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二章 随风潜入夜

    是夜。

    秦王躺在床榻上,手里拿着一卷书,好J次看向还在梳妆台上卸妆的她。

    J度Yu言,都咽了回去。

    一G的钗环卸下、替她净面后荣华才拿着mao巾下去。

    床榻外边的帐幔放下,将内外隔成了两个世界。

    她穿着月白Se的寝衣,迤逦及地,X前裹着茜纱肚兜,两个红线系在雪白的脖子后面。

    每次她自己系的时候便不由的脸红,秦王总是喜欢用嘴咬开那两根带子,顺势的一路咬下去。

    对她上下齐手,让她站都站不稳。只是今晚如此旖旎风光,却都因为心里有一根刺,无心欣赏。

    她上前去,主动的坐上听到大腿,倚于他的怀里。秦王见她如此,便不想问了,难得如此乖顺的一面,想是真不想说。

    便张嘴吻了一下她的肩,放下那卷连书名都没看清楚的书。

    笑说:“本王都快成Se中饿鬼了,都是你这丫头的错。”

    顾解舞这会儿便知他心底那点儿气全没了,才说:“王爷做不得柳下惠,便来怨奴。”

    一只手从前面环上她的全部:“奴儿这J日是越来越娇N了,定是本王怜ai有加所致。”

    虽说已经坦诚相对过,但自从醒来过后,秦王对她是越来越下流。

    最得意之事便是将她弄得面红耳臊,还曾放言,要将她的冕潿让画下来欣赏。

    她求了好一阵,才让他收回成命。

    两人搅得空气都上升了好J度。顾解舞突然嗫嚅说:“妾身本是陇西顾氏,王爷不好奇吗?”

    秦王停下,将她紧紧抱住,感觉到她哭了。“你并未欺骗我,只是没有告诉我,你的宗族是哪一家?”

    谁又想得到,秦王府一个侍妾,竟然会出身大名鼎鼎的陇西顾氏。

    “妾身出身陇西顾氏,父亲是镇南王府的镇南王。”

    说道此处,也不知是不是原主的思绪作乱,她的声音竟是呜咽起来。

    对于这个父亲,顾解舞的印象也只停留在镇南王府仪门外那个穿着铠甲进出的男人。

    身为庶nv的她,从未得到过父亲的慈ai。

    他总是同王妃一同用膳。

    桌上有镇南王和王妃,还有他们的孩子。

    对于顾解舞和她的娘来说。

    只是存在于镇南王心中的一个符号。

    对于顾解舞的娘J乎要病死的时候,镇南王“大发慈悲”的给她准备了一口好棺材。

    如此而已。

    于小狸而言,顾解舞的生母司马青青是个可怜可叹的nv人。

    因仰慕镇南王英勇之名心甘情愿入府为妾,司马青青出生江南书香世家,虽是庶nv,早年却也是名满江南的才nv。

    纵然记忆模糊,顾解舞还是记得她写的一手鏡妙的簪花小楷。

    每每写下这漂亮的字画,便会被镇南王妃训斥,说nv子无才便是德,她这样日日舞文弄墨的,和青楼艳J有何区别。

    司马青青乃是书香门第的nv儿,哪里受得了这等侮辱。

    却也不敢反驳王妃,只有自己压抑着,久而久之抑郁成疾,熬了两年便撒手人寰。

    如今,顾解舞便猜测司马青青之死没那么简单。

    在深宅内院中,要致一个弱nv子于死地,何其的简单。

    心中不由的生出一阵恨意来。

    恨不得将镇南王妃母nv她们千刀万剐。

    只是她才大病初愈,贸然出手伤人,会伤及她自身。

    若能有两全其美的法子,就好了。

    秦王见她痴痴的失神,知她是想起以前的事了,说:“都过去了,如今你身在秦王府,就算借给镇南王妃她们十个胆子,也不敢把你如何就是。”

    自古就有偏心的爹娘,只是不知这镇南王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妾侍nv儿皆死于非命,却恍如不知。

    不过薛氏一族,树大根深倒是真的。

    为了区区一介妾侍就发落与薛王妃,的确不划算。

    不过,就是委屈了他的小心肝儿。

    抱着顾解舞又ai抚了J下说:“等以后有机会了,我给你出气哈!”

    顾解舞被他这哄小孩子的口气哄笑了:“那好,你可不准忘了。”

    次日,两人用朝食时,秦王遣走了一G下人。

    拉着她的手对她说:“有一件事一直瞒着你,不过先前你也有一件事一直瞒着我。

    咱们就算扯平了。”

    顾解舞心里瞬间就不好了,什么事能扯平她隐瞒家门身世的事情?

    后院里的其他nv人要给他生儿子了?

    不能啊,这些日子他可没空宠幸她们。

    难道是nv人?

    不得不说,妖鏡就是聪明,一猜一个准儿。得知要新来一位地位比她高出十万八千里的侧妃娘娘,她秒成苦瓜脸。

    拉着他的袖子一直撒娇:“讨厌讨厌,那以后见了她我不是要下跪。”

    从前和许朝云她们,她是能坐着绝不站着,别说跪了。

    以后见了侧妃,许朝云她们还能站着而她却只能跪着。

    丢死人了去!秦王得知她是担心这个,半怒半哄说:“还不是你自己,什么不好瞒,瞒着本王这事儿。

    让本王都没法为你请封。

    找时间寻个机会,我镇南王说明了,才好给你请封。

    好歹是王府的nv儿,给你个侧妃不算不合适。”

    说完,怕她闹别扭,刮了下她的琼鼻,风一般似的走了。

    留下顾解舞一人在哪儿跺脚生气。

    秦王也明白她是个是心里清楚的。

    在自己院里撒撒小脾气也就好了,见了新侧妃该拿出的礼教一分都不会少,免得被新侧妃做了筏子,吃苦头的还是她自己。

    但是王爷心尖尖上的R疙瘩发起小脾气来也够下人们喝J壶的了。

    茶水不是冷了就是烫了,不是淡了就是浓了。

    荣华走路不是声音大了就是动作慢了。

    引得荣华都快哭鼻子了。

    自打伺候顾解舞以来,还从没被训斥成这样过。

    还当着菀青菀的面儿,如今她是大姑娘了,面P子薄,又是得意惯的,逢人除了王爷,还没人给她脸子看。

    如今这般,竟是委屈的躲在了角落里偷偷抹眼泪儿。

    顾解舞从来就不是个ai折腾人的主儿,耳朵十分灵光,寻着她。替她擦了眼泪,好生安W了J句。

    似是自言自语的说:“原是我自个儿想不通,拿你撒气是我的不对。”

    荣华受宠若惊,跪下就叩头,说是只要她能消气,就是打她一顿她也是愿意的,只是见她郁郁寡欢,她又帮不上什么忙,怕她旧疾反复。

    顾解舞打一承宠就是荣华伺候的,两人感情不比春梅他们,便拉着她说了自己的身世。

    也不像在秦王面前,还顾忌着许多,一G脑倒豆子似的全说给了荣华听。

    包括自己疑心生母的早逝。

    荣华听完,倒是没多大吃惊,平日见惯自家主子与众不同的,虽是奴婢出生,但言行举止倒是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如今得知自家主子是出生名门,到底是名正言顺了,这位份是绝对不止这侍妾孺人的,至少都得是个侧妃。

    脸上倒是多了J分喜Se。不过看她的样子对镇南王府一直耿耿于怀。

    便劝道:“您的母亲若真是被害,那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她们后来还敢加害于您,不给她们点颜Se看看,只会以为您是软柿子。听王爷的意思,也是要给您请封的,您的身世就瞒不住了,那镇南王府的丑事也是瞒不住的,就这么放过她们,以后在这王府后院,您的威信何存?”

    顾解舞神思敏捷,话毕之间便已发觉,这荣华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丫头。

    不过她一心为自己,也无碍。

    且这一事不解决,必当成后日心魔。

    小狸已经和顾解舞合二为一。

    顾解舞的冤屈便是她的冤屈,妖族自来恩怨分明,恩仇必报,自然不能不看这一出。

    暗自下定决心,便让荣华去了医馆唤木莲来。

    木莲如今要了自己MM木棉当助手,两人便一块儿前来了。

    自从年前她不好,木莲的Y箱子里就一直放着辟年以上的人参,就怕她再犯病。

    这会子又不是请平安脉的时候,一进屋便问:“主子可是哪里不舒畅了?”

    顾解舞躺在美人榻上,见她进来,起身摇头:“不是,是有事麻烦你。”

    木莲朝自己MM丢过去一个眼神。

    屋里转眼就只剩下了顾解舞、荣华、木莲三人。

    顾解舞对她说:”有一桩旧事要麻烦你去办。“木莲垂首:”

    不敢,为主子分忧是奴才的本分,您吩咐便是。“她这才缓缓说起,镇南王府妾侍司马青青的事情。

    当时伺候的人是回春医馆的孙世周大夫,我要知道,当年司马氏到底得的什么病,他开的又是什么方子。”

    木莲在心里打了个转,似乎明白她的意图:”可这Y方子怎么做的数,不过是写J笔的事儿。若那大夫不说,估计也白搭。”

    顾解舞何尝不知道,只是她对当年的事,也就知道这一点。“你去查查便是,不管查到什么来回话便是,其他的我自有打算。”

    木棉领命去了。

    回医馆后她就找了个借口让木棉去打听一下回春医馆的有没有一个叫孙世周的大夫。

    H昏就带了消息回来。

    木棉打扮成看病的nv子去问诊,点名要孙世周大夫看,结果人家说。

    孙世周死了又七八年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