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四章 落叶人何在(计谋)

    ps:铺垫了那么久,终于第一次开始宅斗了宅斗了宅斗了。

    大嬷嬷这才算是满意的说:“许夫人如此做,才能让众人信F。

    奴婢也知这事可大可小,但是此时牵扯到后院众位贵人,自然是明察才好。

    更何况,从前更有顾侍妾那事前车之鉴,许夫人自然是明白奴婢是为了大家。”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这是不整明白要是顾解舞再有个三长两短,只怕是又是一番风雨。

    上一次顾解舞在秦王不在府中的时候大病,后来又在韵梅园搜出布娃娃,秦王面上虽是因她不再管事便没怪罪于她,但是她是明白的,这后院无主,有些事情不是她不管就真的能甩手不管的。

    秦王也算是她一手养大的,自然是明白他的心思。

    这顾解舞是真真的他的心肝头,若是再有个差错,她想安安稳稳活到老死,那是做梦。

    所以说,就算许朝云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她也不能这么睁只眼闭只眼。

    就算真的应新堂一手安排这些事,她也只能看着。

    这哪家府上的后院都是吃人的地方,你不出手收拾别人就是只能等着别人收拾你,没有谁能免俗。

    谁让王爷主子只有一个,而nv人们却是源源不断呢?这顾侍妾懂得自保之道也好,免得无辜被人害了去,平白让他们这群奴才受冤屈。

    顾解舞同镇南王府的事情,她也耳闻了,还特意让长史去打听了一下,听着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这样乱起暴躁的消息还能传的风生水起的,想必王爷是知道的。这薛穆如和镇南王府关系她是知道的。

    若是这般,要斗个你死我活那就是必然的。许朝云压得下一次还能压得下第二次吗?索X趁着这回,一下分出个胜负来,免得再出幺蛾子。大嬷嬷有嗅濁点许朝云,但见她并不想和镇南王府作对的样子,只说了一句:“这薛孺人是咱们王爷的nv人,范了忌讳就算是薛阁老亲自从京城来她也没资格管。”这话让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胆战心惊的薛穆如心里最后一根弦崩断了,她身子软了半截的坐在椅子上,对大嬷嬷说:“大嬷嬷这话不公,那丫头已经认了罪,何必红口白牙的污蔑于无,我薛氏不是那等仗势欺人的人,更不似那等能任人欺辱的人。”

    这话她自己说的心里都虚,她人在秦王府,就算是暴毙了薛家至多也就是来问问,死的蹊跷的话至多就是帮她要一个公道,但又有什么用。

    许朝云并非没胆子要了她的命。

    镇南王妃虽是她的姑母,却也不会为她和秦王府撕破面P。

    秦王是何许人,是皇帝的龙子。

    而她,不过是薛阁老的家同宗秀nv,抵不上秦王的一个手指头。

    想通了这点的她,突然明白来,镇南王妃从来就是打算利用她的,说什么守望相助更本就是骗人的。

    大嬷嬷也不言语,眉眼中第一次露出锋利的光芒,哼了一声:“想必是韵梅园病故了两位秀nv也没能让薛孺人你收了心,这人各有命,您命好,生在鼎鼎大名的薛氏。”

    那又如何,薛氏子孙儿nv满堂,还能为了你问罪于秦王府。

    这下薛穆如是彻底没了底气。

    许朝云见大嬷嬷滇潿度,看着薛穆如又添上了一句:“这事我会秉公办理的,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

    薛穆如状若痴呆的回了自己的小院。

    这里已经失了原先许朝云住的时候的模样,院子外种上了木槿、紫薇、美人蕉、锦葵、玉台金盏等名贵花C,正开的艳丽的时候,被晚上的露水一打上,好看得紧。

    可越是这般繁花似锦的景Se,看的她越是身心俱疲。

    她当年也是妙龄如花,从花团锦簇的薛府千里迢迢远嫁秦王,曾企盼良人白首,举案齐眉。可秦王满心满意的都只有顾解舞一个人。

    她不甘心,却无能无力。这一夜,过的格外漫长。

    芍Y是个忠仆,熬住了用刑,听人说十根手指都被夹板夹断了,最后自个儿受不了咬舌自尽的。

    云娘子也被传了去问话,只是说自己有时候会借自己的对牌给小厮们出门,借的最多的是厨下和绣房,两边有时候弄坏了府里的定例,想自己出去采买而已。

    她想着大家都是做下人的,都不同意,一心软就同意了。

    也没借给大家,就是来去那两三个人。

    至于府上传言她收了人银子才借对牌,那是万万没有的。

    芍Y也是罍麒过对牌,但她想着芍Y在这边无亲无故的,借对牌出去不过是贪玩,也就没借给她。

    想来,是因此,才会做出伪造对牌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来。云姐儿说完,跪伏在地上,哭成了一团。

    这一半是装的,另一半是吓的。

    她万万没想到,芍Y这么烈X,竟然自尽了。

    许朝云看在眼里,一言不发。

    云姐儿说的每一句都能得到印证,但她知道,这话里掺了假。

    深吸一口气,许朝云才说:“既然如此,就这么算了吧!你S自将对牌借给他人,虽不是什么大错,但也不能姑息。

    罚你半年的月钱。”

    云姐儿当即叩谢拜恩。

    今日问话,因为萧侧妃没来,昨夜来看戏的其他人也不敢来了,试问这侧妃都不过问的事她们何必逾越来关心。

    只有大嬷嬷一直在一旁听着,从芍Y自尽,她便晓得,这事只能这么了结。

    到底是京城大府里出来的家生子,知道这种事情自个儿担了于上下都有好处。她的老子娘必定都在薛府呢,如今她一口气死了,倒是不用担心连累了家里人。

    薛穆如若是能妥身,为了让其他下人忠心,定是会让娘家生对待芍Y的家里人。

    大嬷嬷也觉得这事能这脺麽束也不错,起M薛穆如是不敢出什么幺蛾子了。

    听到事情这么了解的薛穆如也是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只是,所有人都低估了顾解舞的心思。

    次日,顾解舞的应新堂便乱成一锅粥。

    秦王送她的青玉孔雀簪不见了。

    那是皇帝御赐的东西,顾解舞身份不够不敢佩戴,但是一直小心收藏着,偶尔会拿出来把玩,今日她想着看看,睹物思人。却发现不见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