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黯黯生天际

    上午门房那边传来一个消息,说是秦王府要进新人,乃是柔然的明月公主。

    下午又从书房那边传出消息,说是柔然公主被秦王送去了京城太子府。

    后宅一种姬妾的心从地下又回到心窝里。在凉州,是怎么也都听说过着C原上最美丽的nv子的大名的。

    胡nv生的与中迎人不同,卷发异瞳,**,京中许多贵族家中便有蓄养胡姬待客诅乐的习惯。

    以稀为贵,又是那些狐狸鏡中的佼佼者,后宅nv人们自然是觉得危机重重了。府里已经有了一个顾解舞,若是再来个胡nv,她们便是更没有见天日的机会了。

    好在她被送给了太子。

    只是,接下来还有一个萧侧妃呢!

    许朝云呆在自己的凤Y居里边儿,深居简出,倒是越发的没有昔日的跋扈了。金蝶玉悄悄的从她院子边上偶然路过过J次,见里面死气沉沉,半天也不见个人走动,觉得无趣,也就不再去看了。

    院子里边儿,许朝云回来后放走了许多人,只留下丁香海棠和J个粗使丫鬟。

    养了小半月,脸上的CSe和浑浊的双目总算好了许多。她长相本妩媚,如今消瘦了下来,面貌竟是有J分狠戾。

    也不知是不是因此,秦王再也没来过她这儿。

    司寝嬷嬷那边说,顾解舞身子不好一直都是不能侍寝的。王爷也没点其他人侍寝,不是在应新堂留宿,就是在书房凑合。

    寝殿也是许久没回了。

    难为后院其他人日日翘首以盼,结果连王爷的一角都看不到。

    海棠也被关怕了,如今话少了许多,丁香倒是更加稳重了些。两人伺候,也不怕恼了许朝云,常常半日里都是一句话都不说的。

    那些安W人的话,对其他主子或许有用,可她们主子自来都是心气儿高,这出来后,更是半句T己话都不和她们说的。

    殊不知不知拍马P会拍到马腿,劝人也是会的。

    在众人包括许朝云自己都认为这一生都将这样下去。

    如同无数的nv人一样,在深宅内院中像一具行尸走R般活着,死去。

    秦王身边的李仓带着人抬着一应物什从前院到凤Y居。

    后面的人手里抬着锦缎、金银玉器、古董摆件、还有一面玻璃面的十二开屏风。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凤Y居的方向来,在后院引起不小的震荡。

    金蝶玉思忖着:莫非王爷转了X子,如今真是个长情的主儿了?王思宁也跟着不懂,两人在小院里喝着茶心不在焉的搭话。

    不想,许朝云那边儿还没看懂这王爷的意思。

    金蝶玉便得了消息。

    她也要搬家了。秦王将宝月楼给了她,潇湘苑给了王思宁,连曾媛都得了漱芳斋。

    不多时,四个人都具明白了秦王的意思。

    在新侧妃进门之前使劲儿滇潷举她们四个,简直就是摆明了让她们来跟新侧妃斗。

    只是不知这新侧妃到底何处开罪了王爷,竟是还螠鼬门便惹得王爷如此不满。

    以上,属于表面上的官方说话。其实只是因为秦王不想让新侧妃有心思去整治顾解舞而已。大家心里门儿清。

    四个人难得的在一个夏日的午后聚在一起品茗。

    曾媛虽是胆小,但在茶道上颇有心得。

    这会儿正用一套上好的紫砂壶沏茶。白皙的手端起茶壶,将头开茶水倒在茶杯内外,再将茶水倒掉。

    跟着又泡了一开,才倒进还有余温的茶杯里。

    一巡下来,茶香四溢。她放下茶壶,这才将茶一一敬上给其余三人。

    许朝云第一个拿到,因为天热,并未立刻喝,端在鼻尖嗅了嗅,放下茶杯,才说:“茶道果然是从小熏陶出来的才好,我是自小便只知道喝茶,不知品茶。”

    金蝶玉见她话锋起,跟着说:“那是自然,不过也赖得这茶具了得。这可是前朝旧物,好J百年的物件,买都买不到。听说是京里荣亲王府送来的,也只有王爷巴巴的想着曾MM,这般的好东西才得以重见天日,不然照样和那些书画一般锁进库里。”

    王思宁也搭上一句:“那是,这宝贝到了我们手里也只是个茶具,到了曾MM手里,才算得上是宝剑配英雄,这茶喝着也真的是更加醇厚延绵。”

    曾媛脸红,她这里最好的茶叶也是去年的,王爷纵然有嗅潷举,也不能面面俱到:“姐姐们说笑了,这茶叶是”许朝云知道她要说什么,对着丁香说:“去把库里今年最好最新鲜的茶叶全拿来,都放曾孺人这儿。”

    曾媛原想拒绝,可是被金蝶玉一瞪,话咽了下去。

    王思宁见不惯她这般唯唯诺诺的样子,大着扇子遮住嘴说:“王爷用的茶都是从S库拿的,你别担心。

    顾MM一直吃着Y,也不能吃茶,我们若是要吃茶,以后就来你这儿了。

    反正横竖丫鬟们泡的茶都一般般,哪有你这双手调的好?”

    这么一比喻虽是有将她与丫鬟们相提并论的嫌疑,但是她也不敢多说。

    她晓得自己的个X,胆小又怕事,出了事也没个注意。

    如今王爷打定注意要拿她们四个跟新侧妃斗,她们也只能应承着。

    若说她们其中有谁有那个胆子,有那份心机,自然是许朝云莫属了。

    否则她们搬家的消息为何会比许朝云受赏的消息晚上半日。

    如今也只能唯她马首是瞻了,只是希望她不要再像从前,总是和应新堂过不去。

    其实她们的担心有些多余,许朝云何等聪明,又岂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栽在一个点上。

    岂不知,那nv子当初只是路边的一个野丫头而已,如今到底是人各有命。

    王爷喜欢她,她能怎么样。

    她算是看明白了。

    这王府里,王爷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明白。

    萧侧妃何许人也,太子妃的胞M,皇帝钦赐侧妃,将来是要入玉碟进宗庙的,可还不是要由着秦王搓圆煣扁。这么一比对下来,当初真的是她傻,心大了。

    一直掌家,却没看懂王爷的心思。

    她能在重掌后院,是再也放不下也不敢放了。

    无依无靠日子,她是过够了。

    王爷要她掌家,要她同侧妃争换个思路,王爷是支持她的不是吗?

    在这王府后宅,没有什么比王爷的“恩,宠”更重要的了。

    恩,给她们。

    宠,只她一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