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章 木末芙蓉花(一)

    王思宁又问:“他对咱们王爷也还不是可以虚以委蛇说制不出来,那咱们王爷”金蝶玉失笑,让她自己想去。了解秦王的人都能隐约猜到,王爷不外是拿白刀子往人家脖子上一架,没有你就死吧!

    摊上这样的主子,也是醉了。

    王思宁只觉得背心发凉,许久不见王爷,她还以为王爷改了X子了。原来,什么都没变。

    变的只是她们而已,年岁匆匆,她们都不是当年盼着望着郎君宠ai的少nv了。

    她开始有些同情侧妃了,如花似玉的年纪。

    又有J人能真的做到心如止水,不去博王爷的宠ai。秦王府中时光荏苒,转眼便是要到中秋。

    往年没有侧妃,只有许朝云吩咐做了月饼,送到各院子,算是过了中秋。

    起初J年她仗着自己得宠,举办过J次中秋宴会,但次数多了也觉得无趣,况且这时候又有了侧妃,她没那心思去办宴会了。

    望春园中,侧妃却是拉着田嬷嬷、桂嬷嬷、应夏、应秋J个人,商量着中秋怎么办,譬如菜Se定那些,当日的章程,和送去各家的节礼。

    至于送上京的节礼早就在路上了,都是提前送的。

    献给皇上和皇后,太子和瑾妃嗊里的东西一向都是秦王亲自督办的,余下的给荣亲王、顺王、忠王的都是按往年常例来。

    以上都是极重要不能出错的。

    之后就是嗊里一些小皇子小公主,已经分封的众多亲王府。

    再之后就是他的外家,瑾妃的娘家,如今外祖母健在,靠瑾妃的恩荫舅舅们都在五寺1中任了闲职。

    这些他从不J给许朝云办,这会儿也没要侧妃办。

    至于下属们的赏赐则一般都是J给周世渊和白长空两人置办。

    这些都是场面功夫,于他的前途无益,但也出不得错,往大了说那便是不敬不孝不忠,只能是百忙之中也要必须亲力亲为。

    用一句话来形容秦王现在的状态就是,忙得跟陀螺似的。

    恨不得一年没有一个节,那他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处理公务了,而不是在繁忙的公务之中还要chou空去检查那些送上京的节礼。

    白长空在旁边看得G着急,恨不得自己再多个三头六臂帮秦王把事情办好了。

    可是他自己眼下也是分身乏术。

    一边儿管着庶务,一边还要管理同僚上下之间的各种矛盾。

    秦王的下属六品以上如今已经有超过百人,多数都是军士出生,都是些会打仗不会当官的,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是也。

    秦王治军严谨,立功之后更艂愒己被J个兄弟捏住小辫子当了P灰,对下更是严苛了。

    这些人好歹都是有品秩的人了,时常犯些小错误也是可以原谅的,但白长空是万万不敢让秦王知道的,就怕他为了立威杀一儆百。

    久而久之,大家都养成了有事找军事的想法,反正他会解决还不会被王爷骂。

    可是这人就是不知好歹的东西,有了人擦PG就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

    事情还从当日说起,众部将跟随秦王巡检凉州边境内外,本就是走一路游一路的,J乎都是无事的。

    可这日一个名叫尹东的校尉在大街上见了某家姑娘好看,就把人家拉到客栈生米给做成熟饭了。

    谁知哪姑娘抵死不从,只是一直叫唤说她家主子不是他惹得起人,让他收敛一点。

    尹东见她穿着不凡,本以为应该是商贾之nv,哪里会有贵人家的小姐满大街乱窜的道理。

    听她这么一说,想来应该是某家的丫鬟,也就随意了些,再加上平日跟着那群军痞子听了太多的H段子。

    见她越是反抗就越来劲儿。等缓过神来,已经把人家姑娘给糟蹋了。

    那姑娘醒来后一巴掌扇他脸上,说了句:“杀千刀的,你且给我等着,便衣衫不整夺门而去了。”

    尹东刚失了童子身,还在回味,被那姑娘这么一打,懵了一会儿。追出门去,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等回到军营,就被白长空的近卫给拿下了,说他违反军纪云云。

    后面他没听清,只听得身后的侍卫悄声告诉他,一nv子找到了白长空,这会儿正在白大人的营帐中。

    尹东脑袋一大,莫非他强了白大人家的丫鬟。

    我类个去,凉州号称三千里,怎么那么小。

    周世渊统管军中奖惩,当即卸了他的铠甲佩刀,在校场上吊起来打,旁边站满了围观的士兵和不少有官衔的人。

    拿泡过辣椒油的鞭子狠狠打了J十下,打的尹东身上没一块好R才停下,问他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违抗军纪,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nv。

    尹东觉着自己没错,他是看上那姑娘了,拉着她去饭馆吃饭喝茶来着,谁知道越看越好看,他可是答应了会娶她才上手的。

    周世渊听得青筋暴起:“你答应人家会娶她,那人家答应你和你睡了吗?”

    尹东很无辜,他要是知道那姑娘是白大人家的,就真不睡她了:“我怎么知道她不是那种口是心非的nv人,是胡不开将军说的,nv人越是叫着不要不要就是要要要,她们说话都是反着说的。”

    周世渊气不打一处来:“他也不过是个单身汉,哪里知道nv人的心思。”

    看着这愣头青小子默默补充了一句:“他说的那是勾栏院的娘们儿,哪个良家nv子会口是心非愿意和人G那事的?”

    尹东Yu哭无泪,他又没和nv人好过,怎么知道nv人的心思。

    被骗得忒惨。

    胡不开是一个莽汉,宽眉大脸,一脸的络腮胡子,长得跟黑张飞似的。

    这时候听尹东把自己给供出来了,恨不得多长八条腿赶紧跑得远远的。

    不怪周世渊眼尖,实在是胡不开长得太醒目,手拿着带血的鞭子指着他:“你个二百五,敢跑你试试。”

    胡不开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老老实实的收回脚步站在哪里。

    五寺:五衙门的简称,包括大理寺、太常寺、光禄寺、太仆寺、鸿胪寺

    大理寺:相当于今天的法院,是全国最高上诉机关。与督察院、刑部构成了三法司。

    太常寺:主管祭祀

    光禄寺:主管宴享

    太仆寺:管马

    鸿胪寺:管招待外宾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