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看尽长安花

    五日后,韩雪还被病拖着,便听见了司寝嬷嬷大张旗鼓的进了韵梅园,安排她们这些人侍寝的事务。

    原先因为王爷不在府上,天葵也未记录入册,五日前司寝嬷嬷过来问了明细后,便着手安排了起来。

    只是韵梅园众人未曾想到,王爷竟会一连五日都在应新堂过夜。

    司寝嬷嬷今日呈上能够侍寝的孺人的名字。

    然后秦王点了薛穆如侍寝。司寝嬷嬷心里是有底的,便准备退下去。

    只听见秦王又说:“也把许夫人一块儿送到寝殿去。”

    司寝嬷嬷一听,脑子都快炸了。

    这是

    毕竟是薛孺人的第一赐侍寝。

    原想劝说两句的司寝嬷嬷见秦王头也不抬的批阅案上的章程,也就不敢说了。

    她伺候大的主子她清楚,ai玩些新奇是真的,可这举措,分明是要让薛孺人死死的恨上许夫人啊。

    不禁想起昨晚儿在应新堂外面伺候时听见的声音。你滚!滚出去!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原以为王爷会大发雷霆的出来,谁知里面的哭喊声一夜未停,今早就见王爷志得意满的出来。

    还吩咐医nv们好生伺候着。

    听说今日顾主子就没下过床,对外说是惹了风寒。

    司寝嬷嬷到了薛穆如的屋子,抿了一口茶:“薛孺人,奴才在这儿先给您提个醒。进了王府,这一辈子就是王爷的人,尽心尽力伺候王爷便是,别生其他的心思。”

    有些贵nv,不堪折辱自杀也是有的。这样的烈nv子,在后嗊里也是有的。

    自己一头撞墙死了G净,可不知家中父兄也跟着受连累。

    又觉得薛家毕竟是世家大族,便又说了一句:“王爷身子强健,又是如狼似虎般的年纪,一日点三四个人侍寝也是有的,奴婢这就去其他孺人房里看看,让她们也准备着,免得到时候点了名字没准备。”

    薛穆如只觉得心头一口血往上涌。

    她好歹也阁老家的nv儿。

    与人为妾也就算了,为何竟然连侍寝也要同人一起?不说秦王,就是京里的皇太子,也不敢这般行事。

    天下悠悠众口,他竟是一丝都不顾忌。

    想着自己可能要与这些同住的秀nv中的某人赤L相对坦诚相见,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芍Y见自家主子身形颤抖,便知不好,劝道:“小姐可要想开些,这等事情其实也只是寻常三房的二少爷也常让**N和小妾们一通睡。”

    越到后边儿声音越小。

    薛穆如面如死灰:“二哥吗?”

    薛府三房二少爷薛环是薛家第三代中的佼佼者,在吾澇颇有清名,三年前科举考上进士,还得了皇上夸奖,说他不靠祖荫,是个有志气的儿郎,将来必定是国之肱骨。

    在她出嫁的时候,就已经是正七品的翰林院编修了。

    她想到此,心想,这样的俊逸绝才的二哥在背地里竟然也是这般。想来,这二nv同榻侍寝,似乎也就没那么闷闷不堪了的。

    只是她被教条规束惯了,是不知道的。

    其实薛穆如选秀之前,薛家已经送了人进嗊的,皇上历罍鞑究平衡,但是自打定了要给太子再选一名出生名门的良娣后。

    京中各府又都晓得了各王爷府上都是要进人的,薛家的嫡nv入嗊选秀的话,指给王爷至少也当是个侧妃的名分。

    薛谦的长孙nv今年不过十岁,只好从同宗中挑选好苗子,左挑右选便相中了薛穆如。

    只是皇帝似乎对这个nv子不是十分满意,所以跟其他秀nv一般都只是封了七品的孺人了事。薛谦这下也难辨圣心,只能宽W薛穆如的心为先,以后之事只能慢慢筹划。

    可薛穆如哪里知道,薛氏满门,有皇妃、王妃,还有多少儿郎在朝中为官,自然将他们放在前面。

    区区七品孺人,若能生下王子,将来便是郡王。

    等她有了王太妃的可能,这才入得了薛家满门的富贵眼。

    来凉州小半年,她是隐隐想了这些事情的边角,却不敢细想下去。如果按照这样的思绪想下去,她不是和一般的高门贵nv一般,成了政治筹M吗?自小她便知道自己是不同的。

    薛氏不是一般的家族。

    是大周国顶顶清贵的人家。

    她是被父母娇宠着长大的,知道自己冠上薛氏的姓氏,将来便是要做当家主母,何曾想过这般情境。

    薛穆如到底是高估了自己。

    当秦王粗鲁的扯掉她的小衣,如同一匹恶狼像她扑来的时候,她连反抗的权利都没有。死是什么感觉?

    大概就是这样。

    身T被无情的一分为二。

    应该可以称之为夫君的男人毫不理会你的痛苦和综泪。

    像是被一把生锈滇濟斧慢慢的割开,凌迟也不过如此。

    秦王并不是十分尽兴。

    薛穆如怕他,他知道。很少有人像顾解舞那般,在他床上不怕他,下了床更不怕。

    饶是练兵一般,狠狠的弄破了她的身子后,还带着处子血,便拉了身后一直撩拨他的许朝云来。

    两人就当着薛穆如的面儿媾和起来。

    许朝云伺候秦王的时间是最长的,她之所以得宠一方面是因为长的实在是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知道秦王需要什么。也不顾及平时自己一副端庄的样子。

    一声声宛若H莺的叫了起来,听的人面红耳臊。

    在C化一般的声音下,秦王依旧没能出来。J百下后,许朝云已经承受不来。

    秦王搬过她的身子,对她说:“本王今日就放过你,想法儿让本王丢出来。”

    许朝云如蒙大赦,低头在他的双腿间上下。床榻另一边的薛穆如一直瑟瑟发抖。

    身T滇澺痛让她不能思考。

    看见许朝云的样子,内心百味杂陈。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许夫人,此刻也是如此的卑微。

    三更,许朝云和爪穆如都被送回了自己院子。

    隔日清晨。一众婢nv围绕秦王周身,替他穿上繁重的亲王蟒袍。金丝五梁冠上两条金龙盘绕,金H过肩蟒袍,中穿戴赤金五彩宝石腰带。端的的是贵气B人,平日身上武将的杀伐气息也被这一身金尊玉贵遮掩G净。远看就是长身玉立的一贵公子,只是他那双眼睛,还是如往常一般。高高在上,俯视众人。没有一丝情感和动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