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七章 复见窗户明

    此刻,萧侧妃起初还在埋怨秦王派人回来,竟然一句都没提起过她,更别说来向她请安,但听说薛穆如在水牢里自尽后,她也吓得病了。

    不过是后宅nv子的小手段小争斗而已。

    J日之间却是天翻地覆,两条人命香消玉殒,后宅中人人自危。

    不知此祸是否会累及自身。

    这处置的不明不白,所说的罪证,不过是莫须有之名而已。

    疑点重重,却无人敢在背后置喙。

    这时,她才觉得,自己竟是小看了那顾解舞。

    当日那个鲜少言语的nv子是忒狠毒了些,应夏打听的出来的消息便是那应新堂是个极心善的,花园里生出一群野鸭子,太监们驱赶,她都不忍心,说是它们就在莲花池安了家,哪里有抄人家家的道理。

    遂是,这盛景的莲花池竟会有一群野鸭子自由自在在哪里来去的情景,旁的婢nv还时常拿些饵食去投喂。

    上下无不适称她心善柔弱,人长得美丽,心肠也如菩萨。

    可这三两下就要了两条人命,G净利落的好比刑场上的刽子手。

    可王爷,到底是一夜夫Q百夜恩,他竟是能狠心将薛穆如下了那十恶不赦之罪才用的水牢。

    她第一次见识到王府的残酷。因七品孺人好歹也算诰命,但王府侧妃以下的主子没了没报丧的规矩。

    是直接上报了宗人府内务府,在玉碟上除名注明,然后由宗人府代为告知其母家。

    镇南王府因在凉州,J日后便晓得了秦王府上一个孺人没了,镇南王妃一打听说秦王府又一个孺人没了,心里就是一直悬着的。

    没想过了过了头七,才得到消息,是薛穆如。

    同时,顾解语和自己的两个MM也是知道了,吓得六神无主。

    这薛穆如怎么说都是她们的表姐,或许是骨血天X,也黯然伤心了一会儿。

    镇南王妃身为薛穆如的嫡亲,却是表现得如同一介路人般,一句话一滴泪都舍不得,只想着接下去的事情。有时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晚些时候便收到了镇南王的来信,他在信中质问其第四庶nv的死生,更是说明秦王责问于他,说是秦王府上有一妾侍自称陇西顾氏nv,被家中主母所迫害,被丢弃在乱葬岗,Y差Y错下进入秦王府,被秦王纳为妾侍。

    言语平和,又无恶骂之语。王妃颤抖着放下了书信,王爷这是要她自己摆平这事儿。

    若是此事被揭发,闹到大理寺去,他是不会管她死活的。

    儿子是世子nv儿是郡主,也抵不了她的不慈之罪,加上谋害王室子嗣一条,被褫夺封诰只是早晚的事。

    大周开国太祖皇帝本是庶出,Y年深受嫡母寡毒恶害,称帝后便明正典刑,更是斩杀了一批前朝恶F以儆效尤,此后大周虽是嫡庶有别,但主母荼毒庶出的事情也鲜少再生。

    王妃薛氏早先也没那么大的胆子,可后来在凉州作威作福惯了,那时候秦王还未被分封到凉州,镇南王府便是天。

    府上王妃更是说一不二,就连刺史们也要看其脸Se行事。便生出了许多不该有的心思。

    一些龌龊更是做的一G二净,神不知鬼不觉,若不是顾解舞侥幸逃妥,她到底可能都还是皇后所说的,孝贤仁ai的镇南王妃。

    王妃看你向了自己的三个nv儿,再想起自己的儿子。

    此刻,她是宁愿自己送了命,也不想连累他们。

    若想平息。

    那便只有让顾解舞心甘情愿的不追究这件事。

    可顾解舞受了这许多委屈,J乎送了命,有哪里是J句话便能商量好的。

    她让薛穆如去撺掇萧侧妃,打的就是要让顾解舞知道一个显赫的出生一个显赫娘家是多么的重要。

    她若是想更上一步,非得靠上他们镇南王府不可。

    可她万万没想到,秦王竟是如此ai重她,宁愿开罪镇南王,得罪薛家,也要为他的ai妾做主。

    更是不管自己的名声,天皇贵子,竟然卷入这等深宅秘闻中,于他的前程而言并无半点助力。

    须知,天下悠悠之口本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的。

    也就只有话本子里把这等王子民nv的ai情故事写得感人泪下,却不知在现实的朝政中一个男人若是卷入这种烟红翠柳的事情中,御史台是说不出什么好话的。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而已。

    一个男子身边的nv人若是会被人说三道四,那么他自身的品行也是很值得考虑的。

    同理,如果镇南王妃的德行有失,镇南王单单为了镇南王府四个字,就会毫不犹豫的休了她。

    她的儿nv也会因此背上污点,在未来的人生让人话柄。她狠狠的攥紧自己的手,被凤仙花染成红Se的尖锐指甲,掐进手心,划出道道血痕。

    顾解语年最长,又是已经定下婚事的人,早就知晓了内宅中的门道,王妃对她更是倾囊相授,一些事情她也是自己能琢磨出一些蛛丝马迹的。

    如今见王妃的样子,便猜到了父亲的用意,心中如坠冰窟,到底是二十年的夫Q,他竟然是这般狠心。都是那小J人的错。顾解舞原先在府上的时候,便是被她们姐M三个叫做小J人的。

    王妃管司马青青叫做J人,她们三姐M有样学样,自小就是管顾解舞叫小J人的。

    可这时候,她们偏偏被那小J人辖制着,她身在秦王府,水火不能及,但是让人探听一下,便折了薛氏一个外嫁nv。

    她当真是不同了,当初是命J如蝼蚁,如今是视认命如蝼蚁。当真好狠的心。

    王妃此刻没了安抚J个nv儿的心思,怎么做她是明白的,就是下了那个脸。

    让三个孩子自己回了院子,叫了容嬷嬷来商量。

    隔日,顾解舞便收到了镇南王妃送来的礼单。

    李仓随侍王爷,应新堂的张德林便跳了出来,这会儿正是他理着应新堂内外的礼节的事宜。

    张德林得荣华提点,知道些事情,便让镇南王府的带头的侍nv迎春领着人在垂花门外等着,那地方还算是外院的地界。

    他拿了礼单来问,顾解舞让他念礼单,足足念了一刻钟才算完。

    于她现在身份而言,算是厚礼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