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只被前缘误

    当夜,李洬和江菡同侍寝。

    之后,之后两人都搬出了韵梅园。

    李洬去了宜春院,江菡去了松香堂。

    在之后,除了带病的韩雪,便是把新人们挨个睡了遍,还未来得及重新回应新堂与顾解舞耳鬓厮磨,便接到了北疆夷狄柔然两部来犯的消息。

    连夜的带兵出征去了。

    临去前,告知了长史,府里后宅依旧由许朝云掌家,其余一概事物他自己看着膘。还有J句终究没说出口,让司寝嬷嬷听了令。

    周围的人隔得远,并不听得十分清明。只见司寝嬷嬷连连点头道是,面Se沉凝。

    数十年来,凉州北疆关内关外第一场血战,打得天昏地暗,鬼神惊泣。

    无数的孤魂野鬼在天地间游荡,一时间凉州附近鬼气冲天,人迹凋敝。

    顾解舞这J日也是魂魄无法定身,被外面的善凐煞到五脏六腑,半夜里吐出一口心头血,晕死了过去。

    她失去了意识,腹中妖丹竟然出现一丝裂纹。

    身为妖族,如若想修道,便是要远离血债,凉州城外死伤无数,戾气冲天,而她在正府中不懂静心定身法门,得此结果,是理所当然的。

    浑浑噩噩间,只感觉神魂具被游魂野鬼侵蚀,地府鬼君也差点误以为她是亡魂将她勾去。

    鬼君发现自己锁错了鬼,查看了生死薄。

    才将她放了,并说:“你虽身为妖族,却是机缘巧合,又是道家弟子,与我辈算是同道,你这将回去,了却凡尘才好。”

    可惜她三魂七魄四处散开,灵智被封,并不十分懂得鬼君所说的话。

    耳边响起荣华、春梅、云姐儿、福嬷嬷等人的喊叫声,才悠悠醒转过来。

    睁眼便瞧见金蝶玉看稀罕物似的看着自己。对旁边的丫鬟彩粟说道:“看看,真有用,她真醒来了。”

    顾解舞张开眼睛看了看四周,发现金蝶玉她们俱换上了春日的衣裳。

    口中一G子铁锈味:“我昏过去多久了?”

    金蝶玉起身让开,让木莲过来号脉。

    一边擦了擦眼角的泪一边说:“你都昏迷了五个多月了。”

    顾解舞此刻脑子里想的是,中间自己别千万一不小心断了气,这会子醒来过就是诈尸了。

    金蝶玉又滔滔不休的说:“王爷打完仗回来见你不好,日日在这儿守着,后来白大人带着凉州将士们在王府大门外边儿跪了三天三夜,这才毖王爷请走。”

    她撑起身T,一身躺久了,骨头都是酸疼的:“仗是什么时候打完的?”

    这关系到她三魂七魄回T的时间,才能算出她在这场意外中损失了多久的修为。

    想想就嗅澺,龙气全白吸了。辛辛苦苦小半年,又被打回原形。

    金蝶玉早先还能绷着,这会子见她醒转过来说话,眼泪越擦越多:“仗两个多月就打完了。你也不知犯了什么,王爷前脚一出门你后脚就病了。

    还病得如此凶险,太医们拿着没办法。

    王爷还在京里给你请了太医,日日只拿参汤给你吊命,就怕你哪会儿突然就没了气。一次你半夜没了呼吸,王爷差点疯了。

    嘴对嘴的给你吹气,你这才好过来。”

    顾解舞这下心里有了大概,撑起身T,手肘又碰到一些金玉,一看,都是些辟邪之物,还有一把金鞘短刀。

    看起来,像是上古名刀百辟。

    金蝶玉又解释说:“这是王爷怀疑你被什么鬼物缠身,给你辟邪用的。”

    她心头一震,难怪自己七魄回T如此艰难。她是妖啊!这些东西也辟她。木莲请完脉,发现她除了有些虚弱外,竟然是跟常人无异。

    也怪,就是京里太医院滇潾医,也没查出她是什么病。

    根据荣华的讲述,就是一天夜里突然吐了血,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

    木莲也J度差点被秦王下令杀死,多亏荣华力保,这才侥幸活命,否则早就和凉州营的五万将士一起去了阎王殿。

    木莲退下后,荣华、春梅、云姐儿便是一拥了上来,个个都是面带菜Se,双眼红肿,声音嘶哑。

    金蝶玉想起在家时,闻母亲说有些人一直病着查不出病因却又一直不见好,便会叫人罍餍魂,那是失了魂魄。

    只有叫魂才能把人叫回来。她这才寻着王爷不在的时候让上下的下人们一起叫她。

    不想这真有用,把她给叫回来了。顾解舞一睁眼,外面的小太监便朝着秦王的书房去了。

    小太监也不顾门禁,直愣愣的冲进了书房,里面秦王正在和众部下商讨如何处置北疆两部的事宜。

    便见小太监满头大汗的跪倒在地:“应新堂顾主子醒了?”

    秦王却是吓得手里的茶杯都掉了。

    郑太医早就暗示过他,她心血已断,勉强用参汤续命,只是时间问题。

    如今闻她醒来,只以为她是回光返照。

    他的眼里不禁蒙了一层雾,身形晃了两下,如风中稻粟。才起身朝应新堂去了。

    一众部下也不敢阻拦,更不敢跟着,自问小太监,顾夫人是个什么情况。

    到了应新堂,里面皆是一P喜Se。金蝶玉正端着新鲜的虾仁瘦R粥喂她。

    秦王见顾解舞面Se红润,只是身后塞了好J个靠背,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虚弱。

    金蝶玉起身问安,秦王一路上已经听明白了顾解舞醒来的事情,拿过粥碗。

    说:“你们都出去。”金蝶玉犹豫了一下,带着众人出去了。

    顾解舞靠在床上,只觉得自己快要被饿死了。

    秦王拿着碗,用勺子舀了一点点粥,吹了又吹,才送到她嘴边。她觉得秦王很奇怪,看起来是要流眼泪的节奏。

    把勺子颔了,吞了下粥。秦王直直的看着她:“我以为你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她终于有机会说话了:“我这不是醒了吗?你别伤心了。”

    他应该是在伤心吧!

    秦王又舀了一勺粥,又一直吹:“我以为再也不能和你说话了。”

    她:“我这不是和你在说话吗?别担心我了。”

    秦王这下不舀粥了,捏着勺子:“你昏迷的这些日子,我有时候会想,你要是没了,我也不想活了。”

    她,她好想说她不值得,而且她不会死。

    还有,王爷你变化好大,不就是打了一仗吗?

    至于这样一副看破红尘但愿青灯古佛的样子吗?

    气氛很僵Y,又很伤感。

    嗫嚅着说:“你别伤心了,我死了你也要好好的活着,我不值得。”

    她终于说了出来。

    她虽然喜欢秦王,却也不想耽搁他的X命,人妖殊途。

    秦王却是放下碗,一把将她抱住,像是要抱住她今生来世。“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从她的心底出现,忽然好想和秦王死生契阔,白头偕老。

    鬼使神差的,她说:“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死后我要和你睡在一个棺材里。”

    秦王的背脊僵Y了一下:“好,我们生同衾,死同X。”

    这秦王,热切的她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两人一块儿吃了晚饭,外面还是大白天。秦王却抱着她躺着,一刻都不愿与她分开。

    她却是因为躺了许久,想要活动活动,老想起床乱跑。他终于是发现了奇怪之处,召了木莲问话。

    木莲一直在耳房伺候着,厨下还蹲着燕窝。听完木莲的话后,十分不信。

    面Se虽是好看了许多,却又怕等会儿再听见那让他五内Yu裂的消息。宁愿不信。

    医馆里所有滇潾医医nv挨着给她请了脉。都说无事,秦王这又疑心了起来。

    按理说嗊里滇潾医当是天蟼愵好的,怎么会做出如此错误的诊断。

    让一G人等都下去了,他才对着顾解舞露出笑颜。瞧见那把名刀百辟。

    心道,难道真的是韵梅园那两个死去的秀nv的魂魄来缠着她,她才没头没脑的病了这许久。

    还是

    两人相视一笑,秦王替她理了理头发,让她睡一会儿,说等会儿让人给她准备温泉水,一身酸疼泡泡就好了。

    顾解舞这就乖乖的上C睡了。

    秦王走到耳房,小声的对李仓说道:“去把韵梅园翻个底朝天。”

    李仓没懂,看向了自家主子。

    秦王喃喃:“巫蛊之术,向来流行于后嗊争斗中,若是有人成心害她,那便是最无形的方法。”

    他原来是不信鬼神的,如今却是由不得他不信。

    顾解舞昏迷的那段时间,后院里nv人都揣测是韵梅园那两个未承宠便死了的秀nv作怪。

    韵梅园如今已经空了。

    薛穆如是最后一个搬离的,却也是搬走一个多月了。

    如今李仓声势浩大的带着人搜查韵梅园,这让原先住在那里的nv人们十分害怕。

    王爷是有多宠ai顾夫人,她们是知道的。

    打败北疆两部,扬我天朝国威的功绩,秦王却辞去了一切封赏,只求皇上赐下一名良医,诊治他ai妾的重症。

    皇上也倒是实心眼儿,真的收回了一切赏赐,只派来了一名太医,另外赐下人参丹Y若G。

    她们现在可半点都不想和应新堂沾上关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