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九章 竹露滴清响

    薛氏有感:“到底是上了年纪,岁月不饶人啊!”

    按说容嬷嬷比薛氏的年纪大多了,却是不显疲态,手上一下一下,每下都从头P梳到发尾,极为有力。

    奉承说道:“王妃正当壮年,无须如此忧愁,等过些日子世子妃进府,四小姐再嫁出去,王妃就等着颔饴弄孙吧!”

    世子顾深,今年十八,三年前皇上赐婚,挑了皇后的娘家武安侯府上的嫡nv做正Q。婚期定在十一月初八,H道吉日。

    提及婚事,薛氏又想起长nv的未婚夫,魏国公府的世子陈世美,今年入了吏部考功司,虽说只是六品的员外郎,可到底是担任了实权职位,比起那些个靠祖宗吃老本的王孙公子有出息去了。

    再说,这六部尚书,哪一个都是从员外郎一步步熬上去,就是内阁大臣们,也都是从六部出去的。

    更别说,这陈世美如今才弱冠之年而已,可谓前程似锦。

    想到nv儿得如此佳婿,她心间的苦闷已然去了大半。

    次日,顾解舞去了茅舍,哪里是在修葺,明明是已经破败了。

    朽烂的稻C屋檐下结着蜘蛛网,想来是许久未有人迹所致。

    旁边的竹子也是病恹恹的,竹叶散落青石板道,平添荒凉。

    她看了不免心情抑郁。

    荣华一旁宽W着,说了J句不顶用,也噤声了。

    在林子里站了一会儿,她对春梅说道:“出去打听打听,印氏住在哪里。”

    春梅领命去了,怀里揣着一叠银票。

    出来前云娘子就嘱咐过她,对下人万万不可小气,阎王好过小鬼难缠,何况王妃这尊大佛本不好相与。

    奴才都是一双富贵眼,银子使出去管用就行,免得那些不长眼的东西看人下菜碟。

    春梅谨记着,所以不过第二日,府中上下都知道顾五小姐在秦王府时极为得宠的,她的丫鬟随便一站出去,就没人敢给脸Se看。

    拿个什么物件端个什么点心,都是先紧着燕子楼。

    所以,春梅这会儿随便寻了个小丫鬟緡印姨娘的院子在哪儿,小丫鬟哪里敢说,说明了怎么走,连赏银都不敢拿。

    拿了她怕容嬷嬷撕烂她的嘴。

    春梅明白,这府里的人都是怕王妃的。

    拉着小丫鬟的手,将银子塞在她手里:“你怕什么,这银子又不吃人。”

    小丫鬟瑟缩的看向春梅,倒觉得她像是要吃人,只好拿了银子赶紧走了。

    春梅回了顾解舞,她又说:“午后请她过来一趟,去之前把那套文房四宝给她送过去。

    我见小弟的模样,宣纸肯定不够用的,也送过去一些。”

    荣华不解的问:“您对二少爷他们好,便能让王妃不痛快吗?”

    短短一日,她便看明了府中形式,知道这印氏母子和王妃的嫌隙。顾解舞对荣华解释说:“印氏出身不低,就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也要挣个名分不是。

    只是父王常年不在家,印氏自然没多少机会吹枕头风。

    可细想想,这顾承,可是这镇南王府顺位第二的继承人。

    若是世子有个三长两短,这王位自然是他的。”

    荣华更是不解:“听闻世子身T强健,生下来便甚少得病,自Y在军中长大,更是镇南王亲自教养,父子情分极为深厚。”

    顾解舞把玩着手上的红宝石戒指:“儿大不由爹,何况他还有个这么无德的母亲。

    父王不愿追究薛氏的罪责,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不想伤及嫡长子,从前便有过因为世子母失德,世子被废,由侧妃之子继承王位的。”

    荣华恍然大悟:“那么,得想办法让二少爷也有资格袭爵!”

    顾解舞不禁笑道:“谈何容易,印氏自己那么多年都没成功,再看她昨日的情形,只怕是自己也不想争了。

    倒是顾承,年少气盛,血气方刚。”

    如此心X,才值得她帮他们一把。

    印氏想要安然度日,自然是好,可惜天不遂人愿,她回了王府。

    只要薛氏认定她们已经连成一气,印氏就是想要息事宁人,也是不可能的。至于顾承,她从不担心一个男儿会没野心。

    要让一个人失去袭爵的能力,办法多得是。

    回府之前,她便是已经暗示过了云姐。

    她有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弟弟。

    哥哥在军中庶务繁忙,劳累非常,也不知道这么些年有没有留下病症,若是有,得要好好调理才是,免得英年早逝。

    云姐儿听得脸Se雪白雪白的,只好说:“木棉那丫头的未婚夫也是个当军官的,能见到世子的机会比魏训多多了。”

    她也不是让云姐儿去办什么事,只是想给她提个醒。

    说起木棉,她倒是有了另外一个想法。

    这报仇,就是要你知道是我做的,却能奈我才有趣。

    想法原本只是一个想法,在马车上时,越是接近镇南王府,心里面的恨意越是浓烈。

    曾经,她被裹上一张席子,被两个粗鄙的下人丢到粪车上,扔到乱葬岗,J乎被野狗分尸。

    当初有多痛,现在就有多恨。

    顾深虽与她无仇无怨,可若有一日她和他的母亲对立,她一点都不怀疑,顾深会用更残酷的方式了解她。

    只因他是薛氏的儿子,顾解语三姐M的哥哥,就足以让他送命了。

    在离开秦王府之前,木棉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就等着顾解舞下令,原以为起M还要等个三五天,不想第二日就从姐姐那里知道了。

    下午拿了腰牌回秦王府去了。

    和云姐儿商量好后,由云姐儿亲自去传信,附耳到云姐儿耳边说了顾解舞的意思:“只是要世子受点PR上,先不要他的命。”

    云姐儿明了,这人一病,能做手脚的地方就多了,再者,军营里当兵的,受伤那是家常便饭,且不惹人注意。

    只是她手上是不G净,却也没对这般的权贵动过手,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一旦事发,那就是杀头连坐三族的大罪。

    木棉看着云姐儿,木莲向她说了,若是发现云姐儿不对,可要注意,事情都先缓一缓。

    她知道,主子这是怕云姐儿对她的忠心不到那种程度。而对她们姐M,却是十分的信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