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四章 夜久侵罗袜

    说完,拿着丝巾掩面,遮住自己一脸坏笑。

    他若是对侧妃上心,这会儿该是去见她去了。

    出生皇家的他又岂有不知这事儿的理,还故意来她的应新堂,不是明摆着要她有不是傻子,要把他往外撵。

    再说,天天都在她这儿,这回不然他进来,他能往哪儿去?

    行完大婚之礼的萧婉婉在一G人等的搀扶之下,回到了属于她的望春园。

    王府六十六园林楼阁,今儿才算是入住了一位正经主子。

    王府建造时,便按内务府往常的例子做。

    除去前院秦王独一份的寝殿外。

    后设一正两侧大院。王妃正院子中间起双层楼,角兽飞檐。

    左右两排六间房屋,后设小花园。

    再后设小殿给小主子们用。

    侧妃院子便是少了一层,左右五间大房,后面也有小花园。

    只是因着占地大了,中间还隔着王妃的院子,便是离前院很远了。

    离了银安殿后,她走到垂花门,便上了酸潷的软轿,行了约莫一刻钟才到望春园。

    金漆的匾额崭新,一见便是婚前不久才写的。

    N嬷嬷田氏见了十分欣喜,隔着轿帘子对萧婉婉说:“这望春园的匾额是王爷亲笔题的,虎虎生风呢!”

    她晓得这王爷是将,这字也应该是这般张弛有度大开大合。

    殊不知,这秦王最忌自己心浮气躁,常练小楷养X。

    长史在一边儿哈哈着赔笑,也不敢点明着匾额出自谋士白长空之手。

    只是心间一恼,王爷惯会让人难做。

    刚才他才得知前院那边小H门传来的消息,说是王爷主子去了顾主子那里。

    这边儿盖头都还没揭呢!

    不过这新侧妃是个什么情况,他心里是大概明白了。

    得,只有好生伺候着。皇帝老爷送来的活菩萨不是。

    萧婉婉娇琇不已,坐在偌大的婚床上一动也不敢动。

    看着盖头前的丝绦摇晃,她的心也跟着摇晃,七上八下。

    京里的王孙公子不好习武,虽是容颜清俊,但始终少了一G男子气概。

    她也曾悄悄躲在酒肆的楼上,透过窗棂瞧下边儿起M路过的军中儿郎。

    端的是英气B发,勇武非常。

    定亲时,太子妃曾送过瑾妃嗊里的画像,秦王小时候的垂钓图给她看。

    只是年岁久远,又是工笔画,除了他眉目间较其他皇子Y朗些外,也没什么特别的。

    但从别人嘴里说的,却是极不一样的。

    众人皆说他生来端庄,恶戏而用功。

    应该是皇上诸位皇子中最稳重之人,才得以立下不世之功。

    而且不好名利,一心保家卫国。

    这后面一句,是太子妃说的。

    萧婉婉长于深闺,又是家里的老幺,自然是被百般宠ai的,对于这些不颔蓄话,她是不懂的。

    或许在将来,她会开始学着懂得,而现在,就是借她一百个脑子,她也想不明白这桩婚事到底是何意。

    同时,送进京的柔然公主也抵达了。

    也不知太子妃是个什么心情,太子倒是心情大好,见了明月公主后,也不管青天白日,当即就要了她。

    气得太子妃J天吃不下饭。也开始担心起自己MM来,也不知将她嫁给秦王是对是错。

    原以为秦王是个守成之人,不会动那些花花心思,如今怕是她自个儿想错了。

    他不愿沾上皇太子。

    Y塞个nv子给他,他便送个祸害给太子,好歹毒的心思。

    皇长孙一向孝顺,得知母妃多日进膳不香,特意休了嗊学去东嗊看望太子妃。

    太子妃知自己儿子是个懂事的,也不顾忌,便将自己心事告诉他。

    皇长孙并未见过自己这位王叔,甚至可以说从前是没注意过,虽是掌着兵权,但是山高水远,看皇爷爷滇潿度,对他也不是很伤心。

    去年末的时候北疆一战,还以为至此京里会多个扎手的王爷。

    谁知这位王叔竟是个只ai美人不喜弄权的。

    一概赏赐都辞了,只要了个太医。

    只是如今听母妃这么一说,倒是觉得自己有些轻看了秦王。

    劝说道:“此去天长地远,母妃日日这般也不是办法,何不静待佳音,秦王叔是个风流的X子,如今他赠柔然部公主与父亲,想是有投靠之心。”

    太子妃对他这话,听进去一半不赞同一半:“你不知道,这男人最容易犯的错,便是在这nv人身上。

    秦王那ai妾之事未必是就全能做的数的,倒是你父亲,见了那明月公主,自己姓什么都快忘了。”

    否则怎么在会在白日宣Y。

    有些事,她这个做母亲的也不好跟皇长孙说明,让他下去了。

    嘱咐他要好好用功,别给太子,给他丢脸。

    皇长孙跪安出去后,又让自己的小太监去打听秦王送来的明月公主的事情。

    到底是少年心X,本就对美好事物贪恋,想母亲不过是小题大做了。

    太子妃教导他都知道,nv人美Se不过是锦上添花之物,Q妾到底要看家世。

    父亲也许是觉得她能够利用J分才这般的。

    说不定可以透过这明月公主,收F北疆。

    储君之路,进一步便是君临天下,退一步,便是万丈悬崖。

    皇长孙深有T会,一想到自己将来也可能面临这样的情况,不由的皱了眉头。

    皇帝为他挑选的J家秀nv,当得起母仪天下之尊,但是没有一家是有实权的。

    这让他如何能安心。

    父亲如今越发的藏锋,他也不敢太过。

    想起荣亲王和顺王,他不由的觉得这远在天边的秦王叔是那么的和蔼可亲。

    望春园中,已经是夜中。

    萧婉婉初到王府,空有一G下人,竟是连望春园的大门都出不去。

    她在床上G坐了近一个时辰,腿都麻了,也没等到王爷来。

    想派人去前面问问,具被外面的小太监拦下了,一字一句莫不是拿着王府规矩压她们。

    三更的梆子响了起来。

    萧婉婉在红盖头的脸越发的惨白,大红的胭脂都遮不了。

    终究是忍不住落了泪下来。

    长史自打送她们进了望春园后也走了,也没个J待安排。

    大婚**,竟是打算不歇在她这儿吗?

    想到此处,染着蔻丹的双手紧紧的攥紧了金绣的裙子,J乎把指甲掐断。

    田嬷嬷看了嗅澺,却也不敢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