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雪上一枝蒿(二)

    顾解舞承她好意,只是顾承毕竟不是稚童,用这些寓意多子的花纹不大合适。随手将云蟒纹样子拿在手中:“我倒是觉得,这蟒纹更衬小弟,他人长得高,撑得起来。

    云纹飞蟒从肩头绕前后,衣摆用用上九等的江牙海水。

    再上加些飞燕衬托,便是极好的。不逾规矩,也显得大气。”

    顾承虽是白身,但天下官家子弟皆可用在衣褂上用上吉纹彰显身份,况且顾承出生王府,用上蟒纹也不为过。

    就是七品的芝麻小官,官F上也是五条过肩蟒,因此顾承用上一条蟒,算是中规中矩。

    印氏尴尬的笑了笑:“当日世子定是会着蟒袍的,再说承儿无爵位功勋,不合适。”

    她将手上的云蟒花样子放下,另外拿起飞鱼的花样子说:“那这个吧!好看得紧有适合小弟的身份。”

    印氏没再说什么,再选次一等的吉纹,就是自贬身价了。

    就是执意要在衣F上家写葡萄石榴,而后顾解舞是在拗她不过,折中说G脆绣上写石榴花好了,免得顾承穿上尴尬。

    少年人穿的衣F,还是不要娃气的好。

    选花Se定料子下尺寸,来去花了一个多时辰,总算是定下了。

    印氏这才想起,顾解舞貌似不是想用府里的绣娘。

    顾解舞解释说,自己会让秦王府送J个绣娘过来,亲自盯着她们做,让她放心就是。

    印氏踟蹰了一会儿,这镇南王府小公子的衣裳出自秦王府的绣房

    顾解舞似乎是明白她的担忧,说:“这是我身为姐姐的一P心意。难道王妃还敢说不,她若是敢询问一个字,她儿子nv儿的衣裳就都别想上身了。”

    到时候把扔一堆活计给绣娘们,非坏了顾深和顾解语的好事不可。印氏讪讪一笑,起身告辞,并且带了些绯红的锦缎走,顾承的鞋袜一直都是由她亲手做的。

    他年纪小,个却长得高,脚又瘦又长,绣房做的总是穿起来太肥就是太短。

    唯有她这个娘亲,一遍遍的试着做,还去请教了府上伺候了J代主子的老嬷嬷,怎么做瘦长又好看的鞋。

    顾解舞听完不禁红了眼眶,又J分真心亦有J分假意:“可怜慈母手中线,若是我的母亲还在,想必也会亲手为我绣盖头。”

    印氏不好接茬,安W了J句,便走了。只是拿着布料的手心攥紧了,她如何不知道司马氏是怎么没的。

    只有天知道,那段时间,她真艂愒己就是下一个。

    她不怕死,可她的儿子怎么办!

    印氏一潭死水般的心境,终究是被这繁花似锦的富贵给打乱了。

    若是这平静能够一世也是不错的,可偏生他的儿子不是个省心的,王妃也不是省油的灯。

    眼下承哥儿年纪小,还能听她这个娘亲J句话,再大些,她怕就是压不住了。

    王妃要养废了她的哥儿,她何尝不知。

    只是如今承哥儿大了,总要立根本的,这府里呆不了一辈子。

    重重滇澗了一口气,她这个做娘的自知亏欠他良多,能做的也就这J双鞋袜而已。

    顾承从春梅手里接过暖炉,见里面放着一颗番薯,而他早已过了吃这些零嘴的年纪,不过他还是收下了。

    让春梅代他写过顾解舞。

    春梅见他的样子,想必是要拿回去赏小厮了。

    说:“这是秦王殿下从西域特意运回来滇澢紫薯,香甜软糯,且养身益气。

    主子想着二少爷年纪小,特意拿过来给您尝尝,可记得赶紧吃,凉了就冷肚子了。

    要是这会儿不想吃,温炉子边,饿了当点心吃。”

    顾承没接话,紫薯是何物,这镇南王府王妃那边儿一年都只能吃上J回,可这燕子楼,竟然是烤着当零嘴吃。

    他在府上的日子本就不好过,又是正长身T的时候,容易觉得饿,这才用了午膳小半个时辰,就觉得腹中空虚了。

    却也等到春梅走的不见了身影,才打发小厮出去,自个儿躲进书房。

    像是拿在手里细细瞧了J番,和普通的番薯并无两样,只是特别的香。

    撕开薄P,里面露出紫黑Se的R,一冒出阵阵白烟,香气四溢。

    顾承看了看自己的火盆,里面滇澘火烤出来的番薯总是带着一G子烟熏味儿,本就不是什么好炭。

    他J口就把紫薯吃了,味道果然十分香甜。

    可惜王妃不识货,番薯自然是烤着最好吃,她院子里每年的紫薯都是做成猪蹄紫薯汤、紫薯饼、紫薯丸子等等,早已失了紫薯之味。

    从前父王在家时,王妃假惺惺的给了他一块紫薯牛N糕,他吃完也没觉得多不寻常,反而感觉还没最普通的金S饼好吃。

    倒是今天的烤番薯,让他意犹未尽。晚些时候又从母亲哪里得知,顾解舞为了做新衣的事情,用的还是红Se绸缎。

    他从小就没有一件红Se衣裳,除了小时候的肚兜。

    所以觉得很是新奇,本想去母亲房中看看布料成Se,哪知去了扑了个空。

    印氏只拿着针线纳鞋底。听母亲说才知道,顾解舞将绣活J给了绣娘们。

    顾承不乐意,他一贯不喜欢绣娘的手艺,觉得母亲的针线才是最好的。

    虽是半大的少年,却还童心未泯,依赖母亲。

    印氏笑骂:“你这是想累死你娘,你四姐姐给你挑了飞鱼的花样子,那做工,得十个绣娘紧着做一个月,要是换做我,得明年才能做好。就算做好了,到时候你的尺寸都不合适了。”

    顾承眼睛瞬间明亮了:“飞鱼?”

    他不得宠,自然对FSe上面的花纹样式不大鏡通,故有此问。

    印氏见自己儿子疑H的样子,心酸得很,都是王妃耽搁了她的儿子,这凉州内门户相当的人家也没J个,就是小半年也不得机会出门去,哪家的王孙是这样教养的。

    细心解释说:“本朝各家无爵的公子王孙可以选取文武百官用吉纹饰衣,但用上的花纹要比家中爵位低上两等,且不能绣全了。比如飞鸟,若是五羽的无爵的公子只能绣三羽,走兽三趾便只能绣两趾,有些公子还不绣其足,以示谦逊。本朝除文武百官的飞禽走兽外,还有蟒纹、飞鱼、斗牛三种吉F花纹。你四姐姐给你选的是蟒纹,可我觉得那太招摇了,世子也是用蟒纹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