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明月出天山

    此刻,被B退至祁连山外的夷狄部可汗正和他的连襟柔然部可汗坐在王帐中面面相觑。

    天朝秦王要求他们献上献上五千匹马、五千牛羊,并且永远退居祁连山外。

    否则,便不会答应停战协议。

    两部的青壮年接近半数死在了战场上,尸T被筑成“京观1”。如今部落里剩下的大多是老弱病残,已经无力再战。

    两王J十年盘踞关外,这还是第一次遭受如此重创。

    合计之下,也只有答应了。

    天朝自来内斗不断,秦王立下如此赫赫战功,被调离只是迟早的事。

    年迈的两个汗王决定待机而动。

    只是,条陈理好后。

    负责签订协议的白长空又带来了一个秦王的附加条件,听说柔然王有一个漂亮的nv儿,被C原上的人们称之为“天山上的雪莲花”。

    他要这个nv人。

    C原上不比中迎,nv儿和儿子有着同等的地位,还曾有过公主继承汗位的先例。

    这也是为什么中迎的士大夫们极不待见这些蛮夷的原因,认为牝J司晨,有辱斯文。

    这柔然王的小nv儿自Y生的美貌,人也极为聪明,是他万般宠ai长大的。

    明知道秦王没安好心,怒极妥口而出:“秦王B人太甚。”

    夷狄可汗见事不好,上前劝说了J句:“长生天的孩子们都该为C原献出自己的全部,你难道还想祸延全族吗?”

    白长空虽是文人,这两部素来不遵守两军J战,不斩来使的规矩。

    但有周世渊保驾,说起话来无所顾忌:“昔日也有C原汗王迎娶我天朝公主的先例,如今,不过是再结姻亲只好而已。柔然王何必如此动怒?”

    王帐中的气氛瞬间不再僵Y。

    柔然王见白长空滇潿度不算恶劣,心想,或许秦王是真的ai慕他小nv儿的美貌。一个男人,对ai慕的nv人总是不会太差的。

    还在帐中的柔然小公主穿着胡F,她的名字意译成汉话便是天上的明月,一头卷发编成细碎的小辫子,尾端挂着各Se宝石装饰,如月的面容上戴着一张薄纱面巾,只露出一双碧Se的瞳孔。

    如梦似幻,摄人心魄。

    婢nv阿斯扎跪伏在波斯地毯上,向她陈述柔然王已经将她送给那个杀了她无数子民的恶魔。

    协议签订的十分顺利。

    白长空和周世渊两人回禀后,在书房门外献上了这位美貌滇濎山雪莲。

    书房重地,任何nv人都不能进,这是王府的规矩。更主要的原因是,这里是与臣僚们议事之处,若是后宅nv子在这里和外男们发生什么丑事,那是啪啪的打秦王的脸。

    这也非空X来风。

    至于异族胡姬,就没这些妨碍了。

    外面二十J个兵士将柔然公主团团围住,个个目光如炬,可没有一个是对她露出欣赏ai慕的情意。

    秦王在两人的簇拥蟼愡到她的面前。士兵纷纷让开,让秦王看清楚跪在地上的nv人的模样。

    白长空回来的时候没有听从周世渊的建议,将她的面纱扯下来。

    因为,他并不觉得秦王是要将这个异族nv人放在自己的枕边。

    秦王漠然的看着柔然公主,似是自言自语:“这样的美人,本王何其有幸得以享用。将她送到京城太子府吧!

    文书由白先生你来起C,至于护送之人,就由郑煊护送上京。”

    二人道是。

    柔然公主懂得汉话,她早就想好了,要用美人计诱H秦王,然后z找机会杀了他。

    哪知他竟然不是垂涎自己的美貌。

    那更好,她去太子府直接杀了天朝滇潾子,然后栽赃给秦王。她起身,跟着押送自己的军士走了。让天朝人自相残杀。

    她还没有杀过人,那一瞬间的杀意毫无保留的暴露了。

    秦王虽是背对着她,却也感觉到了。无所谓,反正太子府禁卫森严,若是真有nv人能刺杀太子得逞,那他秦王只能认栽。

    太子如今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是皇帝的长子,太后的嫡长孙,一出生便封做皇太子。

    细算起来,已经当了三十J年滇潾子了。

    纵观古今,还是独一份。

    只是太子自来深居东嗊,不参与国政,终日沉溺于酒Se之中,身T倒是比半百的皇帝还要差上J分。

    秦王仅此一战,J度名悬一线,倒是看去清了许多。

    眼下这局面,将来到底是谁问鼎九五,还是未知之数。

    二皇子荣亲王,宸妃所出。

    宸妃乃是皇姑之nv,与皇帝自Y青梅竹马,只是皇后是先帝亲选,这才让宸妃成了侧Q。

    荣亲王又是一直在吏部当差,为人态度谦和,办事稳妥,就没有个人说他不是的。

    三皇子顺王,李贵妃所出。

    母家虽是出生不高,为人X格不羁,但是他自个儿争气,十年前的一次科举,冒名去报了名,竟然是考中了状元。

    此等胡作非为之行为非但没被皇帝责罚,却更是得宠了。

    连带着李妃也晋了贵妃位,如今他已经在礼部任职。

    至于以下,便是他和忠王了,忠王是个没存在感的胖子,若不是他那一身R,估计也没人记得皇帝还有他这么一个儿子。也是打他开始,皇帝对其他儿子便不再那么上心了。

    皇帝对太子之外的两个如此ai重,竟是有些故意养大他们的心的心思。

    驭下之道,秦王自认颇有心得,但是观皇帝如此,竟是如此荒谬,让他不禁生出许多想法。

    既然皇帝有心凑合他和太子,他就加把火试试看,且看太子如何吧!

    郑煊初出乃是秦王的近身侍卫长,凉州一役取得军功,如今是兵营里的千夫长,依旧在秦王身边任职,管理协调王府与军营的信息J通联络。

    昨日休沐,便是不知柔然公主一事,今儿便听说王爷要他护送柔然部明月公主进京,送到太子府邸。

    在心底打着圈儿想了J回,认真领了差蕚愡了。临走前特意去了周世渊的家里,找他喝了一回酒。

    两人都是跟着秦王从京里出来,自打跟上这位主子,便是打上了他的印迹,又是皇子,别有换主子这一说了。

    秦王原先不得志,他们也跟着郁郁,如今眼见秦王威名远播,立下这旷世奇功,心里也有了自己的小九九。

    太子是储君,讨好他不为过。

    周世渊喝到点上,忍不住说了一句:“王爷X有丘壑,你我兄弟二人自当鞍前马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郑煊脸Se喝得发红,此话一出脸都涨成了猪肝Se:“我们王爷苦啊,要是是从皇后娘娘肚子里出来的,也不至于在这地方”

    话未说完,便知道自己失言,端起酒瓮继续喝。

    注:京观,它还有一个形象的名字“骷髅台”。具T做法就是把战败的敌军尸T全部堆积在道路的两旁,然后用土把这些尸T夯实,筑成巨大的金字塔形的土堆,以表军功。最早关于筑京观的记载是在《左传》中,公元前597年,楚军大胜晋军,大臣潘党建议把晋军阵亡者筑成“京观”,却遭到了楚庄王的反对,说是古代的圣王都是讨伐不敬者、将罪大恶极之人筑为京观,而这些阵亡的将士都是为国尽忠才死的,不能给他们筑成京观。可见在古代是习惯将战败一方筑为京观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