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 香宜竹里煎

    忆起当年司马氏之事,薛氏的更是心虚了J分,若是将来没有将来。她握紧了长nv顾解语的手。

    顾解语被她捏得生疼,也不敢叫,轻轻的挣了一下。

    薛氏惊觉,自己把nv儿的手都捏红了。

    醒神过来说:“瞧你这双手,N得跟水葱似的,轻轻一捏就红了,以后如何不让你的夫君ai不释手。”她的nv儿就要嫁给国公府袭爵的嫡子了,以后就是国公夫人,如此大好的前程,如何能让那个小J人破坏了。

    她的三个nv儿都是嫡出,将来都是正室,顾解舞再如何得宠,顶了天都只会是侧妃。

    顾解舞这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才有恃无恐。

    什么都没有她的四个儿nv重要。

    须臾间,她便为自己找了借口,下定决心。

    秦王府中。

    金蝶玉和王思宁在曾媛的漱芳斋吃茶,三人打赌,赌顾解舞会不会把此事揭过。

    王思宁和曾媛都觉得顾解舞X子恬淡,镇南王妃既然先低了头,顾解舞就不会咬着不放。

    金蝶玉却是抱着不同的想法,若是从前,她也是这么认为的,但看看薛穆如的下场,就知晓,她并非什么大度之人。

    这些年在王府X子表现得如此平淡,J乎连惩治下人都未有过,那是因为她们从未犯过触及她底线的错误。

    对于像她们这种,譬如许朝云之流,那是因为根本构不成威胁。

    当日她盛装华F去见侧妃便是了,侧妃身份太高,有些地方她甚至无一争之力,才如刺猬般竖起了浑身的刺。

    可王爷当日便歇在了她那里,她想明白了,后来也就没心思和侧妃斗了。

    因为根本不需要。

    如今这可是镇南王妃,将她毒害,J乎害她X命的人,能这般轻易讲和,才怪。

    不多时,红叶便带回了消息,说是荣华好生琇辱了一顿镇南王府的丫鬟,别说见面,连后院都没让她们进,就让她们回去了。

    可惜了J车好东西。王思宁跟着纳罕。

    金蝶玉笑说:“眼P子浅的人才在乎那些个金玉,你们是少有去应新堂,可不知道王爷可是恨不得把王府库房给搬那儿去。”

    曾媛默笑,眼睛看向了那紫砂壶。

    的确,王爷对于nv人是很大方的,对她尚且如此,何况是她的心肝宝贝了。

    只是顾侍妾一向喜静,应新堂虽称不上门庭冷落,却是极寂静的所在。

    以往王爷在府上时,众人是不敢,后来就成了习惯了。

    这应新堂以南北,包括花园都属于应新堂的范围,没哪个孺人有那个狗胆敢去那些地方G引王爷。

    不说顾解舞会当面摔袖子走人,更是王爷说不定会为了哄好自己的心肝宝贝,整治不长眼的nv人。

    没错,曾媛从未想过,那个素来律己律人、矜持冷漠的王爷会变成这般多情公子模样,她有时候也会幻想,若是她能得王爷如此珍ai,死了也值得

    仅限于想想。

    当日**承宠,是何种景象,刻骨民心不能忘。

    连那金蝶玉、王思宁都不想博得的宠ai,她何必肖想。

    如今许朝云,估计也不会在觊觎王爷的独宠了。

    至于顾解舞,自打侍寝开始,便盛传她是与众不同的,后来再看她身子羸弱成这般,大家都不由自主想到是因为床底之间的事。

    也只有那些只承宠过一次的秀nv们,想要争宠。

    也怪不得她们,她们来的时候王爷已经有了顾解舞,自然收敛许多,再不像从前那般胡来。

    说来奇怪,自从侍妾院子里出了一个顾解舞,其他侍妾们都是翘首以盼王爷再另寻她欢的,谁见过麻雀飞上枝头后都理所当然的认为还有另外一只。

    可是谁明白飞上枝头能变成凤凰的,是少之又少。

    想明白了,曾媛的心也静了下来。

    紫砂壶中茶汤氤氲,茶香馥郁芬芳。

    夏日午后,姐M相携,薄烟袅袅。

    谈笑风生。这样一生,也不错。

    金蝶玉抿了一口茶,是极好的江南春,滋润绵长,仿若和煦春光。

    曾媛解释说:“是顾MM送过来的,听说王爷派人寻遍江南才得了一斤给她,她那身子,又开始三天两头的吃Y,便不能常饮茶,说这江南春不错,送过来给我们,免得搁坏了。”

    王思宁的外祖家就是江南的,将这江南春的来历娓娓诉说:“据说这江南春出自制茶世家,但制此茶工序极为繁琐,不同其他茶叶。

    好的时候,一年能出七八斤,不好的时候,一年连茶叶沫子都捞不着。

    江南盐道御史得知此茶后将其上贡给先皇,先皇品尝后极为满意,但第二年却是一点都没有,盐道御史因此开罪与制茶世家,据说那家因此茶名满天下,满门富贵,也因此家破人亡。

    盐道御史一发难,他们家也因此倒了。

    伺候便无人再能制出此茶。不知是否江南又有那家的后人出现,才能制出此茶。

    又或许,此茶未必就是那江南春!”

    J人熟稔,闲话玲濎,也不避讳。

    金蝶玉抬头,对王思宁嗔道:“你先吃一口再说。”

    又对曾媛说:“你说,这茶真的是江南春吗?”

    曾媛摇头,却说:“妾身没喝过前朝的江南春,只晓得这茶壶里装的是江南春。”

    金蝶玉失笑:“如今你是越发的鏡明了。”

    “得了这紫砂壶,便日日想着别把它磕了碰了,可又怕它被偷了,不谨慎些怎么好。”

    王思宁吃了一口茶,虽不认同它就是名茶江南春,但也觉得好喝:“是挺好喝的。”

    金蝶玉这才说:“前儿我去花园喂野鸭子,见着了顾MM,聊起这茶,她说要藝,我说藝也是白瞎,倒不如给曾MM你。

    跟着又说起这茶的来历,王爷只说他派去的人寻到了那家的后人,答应替他遮掩身份,这才得了这一斤茶叶。”

    王思宁听得惊奇,又问:“那家是怕王爷又上贡给皇上?”

    金蝶玉:“那不是,这若是今年上贡得了好,明年若是制不出这茶,岂又不是一番罪过,G脆说制不出来,一G二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