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章 雪上一枝蒿(一)

    至于为什么,她隐约猜到,因为她姐姐木莲舍得一身剐,没等主子下令就先帮主子除去了眼中刺。

    而云姐儿,本就是为了一家人博富贵。

    对主子虽有知遇之恩,但若她不愿做这些,在主子身边伺候也就这一回了。

    木棉也了解云姐,晓得她的顾虑,明白她的难处。

    但她觉得云姐儿也应该知道,知道了这事儿便是没了回头。

    做奴才的,最紧要的便是忠心。

    主子要他们往东,绝不能往西。

    所谓伤天害理,本就是佛教说来哄骗世人的,有哪个正经八百的主子手上没沾染过血。

    奴才若是被主子摒弃,也就没有出头之日了,何况云姐儿这种知道主子好些事情的奴才。

    离了主子,会是个什么情形,不消她说。劝W云姐道:“你我跟了主子,便晓得主子不容易。

    再说,看那样子,王妃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给我们主子下绊子,好好的说是回府待嫁,离了咱们王爷,没了依靠。

    王妃又是个心狠手辣的,你看主子把我姐姐都带回去就该知道,主子也怕呢!这古话说得好,S人先S马,擒贼先擒王。

    只要这世子坏事,王妃没了倚仗,就不敢对咱们主子如何了。”云姐儿听完狠心起来:“你说的对,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咱们主子差点被她害死,就冲这一点,要她赔条命就是应该。”

    镇南王府,正午时分。

    印氏被请到了燕子楼。

    外面黑云压顶,呼呼的冷风肆N,茅舍青竹的枯叶都被卷到了燕子楼,在空着打着旋儿。妖气得很。

    天寒地冻,顾解舞这边已经用上了炭火,铜盆里滇澘火不带一丝火气,此刻正烧的通红,外面搁着两只番薯,食物特有的香气溢满室内。

    印氏穿戴着一件六成新的斗篷过来,风mao和mao领都显陈旧,比起顾解舞身上此刻穿戴的兔mao,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许是年岁渐长转了X子,她如今也不害怕那些貂绒狐P了,身上这件纯白的狐P领子便是秦王特意留给她的,配上祥纹云锦,说不出的豪奢。

    印氏原还能自己安W自己,自个儿不过是一介妾侍,用上那些许多富贵东西只是平白遭人嫉恨,在家时也是简朴度日的。

    只是如今见了顾解舞,和她室内的摆设,以及下人们的穿戴,心想,相形见拙就是此意了。

    连荣华和春梅身上穿戴也比她好上许多,面上不禁红了J分。

    她刚才就注意到春梅的穿戴不大一样,还以为她该是顾解舞面前第一得意的人,才会这般贵气,没想还有更富贵的,竟是比府上两位庶出的小姐不差。

    印氏有些拘谨的落了座儿,她虽是她的长辈,却是一点不敢摆谱,深知她来者不善,想不过来的,最后也是不敢驳顾解舞的面子。

    顾解舞伸手去拿快要熟透的番薯,被烫了一下,缩回了手。

    荣华见状赶紧用钳子将番薯拿了出来。

    番薯有两个,顾解舞自己留了一个,剩下的一个当着印氏的面儿吩咐:“这个给小弟拿去。”

    印氏回拒说:“这哪里好意思,看着颜Se,该是从西域过来滇澢紫薯,养身益气,小姐留着自己用便好。”

    顾解舞让春梅用暖炉装了番薯出去,赶紧送给顾承,这紫薯冷了就不好吃了。

    又对印氏说:“不过就是个地瓜,只因长在天远地远的地儿,运到这儿来便是奇珍了,其实也还是那个味儿。王爷总ai小题大做,要我多吃些不补品,岂不知那些个补Y都是一G子Y味儿,也就这些东西,能当零嘴吃了。”话语间十分不在意。

    荣华将紫薯拿到旁边,在火盆边上蝹惻,顾解舞没有当着别人的面吃东西的习惯。

    印氏淡然一笑,恭维道:“小姐好福气。”

    印氏不愿意多说,她只好先说:“今日请姨娘来,是想问问姨娘小弟的尺寸。

    姐姐出嫁,他总是要去送亲的。

    想来绣房忙着世子和郡主的衣裳,有时候遗漏了也说不定。咱们王妃又是个睁眼瞎的人,我这个姐姐不替他C心,谁还会替他C心。”

    原先失母的顾解舞是连印氏这等无宠之人都不想沾上边的,顾承对于自己的四姐姐,也只限于一个称谓簢数不多的同情而已,没有更多。

    现在顾解舞无故的表现出这等姐弟情深的样子了,实在是让印氏觉得惶恐。

    她依旧是那副心思,顾四和王妃打擂台,怎么都好,千万别牵扯上他们母子。

    见印氏只是这J句就已经吓得J乎六神无主,她才幽幽说道:“姨娘别怕,任谁要害弟弟,都得过得了我这关再说。

    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解舞自认当得起这句话。”印氏噗通通直跳的心口才算安稳下来,没打算拿他们母子做筏子就好,虽然这话未必是真。

    菀青拿了赤红胭赭茜五种红Se的锦缎上来摆在条案上,让印氏过目。菀端着一筐绣好的花样子。

    里面夹佑着飞鱼、麒麟、狮子绣球、祥云白鹤等等花样。

    本朝官吏补子是文官绣飞禽,武官用走兽,像顾承这等王孙公子,只要不逾礼制,可随意取用,更加上他还未封爵,又未成年,更好选择。甚至可以前用飞禽后用走兽。

    印氏不好拒绝,这做衣F的由头说的名正言顺,更何况府上的确没闲工夫给顾承做新衣。

    这锦缎华丽,一入水便失了艳丽,穿戴出去平白惹人笑话。

    堂堂王府小公子,竟然是大喜之日连一件新衣都没有。

    更何况见了那Se彩艳丽的各Se红锦,她是妾身入府,不能穿红,所以对于这等红Se,她是极为喜欢的。

    红Se又象征富贵吉祥,王妃小心眼,从未给过顾承红Se的布料,所以印氏才这般欣喜。

    选定了稳重些的赭Se之后,又开始挑选瑞兽。

    印氏想要奉承顾解舞,指着一串葡萄石榴共蝙蝠说:“这个花样子不错。”她的意思是衣F下摆用葡萄石榴,鞋子上用蝙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