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三章 云生结海楼

    芍Y这是第二次出府。

    她前脚一出,云娘子便跟着去了应新堂。

    顾解舞正描花样子,绣房拿来的花样总是不如她的意,G脆自己画了让她们照做。

    荣华也在一旁帮着,这花样也是有大讲究,得配合好绣娘的绣工才行。

    若是遇上不通窍的地方,荣华指点一二便是,免得她辛苦画出来的花样子绣娘们却是绣不出来。

    见云娘子进来,荣华也不避退。

    云姐儿也不避讳,低声说:“芍Y出去了。”

    顾解舞没了画花样子的心情,艾艾滇澗了一句:“倒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好姑娘!”

    云姐儿讪讪:“哪里的话,怪只能怪她跟错了主子。”可她偏生又是薛家的家生子,这都是命。

    这世上,奴婢的命就是这么J。

    荣华从袖口里拿出一副对牌,递给她:“云姐儿到时候可得咬紧牙关,许夫人那边倒是不用愁,就怕那侧妃娘娘不知天高地厚,来挡我们的路。”

    应新堂自经上次变故后,上下人心具是大变,如果说初出还藏了S心,现在就是非常明白了,若是没有顾解舞,就没有应新堂,他们这群奴才,就和外边的奴才没什么两样。

    因沾着应新堂的光,在李仓那等大太监面前都是有J分薄面的,起M不会把你往死里作践,若是真有一日顾解舞没了宠,其他贵人们不敢拿顾解舞出气,难道还不敢拿他们撒气吗?所以说,大家都想通了。

    主子决不能失宠。

    所以说,广大人民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

    顾解舞的身份能不能得到认可,这关系到她能不能改变自己祰的地位,只要她的身份被承认,将来便是侧妃也是可以的。

    大家为了自己的前程富贵,个个都愿意去拼命。

    这会子镇南王妃不甘心,搭上薛穆如来府里一探究竟,还想联合萧侧妃打压于她。

    呵呵,想的真美。

    她便是悄悄露出一条细缝,就等着鱼自己游进来,这时候,已经可以收网了。

    芍Y敲开了镇安王府的角门,守门的婆子认得她,王妃院里的容嬷嬷细细J待过,这nv子若是来府上,定要马上带到王妃的院子,还要悄悄的。

    芍Y悄悄的去了王妃的院子,将府里的境况J待了一番后,又记下了王妃要转达给薛穆如的话,这才离开。

    前后也不过两个时辰。秦王府内外数千人,一个丫鬟见不着人J个时辰,除了她身边的主子和J好的人外,是不会引起其他的人注意的。

    所谓神不知鬼不觉。

    待芍Y回来的时候,角门哪里的门房却是换了。

    不是她这两次出入的那两个门房。

    她心里面咯噔的一下,将对牌J了门房验看。

    门房心里有数,假装端详了J下,便叫旁人:“拿下这个丫头,她竟然敢伪造对牌,S自出入王府,行为鬼祟,怕是藏了什么蛇蝎心肠。”

    两个汉子冲了过来,伸出双手就是要摁住她。

    待她双臂被狠狠扣住,跪倒在青石板上,才猛然惊觉,糟了。

    芍Y一蟼愑被扣下这么大的帽子,吓得面Se苍白,情急之下大呼:“我是薛孺人的侍nv芍Y,这对牌是应新堂管事娘子的对牌,若是这对牌是假的,那也是她做假,怎么能算到我头上。”

    门房眉眼一抬,笑:“红口白牙的胡说八道,也是个没脑子的。”

    有脑子,能拿了应新堂的对牌出入府禁。

    芍Y又道:“这分明就是云娘子的对牌,你不能污蔑人,我若是有罪,也至多就是贿赂管事而已。

    我还是薛孺人的侍nv,轮不到你这个外院的门房来发落我。”

    门房轻佻的一笑,不以为意:“你要见能发落你的人,当然行。”

    对扣住芍Y的二人说道:“等会进了后院有太监接手他,你们到时候先下去,我得是陪她进后宅一趟。”

    两人应诺。

    许朝云的凤Y居中,大嬷嬷、长史、和门房都在,这会儿只能萧侧妃来。

    外面已经是暮Se将近,将灰未灰的时候,后院静悄悄的,似乎有鬼怪飘来去。

    屋子里因为人多,又多加了四个冰盆,而萧侧妃迟迟未到。

    多时,萧侧妃身边的应春过来说,萧侧妃身子不好,就不过来了,掌家的是许孺人,她做主便是。

    许朝云面Se不改,心想她这种事情上倒是明白,不愿意开罪镇南王府。她也不想,只是由不得她。

    莫非此情此景,她还能说这是薛穆如自己笨,自个儿栽进了顾解舞的圈套里。

    这两年来,她一直以为,顾解舞是个不会争宠的X子,只是命好让王爷给喜欢上了。

    但看这一出,她哪里是不会争,只是不屑出手而已。

    这一出手,就是要把人往死里整。可惜了这丫鬟和爪穆如。

    过了这一遭,薛穆如估计也只能是废人一个了。

    王爷最见不得自家院被执他人手,镇南王妃自个儿造了孽,手还往秦王府后院伸,当真是好日子过太久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有阁老撑腰又如何,她们王爷从来就是六亲不认的主儿。

    大嬷嬷只是过来看看,不打算管这事儿,但见萧婉婉的处世,很是看不上,怎么说也是如今府里位份第一的侧妃,后院发生奴婢S自出入府禁此等大事,竟然灯凁了甩手掌柜。

    长史也不打算cha嘴,这是他职责之内,却是管辖之外的事。

    许朝云只好将芍Y打了一顿,先关到了柴房,所幸芍Y是个Y骨头,吃了苦头也没供出镇南王府来,只是说自己贪玩,想要出去。

    薛穆如也是个聪明的,当即就跪着一通痛苦,说是自己管教下人不力,才让芍Y生了野心,好在没有生出什么**烦,如今许夫人要怎么处罚她都绝无半句怨言。

    在场的人都替芍Y不值,这薛穆如是不打算明哲保身了。

    试问,她一个婢nv,哪里来的手段伪造对牌。许朝云原想这么就过了,免得扯出应新堂来,府里府外的事情,大家心里明白就好,若是说开了,并不见得有什么好处。

    但大嬷嬷却不愿意见到这种得过且过的情形,即可反对说:“许孺人如今也是糊涂了,门房说这对牌伪造的是应新堂云娘子的,还没问过她话,这就结了,也太马虎了,如何让底下人信F。”

    许朝云语塞,不知该如何反驳,只好说:“今儿天Se已晚,明日再说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