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二章 雪上一枝蒿(三)

    说道这里,印氏见顾承的脸Se不大好看,话锋一转,语气凝重起来:“你别觉得委屈,世子爷岂是那般眼里容得沙子的人,好在他常年不在府中,不然你还不知道吃多少苦头呢!”

    想起小时候大哥管教他的方法,那点小委屈也不算什么了。

    当年顾承不过七八岁,只因偷吃了正月里供奉在祠堂的荷花S,顾深Y是拿起军棍打了他J棍子,J乎让顾承送命。

    印氏气不过,告到了镇南王面前。

    只是那时候印氏小看了顾深,他竟是恶人先告状,早就背着荆条去镇南王面前请罪了,还给顾承扣了个不成气候的名头,说他今日敢偷食供奉祖宗的东西,将来就能败了王府。

    镇南王府自来家法严明,才能得这般王爵还长盛不衰,最容不得的就是像那些京里L荡王孙一般的行径,其实只不过是偷吃了一个供奉祖先滇澢饼而已。

    印氏心道,若不是孩子屋里的N姆们故意苛待,他的儿子何至于去偷吃那等死人吃的东西。

    只是这话万万不能说,只好代儿子请了罪,息事宁人。

    至此后,顾承便是明白,这府里最得罪不起的,就是他那一年没J日在家的长兄。

    打起人来,可是往死里揍。

    说起顾深,此人也是极具传奇Se彩。

    六岁便跟着镇南王出入军营,练就了一身的杀伐果断。

    镇南王于子nv情缘淡薄,唯独对嫡长子寄予厚望,才事事亲力亲为,样样悉心教导。

    好在顾深不负众望,文才武略在同辈中也是极出Se的,比起京中那些整日寻花问柳的纨绔子弟,简直就是天下少有的少年英才。

    顾深受封世子时,曾去京中领恩旨,皇帝十分喜欢他,将镇南王夫F好好的夸赞了一番,说他们教子有方。

    也因此,顾承咏发的没了指望。

    彼时,凉州军营中,因边塞恐有战事,秦王托你镇南王都巡边去了。

    大营之中论爵位,便是这位小世子第一了。

    其他的将军们也不愿意开罪这位将来的王爷,对有些事情便是睁只眼闭只眼,得过且过的。

    顾深虽是被约束着长大的,可军营是什么地方,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平日和营里的将军们吃酒,那些个下三流的玩意儿也早就耳濡目染的学会了。

    这会儿没了老子约束,召了一群同时勋贵出生,却被家人送来这地方吃苦的少爷公子们吃酒耍Se子,还点了营J们助兴。

    原本这样的消遣只算寻常,把脑袋别在K腰带上兵油子哪里会管什么规矩,有时候抓了良家Fnv糟蹋的多了去了,只要不闹上帅帐,怎么搞都不会出事的。

    说起这凉州城外许多平民nv子,家里穷极了,出来做起流莺的声音,老子卖nv儿的,男人卖媳F的,不胜枚举。

    只是这样的事情多了难免升起一些流言,便在凉州营设了营J,有些罪臣家的nv眷,有些是附近的穷家nv子。

    穷人家的nv儿大小就做粗活,一身PRH黑倒人胃口,所以一般都是罪臣家的nv眷比较吃香,特别是那些原是官家小姐的nv子,生下来就是娇养着的,养出一身雪白,落难了便落日这些豺狼的口中。

    官家的nv儿有些念过说的,知道礼义廉耻三从四德,却又怕死,如今只是似狗一般的活着。

    这些nv子里边儿,就有一个叫玉娘的,便是一年前才来着凉州营的,十七八的年纪,一条水蛇腰迷倒了不少人。

    营J也分三六九等,这种上等姿Se的人营房管事也只安排她们伺候有功勋在身的军官,倒也没吃太多苦,有些个未娶Q的军官J日便找她一回,所以她的日子还算好过。

    那些最下等的便是日夜都是穿着开裆K的,方便士兵玩弄,有些时候士兵觉得乏味了,甚至邀上三五兄弟一起来,只要不把人弄死,管事的也不会管。

    玉娘已经过了十八,脸上敷着厚厚的脂粉,也掩盖不了她被磋磨的痕迹。

    前些日子她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是Y房的管事郎君,他自己说是因为夫Q相离,所以才想来她那里行敦L之礼。

    平日军营里概是有礼的人物都是五大三粗的,都是些上战场的,哪个会怜香惜玉,都是自己怎么爽怎么来。

    乍一见这文质彬彬的,倒是先红了脸,有些春心萌动。

    虽不知姓名,倒是常来往。

    营J就是供人耍乐的,见她瘦弱憔悴,却是非要给她银钱,让她买些补品。

    虽知两人身份悬殊,可她这一颗心,却是全给他了。

    近日他确实忧愁得很,两人欢好后她忍不住追问了,起初他还是一副为难的模样,她再三追问下才得知,他竟是想攀上镇南王府的世子爷。

    玉娘只知道他是Y房管事,并不晓得他内子是何人,更不知道其他。

    眼下,便是傻乎乎的为心上人来铺路了。

    一个娇嗔偎进顾深的怀中,声音冕潿天成:“世子爷好凉薄,小半年都不来找我了。”

    撒娇撒痴的往他身上钻,纤纤玉手乱嫫。

    这王府出生的贵公子教养好,哪里见过这等阵仗,三五不时就歪倒在了玉娘身上。

    也不管这帐子里还有其他人,扒了玉娘的衣F就动了起来。

    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你个小S货,每天都被人G还不满足,这么来G引爷!爷让你好看。”

    旁边一些人见了直拍手叫好,让顾深弄死玉娘,谁让她祖父是御史台言官,总是得罪过这些权贵的。

    起初玉娘还保持着御史家的傲气,听见这些话比死还难受,如今听了想的只是,都是男人做的孽,怎么要她这个弱nv子来还。

    玉娘从前伺候过顾深,知晓他的喜好,便是敞开了双腿,任他肆意。反正反抗到最后受伤的只会是自己。

    犹记得第一次伺候顾深,不知他是何许人也,被弄得疼了,亦被他的手段琇辱得想立刻自尽,可后来,她还不是被顾深给调(*)教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