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四章 雪上一枝蒿(五)

    这边顾深的小厮也回禀他说,那日到营帐里伺候的营J们早就死得差不多了,要问起罪魁祸首,只怕难。

    军中更有不少士兵染病,为了凉州营的名声,军医那边儿都压着,无人敢提起。

    顾深满心怒火无处可发,也只好作罢。

    如今圣上忌惮秦王殿下,连同镇南王府都受着压制,不然他和MM的婚事早定下,也早就举行成婚大礼。放眼大周天下,也不是没有事到临头改口的,他与MM的婚事都是极好的,这样长久的拖着,也不是事儿。

    父王和母妃早就疑心是嗊里有人暗中使绊子。

    二M三M却是也到了议亲的年纪,天下三家异姓王府的nv儿都有一般都会由嗊里娘娘恩赐特旨,免了选秀大礼。

    然后由皇后或太后指婚,其实说起来是由两位慈恩做主,实际也是皇上授意。

    以防止三大异姓王爵结党营S。

    眼下却是二M三M的恩旨迟迟未下。

    当今的镇南王可是十二就定下了婚事,不及十五便是成婚。他眼看就要弱冠,其中也有因为这代镇南王才G太多优异所致。

    他的祖父是个庸才,反而福荫Q儿。

    顾深虽有此深思,却不敢向父王提及,毕竟,陇西顾氏也有过废弃嫡子立庶子为世子的先例,对此御史台弹劾的奏章烧了J车,那时候皇帝却未反对。

    家宅不宁,便是嗊里乐见的。

    所以有时候,他故意表现得如此不堪。

    他不信,军中无皇上滇澖子。

    当年他小惩庶弟后,竟然意外得到皇后娘娘的慈ai恩赏,他才如此笃定。

    事后,便是越发的人前人后两副面孔了。

    只是没料到,出此意外。

    他身染恶疾的事情,决不能泄露出去。不说皇上会如何看待他,就是他父王,也对他有所成见。

    小厮见主子不语,也不敢退出去,只好站在帐子侧面等候。

    他这才见小厮还是面有菜Se,小厮原是同他从府里出来的,那日下手真是重了些,宽W了J句让他下去好生养伤,这J日就别在跟前伺候了。小厮感恩戴德的下去了。

    其实小厮说了谎话,J营的管蕚愒然知道顾深意Yu何为,他可不想手下的nv人们都被弄死完了,那么他这个J营管事岂不是光杆司令了。

    G脆一句话说都死G净了。

    小厮也想着别没事儿找事儿,也就不多问了。

    自从玉娘死后,其他nv人也是差不多病发,相继死去火化了。

    其他染病的士兵也好得七七八八,唯独顾深,不知何原因,竟是有咏来越严重的趋势。

    如今浑身上下都没一一块好P了,只是这会儿还瞒着镇南王的。

    镇南王陪同秦王巡防,在狼牙口接到了嗊里来的圣旨。

    圣旨上明书赐了镇南王的第五庶nv为秦王侧妃,另一道消息则是他的正妃人选定了下来。

    福建延平王嫡长nv,柏氏。

    更是让他准备兵符J接,不日皇长孙便要临幸凉州,而他,则要回京大婚。

    镇南王陪同接旨,听着更是心下打起了鼓。

    皇上疑他巴结秦王,否则怎会不是让嫡nv婚配秦王,何况他的三个嫡nv都未婚配,所以这才当即为秦王选了正妃,免得秦王堂堂皇子,一正一侧两妃具是出自镇南王府外。

    如今秦王志不在天下,更是觉得无所谓。

    十分痛快的接了旨意,常年冷漠的严肃脸也和煦了J分。

    白长空等人善弄权术,见太监在两位王爷面前亦是不卑不亢,心里更是笃定了自己的猜测,这太监,只怕是皇帝耳目。

    领着周世渊等人跪在秦王面前祝贺:“恭喜王爷得成所愿。”

    秦王拿着圣旨一笑:“今儿是个好日子,让火头营杀J宰羊,好生乐呵乐呵。”

    镇南王只能在一旁G笑。

    太监的眼睛里冒着鏡光,也不是这秦王是故意做给他看的还是真舍得这凉州十万兵马。

    晚上众人在露天饮宴,围着篝火一群胡姬穿着暴露的外族纱衣,蒙着面,跳起了热情风S的夷族舞蹈。

    纤腰细T,花妖乱舞。

    此等风情是京中歌舞伎们学不来的,连太监亦是看的津津有味。

    舞毕,胡nv们都被在做的将士们拉到了怀中嬉笑,就连年过半百的镇南王亦是有一胡姬斟酒。

    太监这边儿亦是,他无根,却也曾是男人,如何能拒绝此等美Se。

    太监喝下J杯酒,这酒辛辣甘烈,不J杯便是神思模糊,竟是口不择言的问舞姬:“怎不见你们去伺候秦王殿下?”

    舞姬美目顾盼,对秦王露出神往之Se:“王爷府中有一ai妾,传说美艳不可方物,为王爷心中所ai,其他nv子再也是不能入王爷的眼了。

    传言王爷身上佩戴着那夫人亲手所绣的香囊,王爷怕其他nv子的香气沾染了那香囊,回去让心上人不悦,便是从来不让nv子近身了。”

    天下人皆知秦王为一ai妾求医之事,他在深嗊亦是有所耳闻,后嗊甚至传言,那nv子是狐妖转世,来祸害秦王的。

    更有其它,不堪入耳。

    如今他喝了这迷神汤,并不十分清醒,有些挑逗的问舞姬:“莫非比你还要秀Se可餐!”

    舞姬只觉得这太监恶心,夫人是何许人也,他一个阉人也敢随意编排。

    冷淡的说道:“J妾蒲柳之姿,哪里敢夫人比较,只是公公还要慎言的好,今日秦王殿下高兴,才设宴饮乐。”

    殿下若不高兴,管你是天子使臣,同样让你生不如死。

    稍许,秦王便觉得无趣,起身和众人G了一杯:“诸位尽兴,本王回帐歇息了。”

    除了太监还在迷迷糊糊的,其余人皆是起身恭送,不多时,镇南王也说自己年事已高,不胜酒力回去了。

    在场的就属太监身份最为高贵,皇帝的看家狗毕竟不同嘛!

    末座一个小将跳出来,拉着舞姬和大家嬉戏。

    他要舞姬一边跳一边妥,他也跟着妥。细看之下竟是木棉的未婚夫婿尹东,日前他因军功升了从五品武略将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