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七章 故园无此声(一)

    春梅咯咯笑了两声:“柳长史安,若不是长史在这儿,我们姐M还不晓得怎脺鼬来呢?说来也怪,这侍卫如此行事张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把少爷母子关了起来呢!”

    柳复生一头的汗,是他没顾虑到人言,朝春梅道歉说:“姑娘说的哪里话,这府里J日怕是乱的很,所以才让侍卫们留着点儿心。”木棉到底是看不上柳复生J猾为人,不客气的说道:“这话,倒是说咱们燕子楼的人都对印夫人和二少爷心存不良了。”

    柳复生才刚揣测王妃和世子怕是不成事了,才想着蓖结印氏母子,这头功落在他的头上,等将来二少爷成器,少不了他的好处。

    当年目睹镇南王府爵位更替,上下里外具是颠倒,他一个在人牙子手里买来的奴才成奴才中的主子,费尽多少苦心经营,万不会自毁前程。

    世子那边儿从来轮不到他施恩结J,如今这落魄的庶出子弟,倒是能利用一二。只是不想,燕子楼看起来是早就盯上了这边儿,轮不上他来卖乖。

    只能放低身段,恭敬的说:“木棉姐姐哪里的话,奴才只是为印夫人和少爷担忧而已,绝无其他。”

    春梅和木棉一唱一和:“那最好,二少爷再是庶出,也轮不到你罍魈。这府中众位主子的安危本是你分内之事,做好事应该,做不好就等着王爷回来赏你板子就是,别以为自己调动了J个侍卫,就想登天梯。”

    顾承迎是不懂这柳复生为何前后差距如此大,听春梅一席话才算明白,这奴才是见他们奇货可居,过来讨好卖乖的。

    印氏明白,却不打算拒绝,因为他们母子没那资本。

    而顾承域是少年心X,看不起这般跟红顶白的奴才。

    柳复生白着脸离去了,心想当初他似乎没的罪过这四小姐,这是怎么了。自打她回府后,就有事没事的来找他麻烦。

    待柳复生背影都看不见了,春梅才和木棉携手进了里屋,见印氏和顾承都在房里,门打开着,刚才的话他们应该听得很清楚。

    春梅像往日一样请了安,才从食盒里拿出一些吃食,颜Se鲜艳模样可ai的糕点和一些G果。

    顾承看了看,有燕窝红枣糕、山Y枣泥糕、蟹粉生煎、糖霜花生、牛N麦芽糖,G果有桂圆、杏仁、核桃、松子、胭脂蜜饯。

    都是些nv孩子ai吃的零嘴。

    这些东西就算是王府也是有份例的,加上王妃故意克扣,一年也吃不上J回。

    春梅将东西摆好,把那边儿惊魂未定的小丫鬟们赶了出去。

    才对顾承说说:“奴婢给主子带句话,主子让小少爷小心点儿,听凉州营那边儿传来消息,世子得了重病,怕是要坏事。

    若是他去了该去的地方,您就是镇南王唯一的儿子,所以王妃不会让您好过的,这J日,吃食要多加小心,奴才每日都会送东西过来。”

    指了指旁边的木棉说:“她是秦王府的医nv,在王爷回府之前,都会在这边儿叨扰夫人和少爷了。”

    顾承一蟼愑懵了,这顾深病得快要死的事情他还未来得及消化,看向了母亲。

    印氏激动得脸上通红,双手抓着手帕,被洗得发白的手帕J乎要被撕烂。

    只要顾深一死,她和她的儿子就能得到这王府,怎么能不激动。

    在场又没有王妃的人在,她自然不需要掩饰,更何况她知道,顾解舞也恨不得王妃不得好死,如今她的儿子就要没了,比杀了她还让人痛快。

    比死更可怕的就是生不如死。

    印氏的声音都是颤抖的:“四小姐的消息可可靠?”纵使这般情景也惦记着消息的来源,果真是将门虎nv。

    春梅越发觉得自家主子料事如神,看了一眼木棉说:“木棉定亲的夫婿是凉州营里的将军,想来不会出错。

    这消息J天前就传了回来,只是生病而已,主子就没放心上。

    不过今儿有人看见一个穿铠甲的士兵急匆匆去了柳复生家里,J乎是同时,世子身边的小厮春申回来去了王妃的正院。

    不知道说了什么,王妃反正想出府去,结果被柳复生的侍卫拦下了。

    知道消息后,主子便说你们这边怕是要出事,便让我过来看看。主子还说”

    印氏见她支吾,顾解舞如此作为,让她早就放下了戒备,只说:“四小姐对承哥儿怜ai,我是求也求不来的,姑娘有什么难为的话直说就是。”

    春梅怎么敢让印氏称姑娘,诚惶诚恐的站到了一侧才说:“说让您别信柳复生,他的主子是王爷。

    今日他连王妃都敢拿捏,将来自不必说。”

    印氏对柳复生升起的一点信任化作虚无,她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这背主的奴才怎么敢要。何况,他自己J时把自己当奴才了。

    没根基的J奴,以为王爷看重他便能一世无忧,目中无人了。

    若是大家族中家生子,就算是出仕做官,也是不敢忘记了自己脑门上印着奴才两个字的。

    印氏想明白了才回话:“你家主子思虑周全,我这半截身子进棺材的人也比不上。”

    春梅不想她看轻自家主子,只说:“秦王府中何等凶险,我家主子亦能盛宠不衰,可不是光凭那般沉鱼落雁的容貌。”

    印氏深以为然,拉着顾承的手对木棉说:“我母子身家X命,便是J给姑娘了。”

    木棉亦是退后一步,以示谦逊:“奴婢只是一介奴仆,不敢当夫人如此厚ai。主子嗅澺二少爷,木棉就算拼死,也会护住两位周全。”

    印氏极为满意,因为顾解舞本身和她没有利益纠葛,而且还有着共同的敌人。

    春梅走后,将印氏所言和态度,一一详细回禀给了顾解舞。

    这边厢,印氏的院子依旧被侍卫们围得密不透风。

    只是院子大门里,多出了一群跪在地上的丫鬟小厮。

    大的不过十七八,小的才彼九岁。

    这院落里伺候的,悉数都在这里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