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六章 新炊间H梁

    司寝嬷嬷刚睡到一半,站了一会儿瞌睡虫上来,忍不住说:“王爷勤恳,请侧妃T谅。”

    萧婉婉只好让大家都散了,吩咐应夏打水给她梳洗。

    田嬷嬷送司寝嬷嬷到院子外边儿。

    这会儿王爷已经来过,门禁也下了,少了一道阻碍,仿佛人跟人之间也能亲近些似的。

    司寝嬷嬷手里拿着田嬷嬷Y塞给她的荷包,极为难的说:“王爷素来如此,多劝劝侧妃,习惯就好了。”

    这话一语双关。

    听不听得懂,那是他们的事了。

    岂不知,她是真心不想掺和进内宅里的事。

    她的主子是王爷,只要王爷不倒,天就掉不下来。

    若是和哪位主子沾上了,那么她在嗊里多少年,想着自己上了年纪,这才谋到王爷身边的差事。

    大树底下好乘凉,若真是想更上一层楼。

    将来的正妃和应新堂都是不错的下家。

    只可惜正妃还没个影儿,应新堂又是那般的出身。

    田嬷嬷送的荷包,里面可是她亲手放的,六颗拇指大的金豆子,足有六两。

    司寝嬷嬷回到自己屋里一看,着实吓了一跳。

    这府里除了王爷赏人常用金子外,主子们一律都是用的银子。

    应新堂顾主子就是再受宠的时候,也没再赏赐下人们的红封上越过许金王曾四位孺人去。

    后来府里进了新人,后面的J位倒是不知前例,赏就关心着厚上面去了,也不过问底下人到底买不买账。

    可这府里前院后院,哪个不是最想拿应新堂那丫鬟手里漏出来的J钱银子,连火房烧炭的丫头有时候都能拿到J个铜板。

    这金子,司寝嬷嬷觉着烫手,又把金珠子装了回去,原封不动的放了首饰盒里。

    她的东西丫鬟们一般不敢乱翻,这么随手一放也是安全无虞的。

    萧婉婉折腾了一晚上没睡,五更就梳洗好用早膳了。

    早膳虽是简单,但也琳琅满目摆了一大桌,从前王爷在饭桌上不大讲究,哪顿必须多少菜才能显出皇家气派。

    倒是觉得菜Se鏡致了会失了食材的本味,像是行军时士兵们猎来的瘦不拉J的野兔野鹿之类的,野外又缺少调料,就加点盐和孜然烤一烤,他倒是觉得十分美味。

    因这是侧妃的第一顿早膳,所以膳房的人做滇澵别用心,还特意请教了嗊里内务府出来的老厨子,昨晚又悄悄来问了应夏,打听好了才下手做的。

    膳食是按侧妃规矩进还是上些普通的家常味,应夏拿不定主意,问了田嬷嬷后才告诉膳房的人按规矩便是。

    初进王府,总得和这后院的孺人们区分开来才是。

    这才有了这一大张彼仙桌,上面摆满了鏡致的早膳,却自有她一人享用的情景。

    桌子上盛东西的全是官窑的瓷器,上面盖着银制暗纹的盖子。

    依次是饽饽四品:御膳豆H、芝麻卷、金糕、枣泥糕。

    酱菜四品:嗊廷小H瓜、酱黑菜、糖蒜、腌水芥P。

    菜七品:二龙戏珠、陈P兔R、怪味J条、天香鲍鱼、三丝瓜卷、虾籽冬笋、椒油茭白。

    中间血糯粥和黑米粥。

    长史分来伺候的桂嬷嬷上前来伺候萧婉婉用膳,自己先将丫鬟舀好的粥拿其中一碗喝了,才对萧婉婉说:“侧妃,请用早膳。”

    说着,将另一碗粥端到了她面前。

    萧婉婉在府里就跟着内务府教引嬷嬷学过规矩,知道这是给她试毒。但是第一次看见,还是不免好奇,一夜心情大起大落之下,竟会想到,这会不会真的有人毒害她。也就想想,端起粥吃了一点。

    桂嬷嬷从最面前的菜Se试起来,因为不知道萧婉婉的喜好,每样都尝了一点,每样都替她布了一点。

    有人喜欢这么摆谱,有人也讨厌这种摆谱方式。

    例如,顾解舞。自打韵梅园搜出布娃娃后,秦王点了桂嬷嬷去应新堂伺候。

    那天早上上了两样粥,一样绿豆百合粥,一样江米粥。

    面食就是普通的J样。桂嬷嬷上了年纪,用不惯江米粥,一吃江米就不克化。

    顾解舞也不知道从哪里听的,说是换绿豆百合粥吃,让她手里半碗江米粥给放下。

    然后又专挑软糯易消化的点心吃,偶尔会用的生煎包子、小麻花一点都没碰,连最喜欢吃的腌萝卜都用。

    午饭晚饭也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顾解舞是在将就桂嬷嬷呢。

    隔日,顾解舞就求着秦王别让桂嬷嬷伺候了。

    秦王拗不过她,也就罢了。

    桂嬷嬷还以为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便朝福嬷嬷那儿询去。

    福嬷嬷知道昨儿的事,便说:“顾主子本就不是个娇气的人,又特别的善解人意,你也别往上面贴,顾主子是T谅你年迈,她又是个ai吃零嘴的X子,你哪里受得了那些甜腻S脆的点心。弄巧成拙,反倒不美。”

    桂嬷嬷只好歇下心思。

    今儿早上吃的这些东西,不乏不易克化的食物,吃的她心里堵,又不能说,只能自己回屋里拿了J颗山楂丸吃。路过医馆的时候又看见木棉,她X子实诚,又不ai惹是生非,比她姐姐木莲还得府里嬷嬷们的喜欢。

    木棉见她面Se异样,屈膝便问:“嬷嬷打哪儿来?要去哪里?”

    桂嬷嬷摆摆手,让她不必多礼:“走着耍,消食。”

    木棉想起她现在已经是侧妃院子里的人,只是见面三分情:“昨儿又做了许多山楂P,您要吃吗?”

    桂嬷嬷想起屋子里的山楂是快吃完了,就点头要了些,木棉给她包好后又嘱咐她要少吃不易消化和油腻的红R,说完才惊觉她如今是试菜嬷嬷。忙道:“木棉不是故意说错话的。”桂嬷嬷就喜欢她没心机,按着她的手说:“好姑娘,没事。嬷嬷知道你是什么心思,可惜我们不能伺候同一位主子。”

    木莲提着秉袱来找木棉,恰好看见两人,见她们如此亲热,便朝着桂嬷嬷笑说:“不知道,还以为你们俩母nv说什么悄悄话呢!”

    桂嬷嬷一向不想和医nv打J道,木棉是个例外,可她偏又是木棉的姐姐,刚得人孝敬,又有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回了一句:“就你贫。”

    便没了下文,提脚走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