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二章 新人美如玉(二)

    前往食膳间的路不短,也算不上长。

    因为不想错过邂逅姐M的机会,她选了步行。

    在她的手差点儿冷透的时候,总算是到了。

    在秦王府时秦王怕她摔着,但凡是有个起风飘雨的,都让她乘软轿。

    在秦王府时并不觉得有多特别,倒是许久不见他,越发是念起他的好来。

    可惜了她一P用心,这一出门,两个扫雪的丫鬟都没看见,有下人见着她走过来,也是早早的远远的就回避了。

    王妃薛氏早先就和自己的nv儿们打过招呼,少招惹顾解舞这尊大佛,过了日子把她送出门去,也就那样。

    总是老死不能再见的。

    王妃嫡nv的三个nv人,顾解语顾解心顾解意想起从前自己对顾解舞的种种,再想想她如今的身份,是怎么也不敢到她的面前蹦跶的。

    回来这些时日,顾解舞当她们不存在,她们三姐M可是松了好大一口气,才不会没事儿在顾解舞面前晃悠找不痛快。

    至于更小的两个,见上面姐姐们都不敢顾解舞正面说话,索X是能避多远就避多远了。

    导致了现在顾解舞就是想找人撕都没人敢来应她的情况。

    前些天还有王妃薛氏时不时的想给她来点儿颜Se,只是顾深这情况,薛氏只怕是夜恨不得别和顾解舞碰面。

    可今早的早膳是说明白的,一大家子都要在。

    一进膳房便见诸位姐M都在。

    镇南王和爪氏都还没来,要等他们人到齐了,嬷嬷们才会去花厅请他们二老。

    没长辈等晚辈的道理。

    所以这规矩,很多时候就是G坐。

    两个年纪小的庶出MM,顾解忧和顾解令都站了起来,表示对她这个庶姐的尊重。

    男nv七岁不同席。

    另单开一桌的顾承也站了起来,说:“姐姐好。”

    顾解舞在屋子里寻了一遍,没见着印氏:“乖,都坐吧!”

    见顾承坐下了,顾解忧和顾解令才坐回椅子上。

    这才问顾承:“怎么不见娘?”

    至于坐在顾解忧上方的嫡出三姐M,她当做没看见。

    因为按理说,她就算不搭理顾解心和顾解意,也是要给已经受封的顾解语行礼的。

    量她顾解语也不敢把她怎样,就当没看见好了。

    顾承眼睛有些发红,一看就是昨晚没睡好:“娘去正院伺候父王更衣。”

    这时候,站在角落里的木棉才被顾解舞看见,两人对视了一下,平静无波。

    顾解舞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坐到了属于自己的,被空置的位置。

    顾解意的下首。

    按年龄排,应该是这样的。

    室内突然因为顾解舞的到来安静的有些不可思议。

    顾承本就沉默,没打算趁此机会发言,替顾解舞掩饰尴尬。

    顾解舞却是早就魂飞天外。

    印氏一大早就去见镇南王了?

    昨晚儿她夜探书房的事情竟被压了下来?

    这王府里事事都透着古怪。

    好似这打落牙齿活血吞的事情见过不怪一样。

    少顷,镇南王顾涉带着偕同王妃薛氏和印氏一Q一妾进到食膳间。

    儿nv们都起身相迎,唯独顾解舞慢了半拍。

    父nv两个的眼神相视,一种遇见天敌的感觉油然而生。

    顾解舞是本能使然,镇南王身上煞气太重,让她心神不能安定,这时心底一丝黑暗蠢蠢Yu动。

    那是杀戮之意。

    顾涉却是猛然一惊,这面容气质,仿佛就是当年的初见司马氏的情景,只是那双眼睛里,冷漠如冰,深不见底。

    只是一个眼神,顾涉就懂了,顾解舞一点儿都不怕他,更遑论王妃。

    顾深的事情,说不定真的很她有牵涉。

    径直从她面前走过,坐上正位,问顾解舞:“世子最近身子不大好,你可听说了?”

    顾解舞不惊不慌的侧身回话:“nv儿和世子虽是同样出生镇南王府,可也就远远的见过J面,他身子不好了,父王何故来问nv儿。

    要问,也该是问郡主才是!”

    Y平郡主和世子是同父母的嫡出兄M,自然该是最亲近的。

    顾解语扭头等着顾解舞,就知道她恨不得事事都拉上他们一家子垫背。

    此时,世子病重的事情并未传开,所以顾解语只以为顾解舞是拿她发难,因为她也不知道。

    镇南王见她如此,又说:“口齿倒是挺清楚,仿佛知道为父会问一般。”

    说着,怒目B视着顾解舞。

    顾解舞毫无惧意的回看,她就不信,到这关头,镇南王还会弃车保帅。

    何况,她未必就一定是车。

    又见她毫不心虚,顾涉疑心是自己想多了。

    为人父母,总是轻看自己的儿nv的,想着他们不过是初生牛犊,没那种深沉的心机。

    可这一次,镇南王却是看错了。

    看低了世子顾深,看错了顾解舞。

    这两个,都是心狠手辣的主儿。

    镇南王收回目光,下人已经趁这功夫将早膳呈上。

    他起筷子,其他人才开始拿筷子吃起东西起来。

    王妃一直注意着顾解舞的神Se,和平常无异,那眼中毫不掩饰的对她们的恨意。

    唯一的嫡子生死未卜,她也没心情用膳,只是顾着面子,不得不强迫自己吃下去些。

    镇南王昨夜和她说了,顾深得的是脏病,无论他能不能熬过,镇南王府的名声是不能糟践的,要她管好自己的嘴巴,也别没事儿有事儿的找事儿。

    那等事情捅出来,就算他好得起来,名声没了这辈子也算完了。

    所以说,薛氏没把有些事情告诉nv儿们,到底是未出阁的,这些话脏耳朵。

    席间,印氏伺候镇南王用膳。

    饭后吃茶的时间,镇南王问了顾承J句,要他好生念书,明年开春就带他出去狩猎。

    意思是要亲自教他骑S。

    之后对着柳复生说:“以后印氏的份例按侧妃例供给。”

    柳复生点头称是。

    王妃虽是早有心理准备,也不免白了脸。

    嫡出的三姐M自然是高兴不起来的,剩下的两个小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只有顾解舞起身朝着印氏福身道贺:“恭喜姨娘。”

    印氏脸上带着C红,因为镇南王早上叫她过去就是告诉她,已经上折子帮她请封的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