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九章 风雪夜归人(一)

    院子外面的风雪依旧,他们J乎都被冻得口齿不清了。还断断续续的告饶喊冤。可惜温暖的室内,没有一个人因此动了慈悲之心,饶过他们

    好些站着的府卫都不忍心了,他们常年C练,自然不怕这点风雪寒夜,可跪在地上的都是普通的丫鬟,还有J个长得不错。

    当然,这是他们看起来。

    因为太冷,她们都不哭喊求饶了,瑟缩的跪在地上,缩成一团保持温暖。

    二更的梆子梆梆的响了J声。

    木棉才请印氏和顾承去歇息了。

    印氏和顾承这时候都睡不着,顾承是心里面有事儿,而印氏,则是纯粹的在害怕恐惧,王妃捏死他们,简单的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她是见过的,顾解舞的母亲司马青青是怎么熬过来的,自从怀上第二个孩子,掉进池塘、屋子走水、感染风寒,一件都没落下,偏偏件件都看起来跟意外似的。

    到底是没保住那孩子,五个月大的时候落了胎,孩子太大伤了司马青青的身子,自此是整个人的身子都垮了。

    没多久,就去了。

    那时候顾解舞才五岁多一点。

    也不知道,王爷对她到底有J分情。

    若有,她死的离奇,却没见王爷追责。

    若没有,又何苦千里迢迢从江南接了她来这边疆。

    过了一会儿,木棉见外面的风雪似乎是大了,便说:“夫人,不如让他们起来回房去吧!这天寒地冻的,人死了也是不好J待。”

    印氏点头,同意了。

    忽然明白顾解舞怎么就送了她过来支应,心思这般玲珑七窍,必能帮上大忙。

    这会子就算将那些下人放回屋去,没了半条命,他们蹦跶不起来,加上这深更半夜的,哪里还寻得到机会去外面通风报信。

    木棉让已经冻得脸上结霜的丫鬟们回屋子去了,深深的看了一眼唯一的男孩子小北,意有所指的说:“瞧着这模样和二少爷差不多大,想不到是个有主意的。可惜了她们,跟着你一起受罪。”

    她相信,这些丫鬟之中,一定还有王妃的人,这会子点名小北的不是这边儿的,就是要让他和那边儿的接上头,到时候用得上,那就再好不过了,用不上也不吃亏,起M知道谁是老鼠谁是猫。

    春梅回到顾解舞的燕子楼,便是汇报了刚才的情形,特特的说了柳复生好大一通。

    可别指望着她说那等人什么号,不过是见着薛氏不得势,便是一脚踩了上去,好个脑后长着反骨的东西。

    顾解舞也不恼,只是用眼白撇着她说话儿:“这等人就是我那父王用的极顺手,他也看得清自己的,知道只要镇南王府易主,他便是没了荣华富贵,这才上杆子的往印氏母子身上贴。

    若说我对印氏母子用了三分情意,那么他就是存了想要想要吸G他们母子的血的心思。”

    春梅是很不喜欢柳复生的,便说:“那,要不寻个机会帮二少爷除掉这蚂蝗。”

    顾解舞刚一说他是吸血的东西,春梅就想到蚂蝗,更是厌恶了他J分。

    她眼珠子盯着春梅,笑道:“你个聪明的,就该知道,不应当拿我当刀子使。”

    春梅素来就比荣华心狠,她本也是就这打算走这条路的,否则也不能这么短的时间就冒出头来。

    可是如见,她当日的好,用得顺手了,竟然是用到了主子身上,顾解舞怎么可能纵容。

    春梅吓得跪倒在地,匍匐着不敢说话,只是眼里抱着一泡眼泪,也不敢流。

    荣华和她同为侍nv,有了些情谊,凑上前去笑说:“主子您何必生这个气儿,她就是想着您要王妃不痛快,扶起印氏母子,这柳复生亦是往印氏身上凑的东西,和您争呢!”

    顾解舞这会儿回神过来,也觉得自己太过了,明知道春梅就那路人,又何必生这种闷气。

    让春梅起来,解释说:“柳复生留着还有用,等我出嫁时候不能再在镇南王府了,再废了他。”

    春梅这才敢起来,俯身站在荣华一侧,帮着给顾解舞下首饰,摘簪环。

    因回了镇南王府,再没那白日也是清汤素面的自在,每天都得花一个时辰穿衣打扮,再花一个时辰卸妆洗脸,好不累人。

    却也因为这些珠玉压顶,方能思及锦绣荣华中,也不是在那般逍遥自在的。

    于心X修炼,也是有好处的。

    最近她却是发现,佛经竟是有如此神功,便是越发不能自制了,往往就是拿着一本佛经,一看就是半天,却也不见她翻页。

    荣华总是一旁伺候,见她这般次数多了,忍不住提醒了两次,谁知她抬头都是一G茫然模样。

    不知道刚才自己怎么就走神了。

    后来,她就让荣华在门外伺候,自己一个人拿着佛经就是一整天。

    起初也就是两眼失神,像走神似的,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神识到了一扇大门之前,四周都是白茫茫一P,两扇合着的大门像是冲进了天际,不知道有多高。

    上面一个佛家的“卐”字像是锁一般,印在上边儿。

    她就这么一直愣愣的站在门外,不知心在何方。

    有时候会有一个和尚从天外飞来,站在门的外边,不多时,门就会打开,里边儿一道金光四S,和尚朝她一笑,然后飞入门中。

    她也想跟着进去瞧瞧,却总是被金光弹出,她只好站回门外。

    久而久之,她就坐在门外打坐入定了。

    在荣华他们的眼中,看着就成了她拿着一本佛经一页不翻的发呆了。

    云娘子来了机会,以为她是在想事情,却是朝着她自己想的那边儿去了。

    然后给她准备佛堂,供上佛龛。

    云娘子原想请个送子观音的,可一想这地儿不对,这会子她又称了待嫁的姑娘,只好请了一尊白玉观音供奉。

    白玉观音,乃是西域传来的,被秦王府相中,买了放在秦王S库中。

    也就是福嬷嬷能在里面选东西,其他人就算是侧妃也不敢拿里边儿的东西,可见里面放的都是些什么,这么说吧,每年送回京送进嗊的东西,都是从这里边儿出来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