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一章 本是同根生

    许朝云不多时便觉得乏了,便提议领着郡主去花园子散散。因为秦王并未在府中,也不必避嫌。座位前后向来都是论资排辈的,许朝云坐了主位,前面挨着顾解语的三个位置都被金蝶玉、王思宁和曾媛占了。

    她还坐在李洬的后边儿,真正是一句话都说不上。

    顾解语也坐累了,在午膳前出去散散也是愿意的。

    金蝶玉这便说:“曾MM,不如把你那套好J百年的紫砂壶茶具拿出来,咱们去花园品茗。”

    曾媛一愣,心道这茶杯可不够。

    那紫砂壶虽是保存完好,可只有八个茶杯。

    王思宁点醒她:“曾MM的茶道若是称凉州第二便没有人敢称第一。”

    曾媛只好应诺了。

    身边的翠楼明白了主子的意思,出门后找到了海棠,说茶杯不够。

    海棠一抓瞎,喃喃说:“加上郡主得用五个,还有三个就分给李孺人江孺人和爪孺人好了。”

    翠楼为难,曾媛就是怕这么做让许朝云不高兴:“这薛孺人一直和许夫人不对付,这好东西给她用?”

    丁香这时候出来了,说:“瞧你为难的,给她用怎么了,最好给摔了。”

    这样就有理由收拾那个小蹄子了,这可是御赐的东西。

    翠楼出了一脑门子的汗,这都是些什么事儿,从前对主子那是怒其不争,现在是那可是她主子最最最心ai的物件,给薛穆如摔了,得嗅澺死她。

    最后一行人在花园落座。

    凉亭里,四面宽敞,加之四周水榭环绕鸟语花香,凉风习习,刚才那G子在屋里的闷劲儿也就散开了。

    曾媛在堂中,左手边上一个小火炉,炉火用的金丝炭,上面放着银水壶,里面的水咕嘟嘟的响。

    沏好茶后,将茶杯逐个斟满。

    一溜儿紫砂茶杯后面摆着三个白玉杯。

    金蝶玉品了一口茶,看了看应新堂的方向,这茶喝着挺好,她想着让曾媛给她泡一盏。

    前J日便听说她没吃Y了,这茶看着好,喝起来更好。

    她平日就是嘴馋的。

    许朝云会意,放下茶盏说道:“不如让人去请顾MM过来,她也许久未出门了,今儿姐M们都在,出来散散也好。”

    这话音还未落,便听见顾解舞的声音传来:“好呀,你们背着我偷吃什么好东西?”

    她是被这阵阵茶香吸引来的。

    起初是看见了这一大帮子人进花园子,只是不知道还有外人。

    这些年来秦王府少有客人。

    顾解舞刚一进门,便见了那与自己前身有萤孽的那nv子。原是镇南王府的嫡出千金,Y平郡主顾解语。

    两人四目相对,顾解语也是吓了一大跳,以为自己青天白日见鬼了。面Se当即就青了又白。

    顾解舞也不怯场,落落大方走到前边儿,微微一俯身:“妾身顾氏,不知有贵客莅临,打扰了。”

    荣华和春梅站在她的身后,也一同行礼。

    顾解语霎时如同一盆冷水浇头,她也姓顾,那丫头去年不是死了吗?

    强按住内心的震动,努力维持着颤颤巍巍的声音:“不用多礼,你是?”

    许朝云见她们两人的脸Se,说道:“这是王爷的宠妾顾侍妾。”

    说完又觉得自己话不对,亭子里都是有品秩的人,她一个侍妾这么大咧咧的走进来很是不妥。

    便让丁香去安排她入座,位置就加在了曾媛后边。

    曾媛缺心眼,也没多觉得不妥,只是觉着近也好,给她倒了一杯茶。

    说:“你尝尝,这是嗊里刚送来的龙井。”

    金Se的茶汤在如玉瓷白的玉杯中荡开。

    满鼻喷香。

    她端起啜了一口,说:“很好喝。”

    便又看向了才刚回神的顾解语身上。

    当初负责扔掉顾解舞尸T的那两个人只以为她死了,更是遵守镇南王妃的意思,让她曝尸荒野。

    如今就算追究起来,她也可以说是自己大难不死。

    只是不知道,眼下顾解语会如何自处。

    堂上一下沉默无声。

    许朝云才觉自己刚才失神了,又说:“顾MM,这位是镇南王府的Y平郡主。”

    顾解舞又起身行礼,笑道:“原来是郡主,妾身失礼了。”顾解语还未出阁,所以并不知道秦王府那个又名的宠姬的事,只是偶尔听闻母亲镇南王妃说起,这秦王府有个极受宠的姬妾,压得薛穆如身子的直不起来。

    不过现在看来,何止是压着薛穆如一人。顾解语这时候才勉强定住心神,试探的问:“顾侍妾也姓顾,不知是哪个顾氏?”

    顾解舞笑答:“妾身蒙父慈训,虽说一出生便是在凉州,但祖上是陇西顾氏。”

    顾解语大惊,顾氏和皇族赢氏家族皆出生陇西,顾家祖上便是有从龙之功,才得封异姓王,世代戍守北疆。

    再有,陇西顾氏何来如此身份卑微之人。

    陇西顾氏身为勋贵,不管是王府嫡系还是旁支庶出,都有选秀的义务,哪有nv子无缘无故就成了别家王府侍妾的道理。

    顾解舞轻笑:“说起来,和郡主还是同宗呢!只可惜,同宗不同命。”

    此话一出,顾解语心里面是明白了,吓出一身的冷汗。

    父王只晓得他的第四个庶nv夭折了,如果知道如今秦王ai妾就是他nv儿,哪里会放过这门亲戚,必当为了联姻,为了平顾解舞的不忿之情发落于她母亲。

    顾解舞也正因为知道此中关隘,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旁的人听得是一头雾水。

    但见顾解舞一副咄咄B人滇潿势,和Y平郡主快要吓死过去的情形,虽不明其中拥由,但也知道这两人只怕是旧识。

    同宗之nv,有时候比路人都不如。

    顾解语现在已经不知道怎么面对顾解舞了,理应应该死去的一个庶nv,怎么会成了亲王的宠妾。

    也没了理会薛穆如的心思,起身对着许朝云说:“劳夫人招待,Y平偶感身T不适,想要家去了。”

    许朝云连句挽留的话都没说,郡主若是在她手里不好,她可是甩都甩不掉。

    顾解舞没再看顾解语一眼,径自的喝着茶。

    想着晚上该怎么和秦王说。

    说自己的母亲被镇南王妃害了,自己又被自己的姐M们害了。

    沦落坊间,卖身入王府?

    也不知道这般离奇的事情,他会不会相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