着紫Se的彩霞,那是织nv打翻了染指甲的凤仙花汁,给洁白滇濎空染上了颜Se。

    别问她为什么知道。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只是看着,就这么想了。

    和尚从树林中走过来,脚不沾尘,手里面的紫水晶念珠熠熠生光。

    她看见一道黑雾遁地离开。

    和尚来到她的面前,将念珠轻轻抛在她的身上,她便不能动弹了。

    蹲身问她:“狸猫鏡?”

    自言自语,似笑非笑。

    他的手如玉,拿着一段杏HSe的香,上面着了一点火星,就这么烫了她的脑袋。

    灼热滇澺痛之中,仿佛什么打开了。

    和尚收手,准备离开。

    没了束缚的她追了上去,用爪子勾住了他一P衣角,咆哮一般叫了一声。

    她不能人言。

    他的面目变得清晰:“若是有拥,自会相见。”

    茫茫白雾中,她看见了秦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