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五章 青玉孔雀簪

    ps:好快,又是一年了。恭喜大家又长了一岁,而我却是又老了一岁。应新堂上下乱成一锅粥,这主子房里遭了贼人,上下伺候的却没一个人清楚,已经是大过了。

    此事归长史管,由许朝云执行,大嬷嬷亲自督查。

    从荣华开始,但凡能进顾解舞房间的人全部都被搜了身和住所。

    搜查的人都是大嬷嬷T教的婢nv们,个个都是秦王府的婢nv,不分哪家哪院的。

    里里外外都是GG净净的,急得大嬷嬷一身冷汗。

    这青玉孔雀簪乃是内造之物,这王爷送一个nv人簪子,那意思

    孔雀乃是神鸟,身有九德,更是寓意富贵满堂吉祥如意。

    这样的东西送给了一个侍妾,还不见了。

    这不是啪啪的打王爷的脸吗?

    大嬷嬷睃了J眼懒懒倚于榻上,浑身软的似是无一根骨头似的。

    在这应新堂里,全无了往日那点儿Y撑出来的气质,软趴趴的跟个小猫似的。

    巴掌大的小脸不施脂粉,眉清目秀,滣红齿白,让人见了便心生怜惜,觉得她不是那种ai惹是生非的主儿。

    可说这事不是她G的,大嬷嬷不信。

    可她胆子也忒大了,青玉孔雀簪是什么,岂能这样戏耍,她都为她捏一把冷汗。搜查完毕,仅仅是在洒扫的小婢nv的房间搜出了J样贵重首饰,簪环钗花之类的。

    是京城的款,却不是内造。婢nv搜查看起来不像是那些婢nv用的起的J样镶宝点翠的首饰呈给她看。

    樱桃Se的嘴滣轻启:“这些都不是我赏下去的。”

    平日主子们拿不用的首饰赏人是有的,不过这样贵重的东西,可就不是随便赏人那般简单的事情了。

    何况搜查出这些东西的只是一名名唤喜燕的洒扫婢nv,若是这些东西是在荣华春梅的首饰盒里查出来,倒是正常。

    可偏生是在喜燕的冬衣柜子里搜出来的,应了那句反常即为妖。

    如今府里的东西能是京城出来的,只有那J位出生稍微高些的孺人嫁妆里有。

    事情明了。许朝云原是坐在绣墩上,这会子见事情有了底,起身准备走:“那喜燕那丫头我带走了,问出个原委来我会让丁香来给你报信的。

    眼见天气是愈发的热,你自个儿注意点,别又不爽快了。”

    这话说的真心实意,顾解舞若是不好,头一个遭殃的怕就是她自己。

    说完又看向木莲:“你没事儿少回Y房,盯紧些。”

    木莲窝在角落里一直压低自己的存在感,没想到还是被许朝云给数落了,俯身称是,又站回了角落里。

    犄角闷热,她热出了一身汗也不觉得热,只觉得发寒。

    顾解舞起身蹲身:“劳烦许姐姐了。”许朝云大嬷嬷相继带着人走了。

    和喜燕同屋子住的喜乐在众人走了之后被春梅带到了自己的房间。喜乐有些怕,她虽不喜欢喜燕,却也不想置她于死地。

    春梅见她有些后怕的样子,骂她说:“没出息的东西,喜燕那个丫头整日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一见王爷来就上赶子的去扫落叶剪花枝,这样的人是能留在应新堂的。

    这回不过就是废物利用,你心软,当初怎么不把东西放自己柜子里?

    这会儿倒是良心发现,我告诉你,若是荣华看上的是喜燕,让你们互换立场,你看她会不会对你手软。”

    这话倒是真的,喜乐心里那点子后悔也被春梅J句疾言厉Se的话说没了。

    喜燕不甘心只做一个婢nv,主子不知道,但是荣华、春梅、云娘子、福嬷嬷一个都容不下她的。

    被赶走只是早晚的事。这回让她做了替死鬼,就当是清了前些年的恩恩怨怨。

    喜乐长着大饼脸,却是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的,看起来很老实,这会儿眼睛里却是炸出一道鏡光,整个人气质都漠然了起来。

    至于喜燕,被许朝云带回了凤Y居。

    海棠带着J个丫鬟审问,许朝云坐在堂上听着。

    海棠也不迷糊,不想L费大家的时间,开口緡:“说,是不是你收了薛孺人的东西,偷了顾侍妾的孔雀簪?”

    喜燕有J分姿Se,瓷白的小脸这会儿惨白,显得楚楚可怜。她人鏡明,这才生出了许多不该的心思。

    自打领了大嬷嬷的人进屋子,她是有恃无恐的。

    这府里水深的很,柜子都是常检查着的。

    谁知道竟然在她的冬衣柜子里查出了首饰。

    房间门的钥匙只有她们俩有,定然是喜乐那个J人掐准时间寻了机会放进去的。

    什脺餍做百口莫辩,她是明白了,只是海棠这一问,她算是明白了。

    应新堂容不下她,才让她做筏子。许夫人是知道的,大嬷嬷也可能是知道的,可她人微言轻,除了说出她们要她说出的话,她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一个巴掌都没用上,白瞎了那些刑具,喜燕爽快的招认了,是薛穆如用钱财贿赂,让她偷盗顾侍妾的东西。

    喜燕悄悄看向了上方的许朝云,不知道自己这么说可不可以。

    许朝云慢条斯理的端着茶碗,J许才明白为什么是这个丫头,说:“薛穆如偷顾MM的东西作甚?那青玉孔雀簪是好,可毕竟是王爷送给顾MM的,难道她还能自己在屋里戴着顾影自怜吗?”

    喜燕不明白,她该怎么说,伏在大理寺地板上隐隐的哭泣。一chou一chou的,娇小的身影惹人怜ai。

    许朝云忍不住啐了一口:狐媚!

    丁香见状,不经意般说了一句话:“想起年前那韵梅园的布娃娃,奴婢这会儿还心惊胆战的。

    您说,这回不会像那般了吧!”

    许朝云看了喜燕一眼:“难说,这簪子她偷了是戴不成,可下个咒什么有什么难!”

    海棠补充:“对,下完咒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回去。”

    这么一说,算是说的通了。

    喜燕看着他们主仆三人你唱我,其他婢nv像是泥胎木偶一般,眼睛都不眨一下。

    为了保住自己,喜燕只好说:“有可能吧!薛孺人的确说过,过一段时间会还回来的,奴婢是被猪油蒙了心,才做下如此事,求许夫人饶了奴婢。”

    许朝云见她这般,柔声笑道:“算你聪明。

    知道痛改前非,不过得等簪子找到了,才能决定你的去留!”

    去,死。

    留,生。

    喜燕和爪穆如,总要去一个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