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二章 野径云俱黑

    自从大婚过后,众人都注意着谁会是第一个去贴上萧侧妃,只是大家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那个心高气傲的薛穆如。

    为此,原本觉得她还有J分气节的李洬也把她看低了J分,从前见到薛穆如还能如萍水相逢般相对,如今,便是横眉冷对了。

    好歹都是贵nv出身,竟然要抱不是过高她们一位份的侧妃的大腿,光是想想,她都替薛穆如觉得丢人。

    你阁老家的气节都被她丢臭水沟里去了。

    面对着难得的稀奇的凑上来的薛穆如,萧婉婉明知本该拒绝她,以表率自己绝不再后院结党营S滇潿度,但奈何她初来,两眼一抹黑。

    再加上这薛穆如也是京中来的,不比李洬之流,乃是州府上的秀nv,便又亲近了J分,更加诸她与镇南王府有亲。

    她成婚当日,镇南王府送来的白玉送子观音这会儿就已经摆在了她的小佛堂了。大周虽无明文金科玉律规定内外命F拜佛,但从嗊里到民间,凡是有资本供佛龛的,谁家的小园子不起个小佛堂以昭显自己的一P仁慈之心。

    如此,便有了这十四岁的小侧妃日日沐浴佛香,抄写佛经的画面。秦王是戎马半生,自是看不起这些贴金的泥胎,也没要求萧婉婉这么做,只是她自己以为,便做了。

    小佛堂烧了J日香之后,应夏才兜兜转转去了正在起楼的韵梅园旧址,问了监工的大太监才知道,这儿是要修三清嗊呢。

    回去和侧妃一合计,得了,这会子关了佛堂反倒是会落人口实,G脆就这脺鳙就着,只是到底少了那份虔诚的心。

    薛穆如是孺人,院子里不得供佛,在厅上等了一会儿,便想说这萧侧妃原在京里也是极负盛名的,端的是冰雪聪明心思细腻,如何到了这儿,就错漏百出。

    眼见王爷呆家的日子不多,她Y是白白L费了这大好的邀宠机会。她打的本是那般的注意,从得宠程度上来说,她是争不过顾解舞的,只能从身份上碾压了。

    只是顾解舞是镇南王之nv,细算起来,她父亲不过是靠祖荫的五品京官,后院中也只有萧侧妃的身份高过她,又是那般的花容月貌身娇RN。

    萧婉婉换了身衣裳才出来见客,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便没那么多计较,让她等着且等着,也没觉得多不好意思。

    出来见了面,还是说了一句:“让薛孺人久等了。”

    薛穆如哪敢,忙起身说不着急,您愿意睡一觉再出来见奴婢都是应当的。瞧这下J的。

    萧婉婉都快受不了她这么自贬身价了,搞得她自己似乎也很不值似的,看看那J个州府出身的nv子,也是不得宠,但架子可是拿够了的。一时间气氛挺尴尬,薛穆如G脆一口气直说了,这事儿虽然牵扯了她的姑母家,但她得顾着自己,索X一G脑全盘托出了。

    萧婉婉听完,倒吸了一口冷气儿。

    简直会澠,她的母亲就算是再看不上妾侍和庶出的兄弟姐M们,可她都能拍X脯保证,她娘没动过一点歪心思。

    这后宅乱事,嫡母苛待庶出子nv,可是重罪。

    那镇南王府也是阁老家的闺nv,怎么做得出这种事情来,若是事发,就是皇后也不敢徇S的。

    且不说那嗊里还有个薛氏的明妃,皇后虽对她淡淡的,但是若能敲打敲打她敲山震虎,皇后也是乐见其成,顺般昭示一蟼愒己中嗊的权威。

    萧婉婉不是个傻的,一听这般,就晓得没好事了,顾解舞若是出生够高贵,那么升位份是早晚的事,挡得住一个她还能挡住一双?

    自从得知要成为秦王F那天开始,她便明白,她的丈夫永远不可能只属于他。

    若能成全王爷的好事,说不定王爷还能觉得她贤惠呢!

    所以说,她现在很想问薛穆如一句:你四不四傻?

    见萧婉婉只是笑着听完她的话,便让她吃茶吃点心,她面红耳赤的走了。

    人家明显不愿意掺和这趟浑水。薛穆如带着婢nv芍Y走了。

    云姐儿,云娘子这会儿正从角门回府里,伺候她的小丫鬟小兰过来替她接过手里的包袱,悄声说:“薛孺人身边的芍Y又来了。”

    云姐儿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打发小兰去厨房拿吃食,她都快饿死了。到了房间里,就见芍Y在一边站着,她讪笑道:“这芍Y姑娘来我这儿有什么事儿啊?”

    芍Y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塞进云姐儿的手里:“娘子见笑了,今儿我还想再出去一回,求您行个方便。”

    云姐儿摊开银票,看见上面的数字,是上回她开的那个价。

    王府管得严,后宅里的婢nv太监要出门,没有管事娘子的对牌是出不去的,也就王爷出府了,这云娘子仗着应新堂撑腰,拿自己的对牌给其他人用,从中牟利。

    在后院这已经不是秘密了,长史和大嬷嬷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许夫人是不是也知道,底下人揣测,许夫人就是知道也不会管的。

    先前有J人婢nv试过了,知道可行,薛穆如便坐不住了,也不顾云娘子是应新堂的管事娘子,让芍Y拿了银子换对牌。

    谁知云娘子坐地起价,开口要了别人五倍的价钱,说是府上的丫鬟和镇南王府走亲戚,她担忒大的风险。

    芍Y一来一回说明了,薛穆如拿出了嫁妆兑银子才算够换对牌,不过对此她也放心了,云娘子如此作为,只怕是应新堂也是被瞒着的。

    果真是见钱眼开的蟼愾胚子。

    这回又是那个价,云娘子嘱咐她赶紧的回,免得生事端,才毖对牌给她。芍Y领了对牌,出府戴上了厚重的斗篷,疾步朝着城南那边的镇南王府去了。

    云娘子细细端视这银票,虽说顾解舞说这得来的银子都是她的,但她还是不敢用。每次都是让莲花揣了,拿回外边自己家的宅子,让丈夫魏训收着。

    天知道她每次把自己的对牌给别人,心里面都跟唱大戏似的,一阵乒乒乓乓七上八下。

    只是再难熬,她也忍着,免得坏了主子的大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