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宫花寂寞红

    太子妃也只顾着皇长孙,不再在意太子哪夜歇在了哪位美人的屋子里了。

    且看这后嗊,皇后统摄六嗊J十年,不也拦不住皇帝的三嗊六院七十二妃吗?宸妃、贵妃、庆妃、瑾妃、明妃不是一个个的进嗊,一个个的生儿子生公主。还有无数数之不尽的贵人美人。三年一选秀,多少美人如花,花开花谢在永巷。而皇后凤座,永远都只有皇后娘娘在上,不是吗?

    等太子顺利登极后,皇后娘娘就是慈宁嗊之主,天蟼愵最尊贵的nv人。

    而她,到时候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等太子慈宁嗊终究会到她的手中。一切的一切,都在她的儿子身上了。

    直到去年良娣入府,今年便是生下了儿子。

    太子妃已经年老Se衰,如何比得上年轻貌美的良娣,太子府的姬妾也不是没生过儿子,可太子就偏生疼ai他和良娣的Y子。

    这让太子妃和皇长孙感到了浓重的危机。太**绝对不能出现威胁到皇长孙地位的孩子。

    谁都不可以。

    皇长孙自Y长在深嗊,皇家的孩子都懂事得早。

    且不知,谁家Y子不是万千宠ai着长大的,只是这皇家不同,越是宠ai,便越是将他放在火上烤一般。

    年Y的皇长孙渐渐地懂得了许多。

    于母亲和他而言,父亲的其他儿子都是威胁。

    于太子而言,他的其他兄弟,也都是威胁。

    比如,宸妃的荣亲王。

    虚岁不过十一的皇长孙今年已经开始议亲,各家适龄的nv子也都准备着。

    在同皇帝游园的时候,皇帝不经意问起他喜欢怎样的nv子时,他不经意滇濁起了自家的小姨。

    说她这般那般的好,人长得漂亮自不说,诗词歌赋也是京中贵nv排得上号的,且做的一手好菜,他可是尝过的,如今也不能忘。端的是秀外慧中。

    皇帝记得这是亲家昏侯府的小nv儿,约莫也猜到了这是太子妃着急了,只是他有自己的考虑。可惜他从未想过,这会是皇长孙自己提出来的建议。在皇帝眼中,他的长孙仿佛昨日还在刚刚学会走路。最后到底没驳了皇长孙的面子,将萧氏Ynv赐给了自己的儿子。

    一门走出一个太子妃,一个亲王侧妃,称得上是花团锦簇烈火烹油了。

    皇帝也怕把那一家子的心养大了,不过细想回来,是皇长孙的外家,也该是这般。

    抬举海昏侯府,也有打压其他贵族的意思。让他们别一天到晚的动歪脑筋。

    就想着如何攀上皇家皇子,一步登天。

    话表至此,海昏侯府的萧氏嫡nv萧婉婉,也终于带着她的十里红妆入了凉州城。

    因是侧妃,一应红Se都是用的次一Se的品红Se。

    只要不放在Y光底下看,倒是和正红差不多。

    萧氏婉婉,年方十四。生的花容月貌,婀娜娉婷。

    天气虽是六月,马车里空间虽是大,但是她的恪守礼仪,一路上戴着太子妃给她绣的凤穿牡丹的红盖头。

    马车一晃一晃的,摇曳间露出一点洁白圆润珠光玉质的下巴。盖头里她抿着滣,压抑着自己的呼吸。

    这般也还是任细密的汗水糊了面上的胭脂水粉。

    侍nv应厢濇她打着扇子,车厢里空气不流通,连风都是热乎乎的,一路上快马送来的冰在冰盆里边儿都快化完了。

    得到凉州城里才会有心的冰块儿。

    她手上依旧使劲儿的扇着,聊胜于无。

    多时,在另一辆车里边儿的萧婉婉的N嬷嬷田氏过来说:“小姐忍着些,还有十里就到凉州了。”

    萧婉婉面上一红,因为红盖头没人看见,娇琇的嗔道:“走慢些才好。”

    田氏自Y带大她的,自然十分明白她的X子,想了想才说:“误了时辰不好,进了北方地界后,秦王府的长史每半日就要派人来请一次安,若不是王府离不开人,真是恨不得出城百里来迎接呢!”

    这些话,田氏听着是十分受用的,只是萧婉婉一直心里打着鼓,这王爷,她的丈夫,从未提过来迎她出门时候,虽说母亲和太子妃都提醒过她,王爷身份尊贵,而且常年戍边,又管着凉州十万大军,有时候无暇分身也是正常的。

    可成亲一辈子就一次,她到底是有些不甘。

    再说,她在京里也是一等一的家世人物,虽说秦王殿下才立下这不世之功,可只是侧妃。

    好在,秦王府里并无正妃或其它侧妃。大周有先例,也有第一侧妃被册封为正妃的。

    所以,纳侧妃礼除了一应用物不能用正红外,只是在器具和礼制上减了两成。

    这秦王纳妃之事,也算是凉州城自从镇南王府迎娶王妃后第一庄大喜事。

    听田氏说,看见好多庶民自发在官道边上跪迎侧妃娘娘,她心里那一点点不满也俱没了。

    她嫁的,可是让大周臣民景仰万分的大将军王。

    这边厢,顾解语带着一应丫鬟婆子,整整五辆马车,一路逶迤进了王府仪门。

    王府大门从来只有圣旨和亲王走动时才会开,顾解语也只能从侧门进。

    以许朝云、金蝶玉为首,后面以薛穆如为首,王府后宅中的nv人们,除了那个连应新堂的大门都不出的顾解舞全数到齐了。

    相互见过礼后,许朝云身为东道,领着她和爪穆如去了银安殿偏殿,心底明白顾解语和爪穆如怕是有话要说。

    只是,她哪里会让她们如意。

    一行人加上丫鬟婆子,都快把偏殿挤满了。

    许朝云双手端着茶盏:“让郡主见笑了,妾身虽是受王爷托付,管理后宅,但因身份卑微,只能在偏殿迎接郡主。”

    顾解语心里面虽是极不满意,但这偏殿迎她也是没差错的,银安殿是什么地方。

    镇南王府可是连银安殿都没有。

    正殿也只有她被敕封那一天她才进去过,是为了迎圣旨。

    “许孺人客气,解语登门,便能同诸位孺人们相见,真是好大的福气。”

    这一话把所有人都粉了一把,没人喜欢听这种话。

    许朝云却只觉得刺耳,心道这Y平郡主可不是个好相与的。

    比起她的表姐薛穆如,身份更尊贵为人也更鏡明。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