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六章 雪上一枝蒿(七)

    他解释说:“这等脏病,绝不是儿子从外面沾染传进来的。

    儿子病的这些时日,Y石无灵,不是儿子疑神疑鬼,只是这病来的蹊跷,我又这般如行尸走R,总觉得都太巧了。”

    镇南王眼中鏡光一闪,忍不住老泪纵横。

    哽咽说道:“皇上赐了你五M为秦王侧妃,却也为殿下选了延平王家的嫡nv做正妃,为父一番苦心竟被皇上堪破,只是苦了你!

    想必是有人见我镇南王府如日中天,才想要加害于你。”

    顾深惊得说不出话来,镇南王竟是将所有一切都一句话定案,不再准备彻查到底。这还是他的父王吗?不,这本来就是他的父王。

    他先是陇西顾氏家族的家主,镇南王,之后才是他顾深之父。顾深此时此刻,才懂得母亲那句话,这世上,只有她才会为了他舍弃一切。

    他不知自己是怎么样说出这些话的:“一切但凭父王做主。”

    见他已是废人,便是先想好了后招。他若能再好起来,就还是镇南王府的世子。如不然,他这一辈子,就算完了。

    等镇南王走出帐子后,他才叫唤自己滇濝身小厮,从前他一直不ai叫他的名字,因为没有必要,需要他的时候只要说一句,你过来就行。

    如今,他却是带着一G希冀的语气叫他:“春申,你过来。”

    小厮春申少有被顾深喊到名字,因此觉得十分纳罕,赶紧走到他身边。

    顾深摇头:“我是想要你回府中将我的事情,一一如实禀告给王妃,包括父王今日所说的话。”

    春申日夜不离滇濝身伺候,刚才也未回避,因此听得分明。

    春申的母亲是王妃的陪嫁丫鬟,所以即使身为男子,却和王妃那边十分亲密。

    他领了命出了帐子,另外寻了一个平日伺候洗漱的小厮进去伺候世子,并且将用Y汤水等步骤细细嘱咐才离去。

    生怕顾深有个不适,说得更严重点,他是怕顾深就这么死了。

    万一真是如此,他和家中父母,总是要受牵连的。

    顾深待他也就一般,因此他对于他的病痛并不是十分可怜心痛。

    回府见了王妃,王妃只以为他是回家报平安的,哪知竟是这等噩耗。

    她与顾深,母子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顿俱损。此事无异于晴天霹雳。

    顾深察觉有人害他,却不知是谁的下的黑手。镇南王不在府上,便是王妃当家。

    王府长史名唤柳复生,是昔年镇南王还是世子时的跟随,顾涉继承镇南王爵位后他便是坐了王府长史的位置。多年来明哲保身,只要王妃不是伤害到王府利益,他是从来不想与王妃为敌的。

    实际上,柳复生接到镇南王的口谕比春申回府还要早上J分时候。

    J乎是前后脚的。

    就差这么一丝,王妃薛氏就被困在府中,进退不得了。

    柳复生身为王府长史,有调令府卫之权,王妃虽尊贵,却无法调令府中侍卫。

    身在镇南王府半辈子,薛氏这才意识到,镇南王竟是如此这般薄情,宁愿将阖府上下X命J予一个奴才,也不信她。

    柳复生也耳闻了世子的事,见镇南王如此做派,便猜测这王府是要变天了。

    立即就派了一队侍卫去印氏的院子,将二少爷顾承守卫起来。

    顾深若是坏事,顺理成章的就该是王爷另外一个儿子了。

    从前虽有过镇南王无子,在族中过继子嗣继承王爵的事情,可这庶子到底是自己亲生的,王爷可还没糊涂到舍了自己骨血让侄子们袭爵。

    印氏母子的院落偏僻,从来少有人烟。突然被一队人马气势汹汹的里里外外围得水泄不通。J个丫鬟吓得都哭了起来。只以为大祸临头,屋子里满是丫鬟们chou泣的声音。

    印氏出身将门,倒是冷静,饶是顾承,也被这阵势吓得不轻。

    柳复生安抚了前面不敢违背镇南王的意思只能拿他撒气的王妃,这才得空来这边。

    恭敬的朝印氏母子请安:“奴才给夫人少爷请安。”府上称正经主母为王妃,其他人则是可以夫人尊称。如同昔日秦王府的许朝云一般。只是印氏入府多年,还没人敢称她一声夫人,要问是为何,那就得问王妃薛氏了。

    见他如此,印氏抬抬手,让他不必多礼,追问:“外面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柳复生虽是奴才,可也是王府中说得上话的人。

    而印氏母子,不过是被王妃压制的死死的J妾庶出。

    往日是碰面都没有的,这会儿突然被府中实权派的人物以礼相待,印氏就是再没心机,也猜测到一二。

    顾承站在母亲身边,对于柳复生,他倒是从未感觉他是奴才,因为他就从未当他是主子。

    因此,顾承对柳复生,说不上喜欢。

    倒有J分厌恶。柳复生只将镇南王的吩咐转告了,不打算多言,免得他们生出什么其他心思。这时候,外边儿传来了春梅簢侍卫呛声的声音。今日她提着食盒,过来个顾承送东西,其实是顾解舞见府卫调动,察觉异常,才让春梅过来看看,安抚一下这个庶弟。

    柳复生知晓春梅,不是府上的丫鬟却一个个都敢着走。

    春梅的后边还跟着最近心X越发戾忍的木棉。

    木棉在一旁看着,眼神Y暗,看得侍卫发怵。

    柳复生也知道她,据说说的亲事可是周世渊将军麾下的校尉,正六品的官职,前不久又升了从五品武略将军,木棉到了年纪出嫁便是正经的官夫人。

    自然,柳复生也不敢木棉作对,因此示意侍卫放行。且知他的长史也不过是正五品。

    更何况他的长史令不过是个闲职,哪里像那等军中人物,前途不可限量,但如今府中众人都是明白的,称木棉都得叫一声姑娘。

    可见,那顾四小姐,在秦王府是有多得宠,她身边的医nv都是这般前程,更别论那贴身伺候的荣华春梅二人。

    顾承于里边听见春梅的声音,便说道:“春梅姐姐来了。”

    印氏赶紧拉着他,只是动作哪里有声音快,春梅和木棉已经越过侍卫的防卫进来了。和柳复生打了照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