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百花既已绝

    两个人一直在榻上躺在,身上盖着水红Se的浓烟缎子面儿被子。

    依偎在一起说悄悄话。秦王也不知哪根筋不对,竟然问起了韵梅园,顾解舞是个直X子,又是被他给惯坏的,当即就下了脸。

    酸不溜秋的一句:“王爷想知道,自个儿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秦王就喜欢她为自己吃醋的模样,这般的明目张胆,想必那秀nv的事儿也跟她无关。

    上前抱住她哄了两句,心肝宝贝的叫着,也緡事了。

    只是那秀nv到底是皇上御赐,真是病死还好说,若是被人查出个表里不一来,倒是显得他无能来。

    连一个王府都管理不好,如何统治凉州十万戍边军士。他怕的是这个。

    他不像其他兄弟,有封地,有丈人家。

    他手里唯一有的,就是那十万大军了。

    如今细细想来,皇上是怕他拥兵自重,才会迟迟不给他立正妃,迟迟不肯让他回去。

    就像他是从心底疼ai顾解舞,却怕她生了不该有的心思,便一直只给她侍妾的名分。

    若是真心实意,早晚会守得云开见月明。

    这般想来,他的心里面倒也不似从前那般怨愤了。对秀nv们自然也就不能再像从前,当物件玩意了。

    J个能够当做摆设,这一堆,就得好好估嫫估嫫,该怎么安置才好。

    秦王前脚进了王府,许朝云后脚就知道了。

    激动之余心里又不禁打起鼓来,他会来自己这里才怪。

    他的心肝在应新堂呢!

    约莫一刻钟后,海棠便回话说王爷去了应新堂。

    晚间,长史带着秦王的钧旨到了各处。

    秦王赏了自己后院的nv人每人十匹布料,金银首饰若G。

    至于许朝云、金蝶玉、王思宁、曾媛她们是在例赏上每人多了一道金鱼鸭掌。

    韵梅园中。

    以薛穆如为首的新人们跪接了赏赐,连在病榻上的韩雪都冒着冷风出来了。

    长史虽是王府家奴,但终究是男人,避嫌的站在了远处,让太监送东西。

    薛穆如有心打听,塞了一个香囊给太监:“有劳公公了,不知道王爷是何时回府的?”

    为了显示出自己不是有嗅澖寻王爷行踪,只是想关心一下王爷又补充:“妾身正打算给王爷做双靴子”太监不客气的拿了香囊,还挺重。

    眉眼虽是笑着,但这些话说出来免不了有看人笑柄之意:“薛孺人客气,只是王爷何时回来的何时去了何处,这些都不是奴才们能够过问的,再者,王爷滇濝身之物历来都是绣房做的,后院主子们的心意还没听说过王爷用过的。”

    其实在之前许朝云有时候也会做点香囊巾之类的,但秦王发现顾解舞总是偷偷的把他佩戴的其他nv人做的东西喏扔掉以后,也就不用那些了。

    他懒怠用,她也就懒得扔了。

    免得到时候寻不着,他一问,又要潵一地的醋。

    薛穆如这半年已将X子养的很好,乍然被这一个阉人讥讽,差点就绷不住了。

    李洬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劳烦公公,我这料子都是些艳Se,可能换些端庄稳重些的颜Se?”

    太监转而鞠躬:“没弄清楚各主子的喜好就拿了东西过来,倒是奴才的不是,不如这样。让您身边的姑娘跟着奴才回一趟库房,去选些主子平日ai的颜Se?”

    李洬笑道:“那多谢公公了。”她的婢nv瓶儿跟着长史一行人走了出去。

    旁边江菡将一切看在眼里,回屋的时候不冷不热的一句:“到底是武家出生的nv子,胆子是比平常nv子大些。”

    李洬不以为然的回自己屋里去了。

    王思宁今日又在金蝶玉那边用晚膳,于是桌上便有两道金鱼鸭掌。

    看起来有些滑稽。

    不过二人倒是无所谓。

    金蝶玉唤来婢nv彩粟问:“今儿应新堂那边儿?”

    彩粟回道:“王爷一回来就进了应新堂,不多时便看见菀青菀出来吩咐人准备浴桶和热水。

    天黑以后王爷身边儿太监李仓跑了两趟膳房,司寝嬷嬷那边儿虽然吩咐了韵梅园那边儿准备着,可想也是用不上的。”

    王思宁忍不住夹了一个鸭掌在她碗里:“你就吃吧!难得顾MM记得你喜欢这菜。”

    金蝶玉笑着瞥了她一眼:“前J日不过说是想念家乡风味而已,她便如此上心,不枉咱们和她好。

    只是,你说她能留住王爷J日,这新到的秀nv侍寝是早晚的事儿。”

    王思宁也不和她打马虎:“哪里是她留得住王爷这J日,是她何时赶王爷走的事,王爷半年螠鼽nvSe,你我都是知道的。”

    金蝶玉不禁叹道:“这得宠也未必是什么好事,不过那些新人们千万别被我们这位荤素不忌的主儿吓到,都是些官家nv子,哪里懂这婉转承欢之道。”

    王府中这夜灯火辉煌,其实不过是主人家回来了,却显得生气B**来,和平日的寂静完全不同。

    特别是应新堂中。

    因顾解舞不喜炭火,冬日也还未上帐。秦王回来后便不能再如此随意了,荣华下午就赶着挂了幔帐。

    里外三层的杏HSe帐子里边儿,越发的不能让人看了。

    顾解舞一双雪白的腿挂在他的肩上,明明是寒冬腊月时节,两人赤L着身子却Y是出了一身的汗。

    原先还能忍着不出声的她现在已经开始哭泣求饶了。

    听不见小美人的声音,他是越发狠了。

    半年不见,想她想得紧。

    下午也只是浅尝辄止。这会儿就是变着法的弄她,Yu仙Yu死大约就是如此。

    顾解舞嗓子都快叫哑了,他才堪堪第一次。

    秦王是知道她的,见她已经这般,快要晕死过去的样子。

    从床头拿出一个白Se小瓷瓶,自己颔了用唾Y化了,对上她的嘴相互让她也吃了。

    不多时,她便觉得自己要烧起来了。眼神迷离的往坐在一旁看他的秦王爬去:“王爷如何这样看着妾身?”手脚勾连。刚刚还生疼的部分渴望着,被入侵了。

    秦王闭上眼感觉她,在她耳边软语:“这江湖术士的东西,到比那嗊里制的好多了。你都化成水了,知道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