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三章 雪上一枝蒿(四)

    等顾深完事,已经是小半个时辰后了。

    玉娘似是无感一般,起身穿戴好,替他斟酒。

    朝他身上一贴,软糯的声音响起:“都说世子爷神功盖世,果然不假,难怪有这许多人想要投到您的麾下。”

    顾深正高兴,随口一说:“那是自然。”

    玉娘原想把话说完,可响起他的嘱咐,让她先探个路,看看顾深有无一向在军中自立门户。

    想想还是噤声了。

    艂愒己自作主张,害了他。

    J日后,顾深便发觉自己身上有些红点,还有些发洋,又是那等难以启齿之处,到了Y房也是让军医拿了些散热解毒的Y物吃了,红点倒是下去了。

    又觉得心里堵得慌,总觉得上气不接下气。

    **稍好了两日,红点却是似烂R一般,从里面往外翻。

    他虽没得过,却听说过这等脏病。

    他一向只在军营里找nv人,府上的纵有通房丫鬟,可许久未回家去了。

    一寻思便是想到前J日那玉娘身上去了,之后却也和其他J个nv子睡了,到底是哪个JF传给他的,现在他恨不得活剐了她。

    身边伺候的小厮日日伺候,连贴身衣物也是要洗的,自然是知道些,见主子这般,忍不住劝说他去找大夫。

    这等病症,若不及时对症下Y,是可要坏事的。

    顾深何尝不知,但自己最难以启齿的mao病被人给知道了,难免恼琇成怒,一脚踢在小厮的肚子上,小厮摔出去两丈远。

    顾深自来便有神力一美名,这一脚,J乎要了小厮半条命。

    小厮出生王府,自小跟他长大的,知道他是个好面子的主儿,也不再敢劝说,费尽力气爬起来跪在地上,喉头见涌出的血又一口吞了回去。

    顾深一个人在坐上越想越生气,J乎五内俱焚,拿着顺手的东西就往地上摔,不多时帐子里就乱的跟打过仗一般。

    又是良久,顾深才让小厮去打听,这J营那边儿可有人得这脏病。营J会有医nv定期检验,脏病在军营内传播,可不是什么好事。

    如今出这事,还是他最先染上的。

    传出去,父王非打死他不可。

    至于J营那边,前J日便有人发现得了花柳,一个个知道自己得了这病没活路了,一个个的都拿月事遮掩着。

    后来被同屋住的其他人发觉了,才被告到管事那里。

    当天管事就在发落了得了脏病的nv人,怎么发落,不外就是一条绳子勒死用火烧了。

    周朝人不信番邦火葬那一套,这死无全尸,便是最凄凉的结局了。

    其他剩下的人都被带去给医nv检查,被查出来有可能得病的人,都给关了进了押死囚的地牢。

    玉娘便在其中,她被关的地方里面CSY暗,只有墙上一个裂缝在白日的时候能透进一些光,地上躺着J只死掉的老鼠,发出令人作呕的臭气。

    夹佑着其他监房里传出来的古怪气味,甫一进去,就快被这地方吓死了。

    后来她听送饭的老婆子说,说是这病是从世子爷身上传出来的。

    玉娘当即打翻了手里的粗碗,她算是完了。

    她拔下手上的银圈子,J给老婆子,求她带句话给Y房的魏管事,让他来见她一面。

    老婆子贪财,又怕染病,赶紧拿着圈子松开了她的手。

    觉得手上的银圈子有些分量,才露出个笑脸:“好。”

    玉娘才顿时觉得,有了些生气,否则她真的是生无可恋了。

    他为人情深意重,必定会设法救她的。

    昨日,她就见一个军士给了看守的银子,今日她就出去了。

    花柳病只要治疗得当,是无大碍的。

    他又是Y房的管事,Y材定是不缺的,这会儿她身上还搁着他给的养生补气的Y丸子。

    她藏得好,没被搜走。

    饭食撒了,奈何现在腹中饥饿。

    她拿出裹了白蜡的Y丸子,捏开外面的腊P,一阵Y香散发出来。他说这丸子加了H鏡,想是能抗饿的。

    地牢一天只有两顿。熬到了第二日清晨,她才等到了一口热粥。

    可惜热腾腾白粥下肚不久,她还没等到他,便是觉得X口一阵绞疼,不多时脸上一阵C红,那是病人喘不过气来憋出来的红Se。

    约莫一刻钟的时间,玉娘倒在了地上,和那些早已死去的腐烂老鼠为伍。

    老婆子拿了银圈子,并未去寻什么魏管事。

    晚上她又送饭,叫了J声没人应,打着油灯见她都死透了,啐了一口:“晦气!”

    见她身上还有一根簪子和一对耳环,嗅澺的离开了。

    死人身上的东西有规矩,那些归收尸的。

    再说,她没钥匙,想拿也拿不到。

    给其他人送房的时候她把玉娘死了的消息散播出去,其他nv子具是吓得不轻,有一两个还想求生的也拿出钱财贿赂她,要她帮忙传信,有家人的让她帮忙转告家人,没家人的甚至求她帮忙转告自己的好姐M。

    婆子轻笑,这J营里都是些活一日算一日的人,若是还能生出姐M情,那颗真千古奇谈了。

    就算是有银两,也不是往这种地方使。

    玉娘被人抬走了。

    魏训一直派人在大营门口守着,每日死了J个,死的都是谁,Y房都是要记录的。

    这J日一直在清算有可能染病的人,把他忙得是脚不沾地。

    一些士兵晓得自己可能染病,也托了门路找到他,求他施舍些Y,他更是忙了。

    今日听人回禀说又死了个叫玉娘的,他眉头都没眨一下,只说:“都一并火化深埋,免得这病再传出去造孽。”

    来人心道这管Y房的也沾上了那大夫们医者仁心的mao病,有病!

    魏训又把早先写好的家书拿给伺候的小厮,让他赶紧给太太送回去,顺般回去拿太太把袀愽的护膝。

    小厮替魏训喊累:“这书信都写好J日了,管事今日才想着送回去。”

    魏训不悦的说:“有你说话的份儿,身在其位,当钠冧职。这营里发生这种事情也是意外,回去别瞎说。”

    小厮一贯是怕他的,拿着信收拾了东西,赶紧的回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