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一章 木末芙蓉花(二)

    解释说:“周将军,您冷静,我就是和他说着玩儿,哪知道他真这么G了。这不能怪我!”

    周世渊一鞭子甩过去:“知道他一根筋你还乱教!你个傻B!”

    胡不开就是个滚刀R,哪里会像尹东那般老老实实的被下铠甲佩刀任他打,拔腿就跑。

    校场山顿时乱作一团。都是打仗的货,谁怂谁狗熊。

    你追我跑的在校场上乱窜。

    旁边的士兵们更是兴致BB,搬来板凳磕着瓜子,开了赌局,赌胡不开被抓找了会不会打成猪头。

    三十鞭子一赔十,五十鞭子一陪二十,一百鞭子一赔五十。

    众人纷纷拿出身上值钱的东西蟼悽。

    大家玩得起兴,有钱的押钱,没钱的押簪子,更有甚者把脚上的鞋妥下来一扔,豪气G云:“押一双赔十双?”

    庄家也不怕鞋臭,G脆的答应:“押什么赔什么!”

    这边尹东看的心洋洋,一身疼都忘记了:“哥老倌,帮哈忙,我也要押一双鞋。”

    一个平时和他关系不错的过来给他妥了鞋问:“要不袜子呀压上去?”

    尹东很G脆:“要得要得,压一赔五十哈!”

    校场上这么一乱,吵得秦王都没法安心看折子了,只好问李仓外面怎么回事。

    李仓早就知道原委,白长空那边有什么事需要遮掩的,都会事先给他打下招呼。只是这事确实遮不住,他只能如实说:“一个校尉犯了军纪,正受罚呢!”

    这军中违纪被罚的事情三五不时都会发生,所以说秦王并不太关心。

    李仓还未想好接下去的事如何开口,白长空就进来了。

    说是府上顾侍妾派人送了东西来。

    进帐子一看来人是木莲的MM,木棉。

    穿着一身浅粉Se的绸缎衣裳,看样子是袀愽的,还没下过水。

    面Se苍白,眼眶微红。

    又不像是刚哭过。

    便问:“怎么回事?没人送你过来。”

    木棉低着头回话:“侧妃娘娘说顾主子位份不够,不能用马车。”

    秦王眼看就要发怒,想着眼前这个是她的丫鬟,红眉mao绿眼睛的到时候怕她多心,压住火气问:“那你怎么过来的?”

    这儿离凉州城可是好J百里。

    木棉条理清晰的回答:“是跟着庄子上的车队过来的,都是住在驿站,有时候跟着驿站的车队,有时候跟着商队,走了小半个月呢!”

    秦王嗯了一声才问送的什么东西过来。木棉打开手里的包袱,里面是个锦盒,盒子里面放着各类解暑Y丸和沐浴用的Y粉。

    木棉解释说:“这是Y馆新制的Y粉,能防蚊虫叮咬。”

    其实秦王府有专门用于防蚊虫的香露,但秦王嫌弃那些东西太娘气,宁愿挨叮也不愿意用。

    今年顾解舞早早的就吩咐人制这些东西,但效果都不大好,这是制得最好的一次,便紧赶着送了过来。

    白长空一直在旁盯着,就怕木棉一时冲动,向秦王告状,那尹校尉就是活不成了。

    军士玷污侍妾的丫鬟,传出去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

    白长空其实更是为木棉好,若是此事被秦王知晓,定会一个不留,免得流言伤了顾侍妾。

    和木棉解释清楚其中利害后,才发落了尹东。

    其实他是知道尹东那个小年轻,心肠不坏,就是当兵的,都太直。ai恶都写在脸上。

    这姑娘模样本就不坏,细PNR,又在王府里养的娇滴滴的,跟寻常富贵人家的小姐差不多。

    两人倒也是般配。

    只是两人这样恶劣的开头,他也没有信心撮合,只能是能遮掩便是先遮掩着,等两个人都冷静下来再说。

    再看木棉,若是她对那校尉无意,也不会跟着素不相识的尹东去客栈吃茶,引出这后面许多因缘。

    秦王看完后并无多大情绪浮动,只吩咐李仓安排好人手明日送木棉回去,便又接着看折子。

    木棉退出营帐,才看向白长空。

    蹲身行礼说:“谢谢白大人了。”

    她已然听见了校场那边的动静,知道是周将军在收拾那个校尉。

    白长空捋了捋夫子:“无碍,只是委屈姑娘了。”

    木棉入府一年多,已经是个明白人了:“大人哪里的话,如今木棉还能站在这里,多亏白大人点心,否则早就去见阎王了。”两人先后离开营帐外,木棉走路的姿势不大自然,这会儿还疼着。心里更是恨了那人J分。

    巴不得他被打死。

    刚到镇上的时候,她不过见他一身铠甲,猜他是军中人士,见他模样周正不像是为非作歹的人这才上前和他搭话,这里小地方,没有驿馆,只能住在客栈。

    谁知道那人笑得憨厚,心里却是J贼J贼的。三两句话就说喜欢她,想和她好,想娶她。

    吓得她只想逃跑,他不让她走,这边拉扯了起来。

    客栈掌柜的和小二也不敢管军爷的事,只当没看见。

    不得已她搬出了她家主子的,谁知道他个军痞子,竟然越来越得劲。

    两人在房间里拉扯,桌子板凳全被弄倒了,一地的茶壶碎P。

    最后她被那痞子推到在床上,被解开了腰带,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他给当时她脑子一P空白。

    这时候她回忆,才想起,那人一直念叨着,说他会娶她的,叫她媳F儿,让她别反抗,他也是第一次,怕找不准位置。

    白长空找了一处闲置的营帐给她住,这一P都是太监们的住处。

    在这种地方,跟太监住一块儿,总比跟那些士兵做邻居的强。在家时,她就听说好多军营里有分桃之戏,其实他们也不是真的那个,就是没nv人,只好找男人解决。

    这么想想,也难怪那尹东见了她就跟失了魂,跟饿死鬼似的。

    她在医馆时,也学过一些F科,明白那男nv那事儿,仿佛间,也觉得那人说的是真的,他真是第一次。

    想起了白长空那J句话,她心里蓦然生出一个念头。

    要是能让他成为自己这边的人,年纪轻轻身居校尉,应该能派上点用场。

    再看那白大人的样子,应该不会舍得杀了那校尉。

    她独自坐了一会儿,就是憋不下那口气。

    最后还是走出了帐子,去找白长空了。

    ps:尹东是蜀人!!!哈哈哈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