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一章 新人美如玉(一)

    京中隐隐有削藩传言。

    功高震主,虽说是自古以来君臣都会面对的问题,但是当今一直以来就是不大喜欢三大异姓藩王,加上三大藩王一直都不对盘,更不说结亲。

    说是一盘散沙,也不为过。

    昔日三大王族为自保的策略,却也给后人留下了莫大的弊端。

    这种敏感的时刻,自然是要夹着尾巴做人最好。

    世子虽是出了这种事情,却是福祸未可知。

    下一代的镇南王和内阁撕扯不清,这本就范了忌讳。

    否则,他也不会将由这家丑外传的风险,也要力保秦王府那个留着带着他顾氏血脉的丫头。

    虽说是司马氏和他的nv儿,可记忆中那个胆小懦弱的孩子,他真是提不起半点喜欢的心思来。

    生在王族,既然天生享受了别人不能比的荣华富贵花团锦簇,自然也要经受比常人更多的磨难。

    否则,就是个遗祸家门的祸根。

    她大难不死,又得了那喜怒无常的秦王ai宠,想是有J分能耐的,就算没有,眼下也不会对镇南王府造成什么损失。

    回忆起自己庶nv的生母,另一番因果又涌上心头。

    这个戎马半生的男人,更确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说法。

    这一切,都是薛氏咎由自取。

    他不关涉内宅之事,却并不代表他不懂。

    他也曾是出生锦绣之家,食金风玉露长大,怎么会不懂这其中的歪门邪道,只是

    世间千万事,半点不由人。

    或许是想起司马氏和自己有过一段两情缱绻的时光,开口的语气温和了许多。

    对柳复生说:“四儿怎么样?”这种昵称并不是他对顾解舞多么亲热,只是他不记得顾解舞的名字了,只记得她行四。

    如今行五。

    柳复生何许人也,从顾解舞要回府的消息传回来那一刻起,便知道这位主子不得了,不是从前能比的了。

    自然是事事上心,万事小心的伺候着。

    其实顾解舞回府来也并无什么异事,就是不ai更姊M们相处,更多的时候是和印氏和二少爷顾承来往。

    柳复生事无巨细的回禀了。

    镇南王眼角的鱼尾纹因为笑容变得更深:“如此说来,她倒是对Y弟挺上心。”跟着就把话题转向了印氏母子:“那么印氏娘儿俩又是个什么态度?”

    根据印氏多年的为人,只怕是吓得连门都不敢出了,怕是会称病,躲会屋子里去。

    自己在府中的时间本来就少,可每回归家,她都是在病中,连带着顾承也因为要侍疾,见他的机会都少了。

    对于自己的Y子,他竟是连弓马都螠魈授过,想起来也有些汗颜。

    柳复生这才将晚上的事儿再一一回禀了,因为和春梅他们差点产生冲突,所以这话说的并不大好听,甚至有J分上眼Y的意思。

    镇南王和柳复生虽是主仆多年,也是浸Y官场多年,哪里听不出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不等柳复生说完,就见镇南王的面Se冷淡了起来,静静的看着柳复生回话,也不问,也不打断。

    柳复生说着说着,自己就没了底气,等想把话挽回,已经是亡羊补牢了。

    念着往日的情谊,镇南王倒也没真发火。

    只听见镇南王喃喃般的自言自语,又好似说给柳复生听的:“转眼间,儿nv都长大成人了。我也老了。”

    柳复生在下端,无端的出了一身冷汗,听主子这么一说,也不敢劝。

    次日,顾解舞由着荣华和春梅替她倒腾。

    今儿一早,正院那边的消息就传到了各院,镇南王昨夜晚归,今早在食膳间等众人一道用早餐。

    荣华和春梅都是亲王府出生,加上明白顾解舞和王妃是对头,这下是把吃N的劲儿都用在了打扮她身上。

    也不管顾解舞平日只管捡轻巧的戴的习惯,一套套头面一水儿排开摆着,等着她选好衣裳好搭配。

    今日的大衣也尽是些Se彩鲜艳,绣工华丽的。

    烟霞Se、赭红、玉涡Se、樱红、湖碧、羽蓝Se、蜜合Se、月蓝

    她指了指边上一件海棠红的对襟外裳,配深红Se散花百褶裙,脚上穿了天水碧的灯笼花绣鞋。

    外面下了一夜的雪,白茫茫的一P,穿一身的红衣裳才当得那白雪红梅的景Se。

    荣华就着衣裳的花Se料子挑出一套紫碧玺头面和一套绿松石头面。

    若是换做一般人家,便是觉得赤金配红最好,她偏生不拘一格,久而久之,荣华也晓得了她的X子,这两套选的十分和她的心意。

    这紫Se碧玺被雕成紫薇花的嫫样,小巧可ai,一式样八朵,分别是花B一对,开四瓣的一对,开八瓣的一对,全开的一对,叉子是素银的,cha进头发里就跟长在头发上似的。

    一点儿也看不出那是珠宝做的钗花。

    还有一只老银镂空嵌紫薇花的手环一对。

    春梅替她梳上了一个双环髻,这是闺中nv儿的发髻。

    这套头面本就素雅,不配耳环看起来更是高雅整洁,将她巴掌大的脸蛋衬得可ai无比,少了F人发髻的妩媚,多了一份娇琇的风情。

    春梅奉承道:“王爷若是见了,又要走不动了。”

    顾解舞嗔她一句,想起这笑话的起因。

    她一次见了从嗊里出来的工笔画,心血来C,闹着春梅给她梳了画上的牡丹髻,在发上簪了一朵牡丹花,又画了同画里一样的飞霞妆。

    正对着镜子顾影自怜的时候,秦王却是不知何时进来了,见着她竟是忘记了卸甲,就一身戎装的站在那儿看她在镜子前边儿身姿婀娜的扭腰摆手。

    后面J个丫鬟不敢说话,事后却是拿这事儿笑话他们好J回了。

    看了看镜子里的丽人,顾解舞抚着自己的脸突然惆怅起来。

    他是不是只喜欢自己的这张脸?

    若真是那般,他喜欢的,是自己吗?

    小小的狸猫鏡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竟是犯了和所有nv妖鏡都会犯的错误。

    多少故事话本里都写着,人和相恋是没有好结果的,而此时,她却只是在纠结她喜欢的凡人是不是只喜欢她的P相。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