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四章 终归梦一场

    穿戴好秦王才对长史说道:“让许孺人搬去凤Y居,她的院子修葺一番,给薛孺人住。”

    似乎是对这个想法思考了很久,才说出这番话。

    长史不敢多话,躬身道是。

    床头小J上放着一份邸报,主要写着今年科举三甲姓名、籍贯、年岁以及封赏。

    其中榜眼出自薛氏一族,乃是阁老薛谦的长孙薛琮,今年不过十四。

    他们家出了一个皇妃、一个王妃,家主薛谦不过知天命的年纪,放眼四大阁老,是最年轻的一个。

    若是活的长久,再在内阁熬个二十年也不是没可能。

    薛穆如虽不是薛阁老的亲孙nv,但却是薛家的嫡nv。

    这般出身容貌,就算是年岁大些,配给她也是委屈了。

    是选秀出身,他便觉得,这nv子原是应该给太子殿下预备的。

    五品的良娣成了如今的七品孺人。

    将来太子登极至少是个妃位。

    呵呵,他是越想越觉得,侧妃之位还是给了许朝云的好。

    伺候的婢nv见王爷无端的笑了起来,反倒是更加的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惹恼了这位喜怒无偿的主子。

    今日秦王在银安殿偏殿设宴,召一众姬妾宴会。

    所以才正装出席。

    韵梅园中。

    薛穆如正在自己屋子里沐浴。

    热水呈现出棕褐Se,发出一阵阵Y味。

    这是医nv特别制成的Y汤,具有通解的效果。

    薛穆如坐在浴桶里,露出白皙圆润的肩膀,蝴蝶骨上偶然能看见青Se的淤青。

    还有J排牙印。

    她一直以为,昨夜侍寝便是这一生最痛苦的事了。

    只是回到自己屋里,才知道,还有更难堪的事情等着她。

    司寝嬷嬷身边的婢nv沉香带着四五个婢nv过来,她们手里拿着红花汤。

    王爷说不留。

    这就是说,不让她生孩子了。

    被秦王折腾得惨了薛穆如被J个婢nv压着分开了双腿,任沉香清洗。

    一切完毕后,薛穆如更是觉得生无可恋了。

    芍Y一直在外面听着响动,沉香她们走后才被放进来。

    抱在薛穆如的身上一chou一chou的啜泣。

    今日的宴会,众人都在。

    席上并无什么异事,最春风得意的便是许朝云。

    这住的地方有名字没名字里面可大有讲究。

    原先让顾解舞捷足先登她是极不高兴的,如今成了第二人。

    还是死死压制住了新秀nv里边儿出生最高的薛穆如,她的心情自然不言而喻。

    加之今儿一早韵梅园那边的人便来回话,说是王爷赐了红花汤Y给薛穆如。

    那Y她也用过J次,可后来是再也没用过了。

    到底王爷心是向着她这边的。

    正笑得得意间,顾解舞在荣华的搀扶下翩翩而来。

    众人的目光都转到了她的身上。

    秦王更是,一蟼愑眼珠子都发亮了。

    今日她穿着一身烟罗紫彩绣上衣,樱桃滇澷纹罗裙,梳着双刀髻,出路粉雕玉琢的耳垂,脚上一双枣红Se绣鞋,脚尖镶着两颗拇指大的珍珠。

    一眼望过去,宛若敦煌飞天。

    两个四目相对一刻,想起这周围都是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别处。

    这样默契,在其他人看来更是眼热。

    这样的地方还是需要讲究些礼数的。

    她款款上前数步,如绿萼梅花枝桠被积雪一压一般美丽,蹲身向他请安。

    “妾身见过王爷。”

    秦王见她如此,便知道她不生气了,软语道:“这些日子在府里倒是学乖了。”

    虽有心和她保持该有的距离,却总是心生不忍,想要好好的和她在一块儿。

    伸手对她说:“过来让我瞧瞧,应新堂离这儿远,冷着了吗?”

    顾解舞缓步上前,将手放在他手心,一阵暖意簢柔,声音如春水般:“坐软轿过来的,不冷。”

    他的座位只是单独一个座儿,李仓极有眼力的端了一个绣花墩过来,上面铺着一层兔mao垫子。

    秦王不知自己为何十分想念她,拉着她的手也一直没放开。

    正巧金蝶玉和王思宁双双进来。

    请安的时候不忘打趣一句:“王爷您也不怕MM们吃醋。”

    秦王也喜欢她的X子。

    便说:“她们若是有这样一双手,本王倒也愿意时时刻刻捏着她们的手。”

    说完,拉起那双柔弱无骨,纤细香软的小手朝手背啄了一下。

    看得旁边的人面红耳赤,特别是那些还未侍寝的。

    薛穆如更不用说,差点就在这殿上流出泪来。

    这王爷的万种柔情,难道只对她一人吗?

    这气一旦有了出口,便止不住了。

    看向顾解舞的眼睛满是怨毒,李洬就在她旁边,吓得差点打翻茶碗。

    这么一惊,薛穆如的脸Se倒是恢复平常了。

    秦王看向李洬,想了一会儿:“你叫什么名字?”

    李洬起身出席回话:“妾身幽州刺史李安孙nv,李洬。”

    秦王嘴角一弯:“端庄大度,倒是很有你家祖父风范。”

    这话说的既真又假。

    秦王的确见过幽州刺史李安,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掌管一方军权却是个老学究的模样,似乎是对自己手下的军队极不上心,平日就管管军务,至于C练等,都是J给军中帅将,一年到头也难见他出现在军营。

    他的孙nv,虽不是将门虎nv,可比起其他秀nv,胆子也算是不错。

    或许,只是未闻他的凶名。

    司寝嬷嬷特意多看了李洬J眼,又到后边嘱咐婢nv准备着,今晚多半就是李洬了。

    午膳后又是听戏。

    一大家子人一起去了王府的戏台子那边儿。

    上一次许朝云设宴是叫戏子们去她院里办的。

    这戏台子只有王府正经主子才能用。

    便是只有王爷在才能来这儿了。

    才算是众新人第一次在王府看戏。

    戏园子分两边儿。

    前面是西楼,三层的房子从中间用天井打通。

    演大闹天嗊的时候便用得上。

    第一层当天庭,第二层做人间,第三层是十八层地狱。

    看起来自然更带劲,不像那些平地,角儿翻个跟斗就当是从天上到人间了。

    后面是看戏的暖阁,门开滇澵别大,因是冬日,四周的窗户都关上了,挂着厚厚的帘子。

    一大群人跟在秦王的身后一起到了戏园子,各自坐下,秦王一人点了三场折子戏,其余便是每人点了一出。

    顾解舞很古怪的想:这会儿到天黑能看完?

    秦王将戏本子递给她:“点一出?”

    她接过看了J眼,点了一出双蛇斗。

    秦王不禁莞尔,她素ai这些山鏡野怪的故事。

    演完秦王点的戏,便开始演她点的戏。

    看到鏡彩处,秦王也不禁拍手叫好。

    顾解舞却道:“您说这白素贞傻不傻,明知没有好结果,却偏要和许仙好,跟法海斗。最后落得被压雷峰塔,也是活该。”

    秦王抿了一口热茶,说:“旁人都说这法海是个无情的老秃驴,只有你,认为白素贞活该落得这样的下场,可见,你是个铁石心肠的。”

    这话说的顾解舞一脸的不高兴。

    金蝶玉出来打圆场:“王爷您就别逗她了,再说下去,她那张嘴就能挂豆腐了。”

    秦王听着笑罢,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捏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