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八章 容易莫摧残(四)

    顾解舞忍不住掩面笑了起来:“小弟虽是庶出,到底也是顾家的血脉,我是经历过的事,自然不想小弟也簢有同样的遭遇。”

    话锋直指众人心知肚明,却不敢提及之事。

    饭桌上的气氛冷了下来。

    王妃的面Se如同破抹布般难堪,她这才仿佛心满意足了般:“我在秦王府待得好好的,偏有人求着我回来,不吃了。”

    既然央求着我回来,我既然回来了,这镇南王府过去种种,自然要加倍奉还。

    原想立规矩的薛氏被顾解舞这么一出打得措手不及,在后院众侍妾庶出面前颜面尽失。却也无可奈何,还得让容嬷嬷跟着她,给她引路。

    原先的顾四是个庶出,又惹了王妃不快,住的是原想司马青青的住处。

    司马氏出生书香门第,独ai那纤尘不染别具一格的调调。

    在这苦寒的凉州,在后院种了J笼竹子,在里边儿建了个茅舍,效仿古人东篱J下雅趣。

    可这凉州天气本就不适合竹子生长,J笼竹子被风吹日晒,终年不得J回葱郁,常年都是枯叶凋敝的模样,实在让人生不起怜ai之心来。反倒觉得,青竹生长在这里,简直就是不该。

    这青竹的际遇就好似当初种植它的nv子命运,本是良物,奈何所附非松柏,不能长青,不能长情。

    司马氏亦在茅舍落气,留下弱nv顾四,顾解舞。

    半丈高的灯笼透出微H的光,映在游廊朱漆上,石板路上只听闻细碎的脚步声,道旁的J花开得正艳丽,异常芬芳。

    昔年种种,不禁C涌。

    她为妖时,已经忘记母亲的模样,这时候心底却是生气一G孺慕之思。声音清冷的朝着容嬷嬷发问:“如今茅舍还在吗?”

    薛氏为人狠戾,锱铢必较,借故将茅舍拆了也不奇怪,故有此问。容嬷嬷早料到她会有此一问:“茅舍常年空置,眼下正在修葺,且竹林S寒Y冷,小姐还是去往燕子楼吧!王妃早早的就让人用上了地龙,怕您的身子受不住。”

    她怕顾解舞执意要回茅舍居住,才这般说,而且镇南王也特意嘱咐过,说她身T孱弱,定要细心照料。

    应该是被秦王上回那大张旗鼓滇澲要御医的事情给震撼了。

    当时只道秦王身为皇子竟是个情种,可惜了,眼下那nv子变成了自己的nv儿,他又是另外一方心思。

    只要秦王视他的nv儿如珠如宝,他镇南王府便是又多以助力。

    顾解舞才没心情去茅舍住,只是有感而发,再说她带着许多人回来,茅舍一共就里外三间屋子,怎么算都是不够用的。

    容嬷嬷将顾解舞引到了燕子楼,这燕子楼虽不是王府里最好的住处,却也是不差。况且如今若是把顾解语的莺虹苑给她,她也未必肯要。

    抢来的东西要是新的才有意思,那种住了十年八载的地方,处处都是别人用过的痕迹,她才不稀罕。

    燕子楼分上下两层,底下前面是正厅,后面是闺房,左右两间屋子带耳房。

    院子里左右还有一排三间大房子配套。二楼一般都是用来玩耍的地方,这里不是江南温暖之地,光是炭火是过不了冬天的。

    正厅正放在她的箱笼,里面不外是一些衣物首饰,和常用的摆件玩意儿等等,具都上了锁。钥匙春梅拿着,将顾解舞安置好了之后才开始开锁将里面一件件东西取出来。

    荣华心眼儿多,连茶壶茶杯都带了过来。

    菀青、菀领着怀素她们看地方,收拾整理。

    薛氏场面功夫做的极好,厅上多宝格里摆着好些稀罕物,一看就是极珍贵的。

    顾解舞不置可否,笑着在里外走了一圈儿,回来荣华已经铺好了床,屏风后边浴桶里准备好了热水。

    木莲和木棉往里面倒了些熬好滇澙Y,用手试了试水温,才出来。

    她们俩是医nv,这镇南王府也有医nv,可顾解舞不打算让她们去喝其他医nv住,让她们住在了外边两排左边的屋子里。

    容嬷嬷让下人们帮着打点,想cha手又cha不上手,而顾解舞也没让她走。

    多时,春梅才从里边出来,对她说:“嬷嬷好走,只是主子用不了这许多人,烦劳嬷嬷给安排个去处。”

    容嬷嬷是想到了她们不会用王府旧人这一点,便说:“原想伺候小姐的小红和小蓝就留下伺候,其他人回管家那边儿。”

    春梅笑盈盈的拒绝:“小红和小蓝也不用留下,主子有我荣华姐姐伺候就够了。”

    容嬷嬷用帕子掖了掖鼻尖,笑道:“说的也是,她们俩哪里有秦王府出来的姑娘会伺候人,都跟我回去吧!”

    春梅不卑不亢的说:“她们原是四小姐的奴婢,咱们主子不是五小姐吗?

    这MM用姐姐留下的丫鬟,传出去还以为是咱们小姐ai跟四小姐争呢!”

    语气抑扬顿挫,听起来让人十分不舒F。

    容嬷嬷语塞。

    等一大群人走了,春梅赶紧了光了院门,领着小丫鬟们打着灯笼里外巡视。

    今晚是第一夜,总得把里外有多少门窗多少花木,有J个狗洞看清楚了,免得半夜漏了耗子进来。

    恼火的是没能带太监过来,这边的小厮她们也不敢用,只好自己上阵了。

    别看J个丫鬟斯斯文文,这会子手里都抄着顺手的棍子,免得有个计內抓瞎。

    府上响起二更的梆子,顾解舞才洗漱好,穿着寝衣上了榻。

    在秦王府就没丫鬟睡脚踏的规矩,今晚荣华却是要再睡脚踏了。

    春梅睡在了耳房里,旁边还睡着菀青菀。

    木莲歇在了另一边的耳房。

    其他人就都是回了自己分到的屋子。

    顾解舞原以为今晚会是个失眠夜,或许是白天太劳累,她一沾床就睡得不省人事了。

    倒是王妃薛氏那边,容嬷嬷正在王妃篦头发,她带着赭Se抹额,上边儿镶着一颗金珠,面上露出难忍之Se,这是头风发作了。

    这半年来她的头风时常发作,有一部分思虑忧心过度的原因,却早被大夫细心调理养好了,今日完全就是被顾解舞气到头风发作。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