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七章 不知身是客

    等桂嬷嬷走到背影都看不见了,木莲才对木棉淡淡说了一句:“总算是开窍了,也不算晚,你姐姐我也是进府许久才看清一些事。”

    木棉浅笑,将桂嬷嬷跟她说的话照样学了一遍给自己姐姐听。

    木莲只道:“到底是嗊里内务府出身,眼睛就是比其他人更毒一些,这新侧妃昨日才进府,就看明白了。”这些,木棉就不懂了。

    这会儿,木莲才将包袱P打开,拿出一套水蓝Se襦裙和一件青纱罩素绣锦缎褙子。

    说:“前儿顾主子不是赏了料子吗?这是我让绣房给你做的一套衣裳,可是好东西。过J天回家的时候穿,让左邻右舍都看看。”

    木棉脸一红:“姐姐,我突然不想嫁人了,我想在王府里陪着你。”

    木莲鼻子一酸:“傻丫头,谁说你嫁人了就不能在府里陪我了。

    如今顾主子身子比不得从前,我一个人怎么伺候得过来。”

    大厨房中。

    冯大贵昨儿半夜就起了,张罗着侧妃娘娘今早的膳食。

    刚歇下P刻,狼吞虎咽的吃了早饭,又着手准备午膳了。

    好多食材是昨日就备下的,各种蒸碗眼下都在小徒弟的眼珠子底下上笼蒸了。

    这会儿正是六月正,入夏后就没过一滴雨水,这些大腕小碗的R食光是看着就没了胃口,就连传膳的小太监,对着这些菜Se也只蝇L踹趿缴


    钱小四依旧照顾着应新堂的膳食,见小师弟紧巴巴的看着蒸笼,里面的热气往外冒,外面花叶上的晨露都还没G,他就出了两身汗了,让他去外面石凳上坐坐,这儿他看着。

    小徒弟特机灵,这才得了冯大贵的眼,他是知道自己这个师兄的,厨房徒字辈中第一人,既不敢劳烦他,更不敢让他cha手侧妃娘娘的饮食。

    连忙将钱小四请了出去。

    钱小四本就是客气客气,再有就是这小师弟已经威胁到他在师傅心目中的地位了,他这才想露J手,本就不是一路人,各不挡道就好,谁知他不领情。

    他也懒怠打太极,端着小茶壶走了。

    这日子过得比师父冯大贵还惬意许多。

    不多时,春梅来膳房拿茶点。

    钱小四上前,将冰碗放进加了冰的食盒里,笑着说:“侧妃娘娘好大规矩,这三伏天日子吃蒸碗,果然是京城来的,就是不一样。”

    话里话外都露着瞧不上的意思。

    春梅白了他一眼,他也就敢在这一亩三分地撒野,走出这院门,他也得夹起尾巴做人。

    他和她们应新堂的人都熟络,说起话来没个框框。

    春梅将点心一一看过,J给菀青菀。

    才用水葱似的指尖戳了一下他的额头:“没个正形,侧妃娘娘是你我能说的。”

    菀青菀提着东西去外面等了,她又才说:“荣华可说了,主子不想和侧妃娘娘不愉,你们也歇歇自己拍马P的心思,当心拍马腿上。”

    钱小四想了想:“这院里最近挺静的,莫非这侧妃娘娘还真有来头?”

    自打顾解舞知道侧妃进府的事儿,她便是越发的呆在自己院里不肯出门了。

    其实只是因为顾家的事情,并非因为侧妃,只是底下人不知,便有了这许多揣测。

    春梅也不和他打官腔,这钱小四怎么算都是应新堂的人,他吃闷亏丢的是应新堂的脸面,没了他这个钱小四还有千千万万个钱小四,可不能让人踩着应新堂过桥。

    提点他说:“之前镇南王府的郡主不是来过吗?听荣华的意思,好像主子如今都想着那边儿的事,府里相安无事就好。”

    钱小四对于这种层面的事情就不清楚了,连主子身边伺候的侍nv们都不清楚,他怎么可能知道,恭敬的道了一声是,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

    只是遗憾,想调(蟹)教下小师弟的心思得是放一放了。

    喝赶紧了茶壶里的茶,到师傅面前卖乖去了。

    侧妃膳桌上的菜Se都是大菜,钱小四对小食鏡通,对这种嗊中菜Se,就不甚了解了,所以他才会这么死心塌地一条心的紧紧扒着应新堂。

    冯大贵这J日只是试试侧妃望春园的水深,可没打算一G脑的扒上去。

    见钱小四过来,让他去筛面切菜,做的都是三厨子的手面活。

    这是经年累月练出来的处世经验,望春园和应新堂的点心一个味儿,传出去都是一番异闻。

    钱小四也是极有潜力,面上糊涂心里明白,从不让冯大贵难做,因此才愈发的蒸蒸日上。

    反观他新收的小徒弟们,又比钱小四厨艺鏡湛的,又比他聪明懂事的,又比他更能揣度主子口味的。

    但为人和做菜一样,油孜酱醋都得刚刚好,无论哪一味轻了重了,都不好。厨下忙得热火朝天。

    后院也差不多。

    旧人们以许朝云为首,聚集在前往望春园的游廊上。

    那些个半新不旧的人,薛穆如、李洬、江菡、范双宜、任依依、蔡姬等人亦是各自的守着自己的小J际圈儿站着。

    许朝云在廊上站着不走,她们亦是不敢越过她先去给侧妃请安的。

    本来,这侧妃不是正经的后院之主,但到底是身份尊贵些,不同她们。

    于是她们一早便商量好了,想了个折中的法子,等到半上午再去。

    如今站在这个徘徊,是在等顾解舞。一群孺人等一个侍妾,这画面也是够好看的。

    不过,她们之中可没有一个人敢露出不愿不想不忿的神情。顾解舞今日也算是盛装出席。

    一身宝蓝彩绣牡丹织金锦对襟嗊装,梳着飞凤髻,上面珠翠环绕,一对儿金钗碧玺玉簪花簪子艳丽无比,生生把十五岁脸蛋弄出了二十五的气质。

    中和一下,看起来也有二十岁的模样,很霸气的感觉。

    这身衣裳本是云姐儿撺掇绣房娘子做的,为的就是节上宴会拿出来撑脸面的。

    她一贯的X子便是不ai争奇斗艳,只是有时候不免要些场面功夫,不能让人轻看了去。

    今日侧妃为正位,一定是穿红,这会儿她的一身蓝Se衣裳,便是最最合宜不过了。

    只是有些人看来,不免猜测她是要与侧妃斗法。其实不然,她已打定主意要暴露自己身世,便是要为将来盘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