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三章 君自故乡来

    木棉只好解释说,说是从姨妈家里知道孙大夫医术高超,并不知他已死。

    木莲连夜回禀了荣华,这会儿秦王正歇在应新堂。

    荣华伺候她梳洗的时候压低声音说:“木莲说孙世周死了有七八年了。”

    她点点头,侧过脸看玻璃镜里自己的耳垂,将耳环摘了。

    死无对证?!倒是有些像王妃的手法。

    当初把顾解舞弄死了,为了不事败,竟是连尸首都换了。事无巨细,滴水不漏。

    可她万万没想到,就是因为没有埋了她,才会有她顾解舞的今日。

    她会让她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佛说:因果报应。

    当日谋害司马青青,之后又辱杀顾解舞,就该料到,将来会有一日,会遭报应。

    秦王府中,一如既往平静安逸。

    只是城中驿馆中,住进了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萧氏婉婉。

    三日后,便是入府吉日。

    另外,顾解语回府后,便将顾解舞一事告诉了自己的母亲。

    王妃在自己小院里的佛堂礼佛,常年拜佛,染了一生的佛香,最好的胭脂香气也遮盖不了。

    她年轻时候就是美人胚子,如今上了年纪却依旧是风韵犹存,又儿nv绕膝,去年嫡子更是封了世子。

    活成她这般,一辈子也该知足了。

    端的是越发的慈眉善目。偏偏顾解语一冲进佛堂,在她耳边一席话,将她脸上的慈祥尽数打破。

    一双带着细纹的眼睛满是狠戾:“那丫头不是断了气才送出去的吗?怎么好端端的又活了。”

    跟着叫了一声容嬷嬷。一个年约五十穿青Se褂子泥H马面裙的老F从外面进来。头上戴着的多是金玉,看得出是个得脸的妈妈。

    容嬷嬷是她从薛家带出来的人,算是她的半个N姆。

    顾解舞死后换尸的一切,便是她一手安排的。

    容嬷嬷一听顾解语的话,便知不好,连求情都省了,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俯首认错。“老奴办事不利,求王妃责罚。”顾解语倒是真想亲手掐死这老妪,人死没死透都不知道,到底是老眼昏花的老东西。

    王妃这会儿过了气头上:“起来吧,你办事一想稳妥,只怕是那妮子自己知道难逃一劫,故意假死。”

    当晚事发突然,上下都是手忙脚乱,中间哪个环节出了差错也不一定,未必就是容嬷嬷的错。

    再说,容嬷嬷在王府二十年,替她动的手还少吗?

    哪一次不是GG净净,不留痕迹。

    只因顾解语一席话便发落她,只怕会寒了她手下那些陪嫁奴才们的心。

    如今王府虽是她一人独大,但就快要娶媳F了,自己手下没人,只怕会被新F压得直不起腰来。

    王妃思忖多时,才对已经在大理石地板上跪的双腿麻木的容嬷嬷说。

    “好在当日只是有G系的人等俱都没了,她若是想要个身份,还要托我这个嫡母的情。”

    顾解语连忙解释:“她是秦王的宠妾,能行吗?”

    受了那样的罪,还能忍气吞声?

    见她今日行事,不像。

    王妃安抚nv儿:“你都说了,是妾。再说,这是镇南王府的家事。

    我到底是薛氏出生的人。就算是王爷,也要给阁老J分薄面。”

    她的信心更多的来自于丈夫,镇南王。

    有些事情,他未必真的如表面上那样,一无所知。他们的婚姻,本来就不单纯。她也不是那个企盼与良人白头偕老的F人了。

    果然如王妃所言,J日都具是风平L静。

    唯一值得关注的便是萧侧妃的妃册礼。

    侧妃和正妃不同。

    也和普通人家的嫡庶不同。虽比不上正妃的婚礼,但还是要办的。

    又因为是在凉州,所以是简单了又简单,宾客名单也是只有凉州境内的官员。

    更远一些的只是派家人来送礼单,边境重地,不比京城,随便一个官拿出来都是四品,随便放个假也不影响衙门运作。

    在这儿,擅离职守那可是死罪。其他人是有心来拍秦王的马P,但还没到拿自己身家X命来博的成都。

    侧妃直接从驿站坐花轿进王府二门,在银安殿拜过天地后,侧妃回后院,秦王直接去了前面。

    开了二十桌席面,凉州大营千夫长以上全都在这儿了。

    大营里也赐了酒R犒军。

    秦王坐在单独的一桌。

    举杯朝着下面二十桌身穿铠甲的军士遥祝:“今日是本王大喜的日子,各位兄弟暂且放下一身的拘束,好好喝个痛快。”

    白长空等谋士独开了一桌,在桌的均是他的同僚或儒将,喝起酒来也斯文些。

    那外面的二十桌,喝酒都是用缸算的。

    秦王一口饮尽,面上虽是带笑,但大多数人都知道他并不是太高兴。侧妃?

    京里其他皇子们哪个不是十二三就纳侧妃,十五便娶正妃。

    秦王如今二十有余,这侧妃还是头一个,正妃娘娘的影子都还没见着,更别说小主子了。

    秦王治军严谨,他虽是说了不用顾忌的话,但大家还是拘着,用了些东西他便离席了。

    脚下生风,朝应新堂去了。

    心想,若不是在凉州,这成个亲还得伺候好王叔和国公们,现在挺好,场面一过,说走就走。也就难怪皇上每年都愿意去避暑山庄。

    到了那儿,没太后没皇后。

    朝臣们又离得远。他就是真滇濎下第一,没人敢管。

    李仓只觉得今日王爷心情不错,原以为他提前离席是要急着去见新侧妃。

    哪知,又是去应新堂。

    他脑门子这会儿全是豆大的汗珠。

    也不知这新侧妃是个什么X子,成婚当日就被侍妾把爷给勾了去,这脸打的,啪啪啪。

    若是换个鏡明的侍妾,早就把王爷往外撵了,可这顾主子也真是的,见着王爷乐开了花儿。

    只是苦了他们这些当下人的,以后可得在侧妃和这位顾主子中间受夹板气。

    秦王穿着喜F,一身的酒气过来。

    顾解舞知他这是被那一套婚仪弄得乏了,才过来的。

    笑盈盈的接了他,替他宽衣解带换了一身玄Se金蟒的常F。

    一G下人在旁都看傻了眼,她这是要给新侧妃“下马威”?

    秦王任由她胡闹,促狭的笑:“你说你心眼儿怎么这么坏?”

    顾解舞替他系好宝石腰带,回眸一笑:“还不是和您学的。听说侧妃娘娘是个千娇百媚的才nv子,你还不去看她?

    她的红盖头还是太子妃绣的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