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五章 雪上一枝蒿(六)

    尹东为人大大咧咧,典型的面上糊涂心里明白。他的晋升如此顺遂,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媳F的主子是那位。如今那位便是托他办一件事,他如何不能尽力。

    今日正是一个大好时机,大伙儿都在场,还送一个耳报神。和大家玩到尽兴处,便将如今凉州营中一桩趣闻说与大家听。

    开头还加了一句,大家听着当笑话,可别告诉别人,背地说人是非到底不合适。

    众人的胃口被吊得老高,急不可耐的要他有话快说有P快放。

    只听得尹东一脸促狭,说某人一把年纪还独守空房,忍不住去逛了青楼将这脏病传给了军中将士,而后为了自己名声,却是隐瞒不报,若不是他前J日回凉州检阅,也还不晓得这桩公案。

    军中将士多时热血豪迈之人,谁还没得过病,不可原谅的是他竟然敢隐瞒实情,这是军中最不能忍之事。

    今日他可以隐瞒疫病,他日便能隐瞒军情。

    军中汉子,讲究的就是个敢作敢当,如此藏首露尾形同鼠辈,岂能统率他们。

    总之一句话,咱不F!

    一时间群情激奋。

    见众人如预期般形状,尹东又开口:“不日秦王殿下就要回京大婚,皇长孙殿下要罍饔手咱们凉州营,可这等人在军中煊赫,若不惩治,教坏了皇长孙那就是天大的罪过了。”实际上他们又有J个看得起那N娃娃,太子都不是他们的主子,何况太子的儿子,只是碍于有个太监在场,那些个S密的话,自然是不会说的。胡不开和尹东最为要好,见他话头往这上面引,再傻也晓得他是说给那阉人听的。砰的一下脚踩条案上,怒气冲冲:“哼,不过就是仗着他老子的威名,在大营里箿麽贵族子弟,偷J嫫狗胡作非为,打起仗来也就能守帐篷,年纪轻轻就想坐上贺兰军第一把J椅,我呸!

    秦王殿下眼里最容不得沙子,看回去不收拾他。”

    凉州大营中历来根据将领士兵强弱分派军队,为战略布局,则另外起名号,以示区分。

    凉州外贺兰山一带的汉子们便是凉州大营最初的的军队,贺兰军中多为凶悍勇猛之辈,如胡不开,多骑兵,专做攻城冲锋等Y攻打。

    另外一个和贺兰军屏风秋Se的便是虎翼军,尹东便属此军,虎翼军专门接应贺兰军,擅长以少打多,埋伏奇袭等侧攻,因此军中个个都是焉坏焉坏的X子。

    胡不开和尹东虽属不同军,从职却都是周世渊将军麾下的将领,所以相熟。

    这时候旁边有人cha话:“你们少说两句,秦王殿下不日就要回京,一堆琐事,他老子不管,反倒让咱们秦王殿下当恶人,哪来的理。”

    说此话的是虎翼军中某将,见尹东面Se略紧张,猜测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不想事态据需扩大,不可收场,顾有此一言。

    此人名唤郑玉容,名字虽然nv气,长得却如潘安再世,因此好J个舞姬都在他身侧伺候。

    他素日积威甚重,只一句话,刚才还喧嚣的声音便是小了一大半,虎翼军中的多数都噤声了,其余还在叫嚣的,都是贺兰军的人。

    用郑玉容的话来说,不打仗的时候个个都像疯狗。

    打起仗来嘛!那是疯狼!

    不过郑玉容素来都不与他们一般见识,谁让他们脑子简单!

    不过少了一半多人的火上浇油,场面还是稳定了不少。

    郑玉容便觉功成身退,和身边的舞姬嬉笑起来。

    太监竖着耳朵听得仔细。

    胡不开气的直跺脚,他平日就ai去叫军J,这会儿却是想着军J都怕,他还没儿子,可不想烂了子孙根。

    尹东朝郑玉容那边看去,心中升起一个念头,他到底年轻资历浅,若能得郑玉容相助。

    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随即压下,这等人物,是把双刃刀。

    才说:“好了好了,我说出来就是想让兄弟们知道,这军J不G净,以后少去J营。”今日本事好日子,不便谈论这些让人闹心的事儿,便说了他日再谈。

    再说下去大家的情绪更高涨些,抄起家伙回凉州营,或者跪倒在秦王面前,求他严惩?

    这大好的日子,真不想提这等扫兴之事。众人都是G脆简洁之人,群情平息下来,继续喝酒蓢。

    J日间,这等消息便是传进了镇南王的耳朵里。

    镇南王对秦王言说家中有事,告假回了凉州。

    凉州营顾深的帐子里,里面臭气萦绕,周围J个帐子都能闻到。

    顾深身上妥得GG净净裹着细纱布,里面的脓渗出染H了白Se的棉纱。

    他的病症越发严重,浑身上下PR翻开,流水化脓,多少Y面进去,都是无用。

    满腔怒火的镇南王本是想要回来严惩竖子,见他如此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模样,一颗心早就碎了,嗅澺都来不及哪里还有心情去生气。

    花柳重症虽属疑难,但只要治疗得当,应该是可以痊愈的。

    见外面军事均已无事便知。

    可唯独顾深一人,病情日益渐重。

    顾深此时已经是每日只有两三个时辰有意识,其余时间皆是如活死人般,动弹不得,鼻尖只闻得自己身上烂R气味。

    一颗赤子少年心,已经百孔千疮。

    想他年少英伟,身为世子,将来就是一方之主,前途无可限量。

    更有娇Q未娶,如今却因此等脏病困于床榻,他的自尊如同淤泥一般,在池塘底被C根侵入,被水淹没,无人知晓,人见人恶。

    顾深醒来见父王在侧,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痛心疾首模样,强撑起鏡神朝他言说:“父亲,儿子不孝。”

    镇南王何等人物,浸Y朝政三十年,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顾深一个眼神,他便知晓此事另有内情:“你说,为父听着。”

    顾深J乎要流出泪来,他早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是事情先已压下,如何再自打嘴巴去禀报父亲,这会儿见父亲慈ai,更是琇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