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小园花乱飞

    王府后宅中。去年新晋的那批秀nv,香消玉殒了两个后消停了许多。

    唯有薛穆如,素来就是个不安于室的,加之前那一阵儿还对许朝云冷嘲热讽过,眼下她又是重整旗鼓,不由的心里发怵。

    在家里,母亲不是没教过她家宅权术,只是这偌大的王府,除了自己的婢nv芍Y和分来的婢nv,她鲜少有机会能见到其他人。

    圈子里不过是其他nv人和她们的婢nv。这一P儿没名的小园子连着都是,这里是原先许朝云住过的,很多东西还保留着她在时的陈设。

    出去外边儿便是其他nv子的住所。

    李洬、江菡之流不屑内宅争斗,是用不上的。

    剩下的任依依、蔡姬、范双宜等似乎有效仿曾媛的做法,避而不争,可是薛穆如清楚,她们不过是顾忌畜生较高的她和李洬、江菡罢了。

    无缘无故死了两个秀nv,还都是出生较差的,再往下轮便是她们三个其中的一个了,所以才看起来这么老实。

    薛穆如嗤之以鼻,前J日听见那什么柔然明月公主惊慌失Se个什么劲儿,要真是存了太平度日的心思,且学学曾媛,她开始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有明月公主这么个人,那才是真不想争宠。

    年上的时候,镇南王妃趁着送年礼的机会,给她也捎了好些东西,银票就一大摞,想是听见了府上传出的死了两个秀nv的消息才送的。

    人倒是送不进来。镇南王府的奴才们只能在前院放下东西,都由长史点清了才闭。

    该入库的入库,如金银玉器字画摆件;该抬厨下滇潷厨下,如三牲、野鹿、锦J等。

    起初她想着这过年里派人去镇南王府走一遭,表表自己的孝心,还有就是成心露露脸,免得什么人都以为她好欺负。

    后来因着打仗,后来又是顾解舞病着,许朝云管辖内宅,早放了话,一个生人进出都不行,底下奴才们办差,得去她手里拿对牌。

    一听说是要去镇南王府走亲戚,许朝云第一个不答应。所以,才有了之前薛穆如恨许朝云恨得牙洋洋这事儿。

    京里侧妃的旨意下来后,镇南王府那边儿也可劲往这边用劲儿,就想知道薛穆如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只可惜亲王府跟个铁桶似的,滴水不漏。

    镇南王妃只好要自己的长nv顾解语去秦王府探风,美其名曰:上门陛访表姐。

    可不知,这顾解语乃是镇南王长nv,出生便被皇帝钦封为Y平郡主,十二岁便由薛氏出生的皇妃端妃娘娘定下了魏国公家的嫡长子,将来便是国公夫人。

    如可看得上这个连侧妃都不是的表姐薛穆如。

    顾解语虽然和爪穆如年纪相差不大,却是因为有太后懿旨,恩准在父母身边十八之后再嫁,所以才一直养在娘家。

    薛穆如得知这郡主表M要来,心里又是激动又是忐忑。

    她虽是京里出来的,可自小是养在家里的,哪里见过多少皇亲国戚,她的一辈子里,见过最了不得的人便是秦王。

    然后是自家叔祖父,还有府上太君,其他叔叔们也只是年节上能见着。

    至于贵nv,这还真是第一次见。

    一转下来又是一阵比较。她的表M身份如此贵重,那萧侧妃也不过是沾了长姐太子妃的光,也不过如此而已。

    因为是Y平郡主请见,许朝云虽是掌家,但也不敢下绊子,只能准了放对牌。

    丁香听了很是迷H,待来人走后才说:“这薛孺人娘家不可小看,难怪这么不甘于人后。”

    随便点什么事儿就上蹿下跳的,生怕少了她似的。

    应新堂那位都快被王爷捧上天了,也从不这么张牙舞爪的。

    许朝云轻叹,面上却是笑:“Y平郡主?这镇南王妃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以为让nv儿来就能瞒得了王爷。

    这是捏着鼻子哄眼睛呢!王爷只怕会更厌恶薛氏。”

    海棠就听着,想了一下才说:“谁说不是,王爷自来就是个顺maoX子,以为她家有阁老有皇妃了不起哩!我家王爷还是皇子亲王哩!”

    许朝云听了很是感慨的说一句:“是啊,王爷是皇上的儿子。”

    天潢贵胄,不可一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帝王家生来的就要是铁石心肠的。

    抱着满心的算计,许朝云觉得累了,让丁香扶了,朝榻上去,不多时,便撑着头打盹了。丁香替她拿了打了帘子,出去才和海棠说:“主子的身子大不如前了,以前那里会有这坐上两三个时辰就T力不支的,账本看得也比以前慢了。”

    海棠补充:“何止,今早儿我迎长史进来,长史问我可是哪里伺候得主子不如意了,竟是说账本以后就不用送过来了,她得空检查检查便是。让他先将这半年的搁着。”

    丁香想了想,想了某处,压低声音说:“侧妃不是要来了吗?按照规矩,得是侧妃掌家了,账本也该侧妃看。”

    海棠恍然大悟:“这般的话倒是有那侧妃好看的,听说才十四呢?”

    才十四的小姑娘,还能翻了天不成。

    两人说这会话儿,是因为许朝云至少表面上又不失宠了,两个人也跟着没那脺黥绷了,话题一转到萧侧妃的年纪上。

    原是,这萧侧妃是太子妃父亲的继室所出,所以两姐M年龄J乎差了近一辈。

    太子今年三十出头,太子妃与他同岁,两人十二便成亲,少年夫Q起初自然是十分恩ai。

    但一切都伴随着太子妃无法生下嫡长孙而开始变了。

    太子虽是一直未娶侧妃,但是也没给太子妃好脸Se看。

    直到成亲八年后,太子弱冠之年才生下长子,如今的皇长孙赢驷。

    名字是皇帝亲自取的,害怕孱弱的长孙无法平安长大,便取了“驷”这么一样J字。

    民间素来有J名好养活的说法。此举虽是不得士大夫们的认同,但似乎非常得民心。

    民间对这位皇长孙也是非常之推崇,虽然当时还只是襁褓婴孩,但是不出意外的话,他会是天朝的下下一任皇帝。

    有了嫡子后,太子仿佛是放下了肩上千钧重担,开始留连酒栈,勾连花丛。

    这也不能怪太子,他自懂事起,便被条条款款拘束着,学得又是帝王之术,圣贤之道。

    只是人的心,是会变的,皇帝年迈,他又正当壮年,朝臣们一个个都想得从龙之功,这好比赶鸭子上架。

    他若是再做出一副贤孝仁ai的模样,只怕这太子玉座也坐不了J年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