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六章 但愿人长久

    晚间,王府里便传遍了。

    在韵梅园的梅树底下,发现了数十个扎了针的布娃娃。

    被雨水和泥土泡的腐烂,只勉强看得出人形和上面生锈滇濟针。或许被诅咒的只是一个人,也有可能被诅咒的是十J个人。

    秦王知道后B然大怒,让道士了一场法事,烧了这些布娃娃才了事。

    之后更是拆了韵梅园,拔光了韵梅园的梅树,将整个韵梅园夷为平地,打算重新修筑一座道观,供奉三清用。

    所幸的是,因为布娃娃都烂的差不多了,找不出证据,其他人也未受到牵连。

    这一段事情,就此揭过。顾解舞知道后惊的嘴都合不拢了,这就是说,她以后都要和神仙当邻居了?

    接受不能啊,论一只妖的神仙(抓妖?)邻居?若说应新堂的底下人到底哪个最受影响,便是云姐儿了。

    她心里滋味可不好受。

    却也是连同绣房那边的人,做了这么一出。

    那些东西是三个月前就用陈布做了,泡过碱水才埋下去的。

    怪不得云姐儿ai生是非。

    这后院有多少nv人不是想要顾解舞不得好死。

    起先她病的时候许朝云便勒令长史不准禀报前线的王爷,在云姐儿荣华她们看来,这便是要拖死顾解舞的手段。

    还有就是木莲开的Y方子上面的Y都配不齐,Y方那边儿只说前线打仗,用Y不比寻常。

    平日也就算了,碰上打仗的时候的确不好找。但是许朝云如此作为,分明是另有所图。云姐儿才不得不出此下招。

    无论如何,就算是顾主子没了,也要让王爷知道是有人害她。

    只要一查,许朝云那些小手段自然有迹可循。

    没想到顾主子大难不死,且这一招不算白用,至少这王爷是对顾主子越来越上心了。平日出府后都让李仓到应新堂看着。

    至于许朝云,在秦王回府后,便知道顾解舞已经病了两个多月,竟然没人禀报他。

    当即就一巴掌扇在了在王府仪门跪迎自己的许朝云脸上。

    她的嘴角立刻流出了血来,这许朝云做这些事的时候便想清楚了,这事她占理,捂脸不卑不亢的说:“一个妾侍病了,王爷若是为此分心耽误了军务,皇上怪罪下来该如何是好?

    当时顾MM昏迷不醒,太医也诊不出个所以然来,让王爷知道了不是平添烦心事吗?”

    因当夜会在王府举办庆功宴,一G谋臣将士都在,白长空作为此刻战役的第一功臣,不得不站出来说:“许夫人也只是以大局为重,请王爷息怒。”说完跪下。

    跟着,所有人的哗啦啦的跪下了。

    秦王知道,为一个妾在这样的日子大发雷霆,的确不妥,压下了火气。庆功宴结束后,他把许朝云关了起来。

    不准她走出房门一步饭,一切供应全停了,每日只给一顿。丁香和海棠也被太监们锁进了后院下人房。

    连着这般J个月,好多人都忘记了许朝云这个人的存在了。

    现在顾解舞也醒来了,韵梅园也不复存在,许朝云再也终于被放了出来。

    只是再也没了昔日的风采,好端端的妙龄nv子这般折腾J个月,出来只剩下一层P了。

    P肤又G又H,头发乱糟糟的打成了结,双眼空洞,就像那路边的乞丐似的。

    貌似鏡神上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有些神志不清了。

    薛穆如等人去看望了一两回,冷嘲热讽一番后没有见她痛哭流涕生不如死,也就不去了。

    这王府后宅的日子刚平静一会儿。

    京里便传来了消息。

    皇上为秦王选了一位侧妃,乃是太子妃萧氏的胞M。

    秦王闻言,召一众部将在书房商议:“皇上的心思真丧越发难以琢磨,去年刚给太子选了良娣,今儿又要抬举太子妃的娘家,真是君心难测。”

    底下一众部将都是之前凉州大战活下来的人,虽都是自己奋勇拼搏得来的功勋,但在请封名册上怎么写,全是秦王一只笔头的事儿。

    况且若无秦王英明指挥,他们这些少有真刀实枪G架的愣头青哪里是游牧民族骑兵的对手。

    秦王虽是自己不要封赏,但底下人的赏赐爵位金银一样没少。

    天下太平太久了,各地的诸侯又开始蠢蠢Yu动,长江以南则是属南疆域内蚩尤族、夜郎国常年作乱。

    两族将朝廷与巴蜀羌金四个朝廷属国隔开,且不断向四属国施压,应是见朝廷无帅将,才如此这般放肆。

    北疆一战平定,南疆那边儿也安分了不少。

    如此功臣良将,皇帝万万不会冷了他们的心。

    也因此,秦王在他们面前说起话来,越发的毫无顾忌。

    一起同生共死过的将士们,客套起来倒是显得虚伪了。

    他的副将周世渊,二十出头,只比秦王大两三岁,在京中时被选择秦王伴读,来凉州后担任原是六品前锋职位,战后赐封三品游击将军,乃是众将中第一人。

    上前说道:“皇上只怕是想让您和太子亲上加亲。”白长空皱着眉:“太子和殿下本是亲兄弟,何需更亲,只怕是皇上”

    他虽是谋士,却也不赞同秦王不要功勋爵禄,只要一位太医为ai妾诊病。可现在看来,却是歪打正着。

    如果秦王当时接受了封赏,只怕现在已经被言官们弹劾得T无完肤了。

    功高震主,自古以来便是为臣大忌。

    秦王这才说:“听说这个萧氏在京中颇有盛名,不止生的花容月貌,更是才华横溢学富五车。这样一个人,身为nv子,真是可惜了。”

    说的云淡风轻。

    众部将知道他心中有数,便不再多言。

    这会子正是六月初,侧妃入府起M得是十月去了。

    秦王心里想着,走进了应新堂。

    对李仓说道:“让底下人管好自己的嘴,这事儿本王自会跟她说。她大病初愈,又是个ai拈酸吃醋的。若是有个好歹,把你们拿去烤了都赔不起。”

    李仓知道秦王这是被塞了nv人心里正不高兴,拿他顺气呢!

    恭恭敬敬的点头称是,转身唤小太监去各院子吩咐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