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隆冬到来时

    木莲心里有数后才在请脉的时候淡淡的在一旁提了一句:“这韩孺人的Y,怕是不妥。”

    因挨得近,一旁侍奉的荣华都没听清。顾解舞心里是清楚的,轻轻颌首,仿佛没听见,看样子又是懂了。

    摆手让Yu言又止的木莲别说了。

    韩雪这一病,又是给韵梅园中的诸位新人许多震慑,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各个都开始深居简出,过起了姑子一般的生活。

    白日也只能看见丫鬟婢nv们眉头紧绷着麻利的来去,见着熟人只是点头示意,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所幸,这夏日闷热的韵梅园地暖极好,各房里滇澘火勉强够用。

    在秦王回府前的J天时间里,气氛变得极为微妙。外面雨雪纷纷。

    许朝云倒是闲得慌,故技重施,这次又点了木棉去伺候韩雪。

    眼见这韩雪是活不了的,这木棉再伺候死一个秀nv,只怕天王老子也保不了她。

    顾解舞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当日就病了,木莲和木棉只能寸步不离的守着。

    许朝云对此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另外点了旁人伺候韩雪。

    她这一病,是解了眼下之围,只是事情没顺着许朝云的意发展下去,也不知接下去会怎样。

    Y差Y错,竟是将秦王引到了应新堂。

    原是府上长史按例去凉州大营给王爷请安,顺般说了夏霜病逝的事儿,跟着又说天气渐冷后同院子的韩雪韩孺人也病了,之后她也病了。

    秦王一直觉得她是T弱的,乍听她一病,又在前者病逝的秀nv,心里咯噔一下,丢下狼毫笔就起身,骑了良驹准备回府。

    白长空身为谋士,一直在旁儿伺候着,见长史回话那会子便觉者不对,只是没想到王爷竟是如此看重,后宅之事他不好过问,再者王爷也的确半年未归家,大营里的事儿余下的也只是些文书字面上的事情,不是要务,他也就没扫王爷的兴了。

    望着秦王上马一骑绝尘,深深的一揖及地。

    应新堂中。

    顾解舞懒在铺上了一层褥子的美人榻上。

    福嬷嬷早先备下了顶好的狐P给她做褥子用,可是她是万万接受不了。

    明知和自己没关系,但看见别人的P子被剥了下来,而自己却在受用,她就忍不住打心底里发寒。

    荣华何等的机警,不多时便发现了她的喜好。

    屋子一应带mao的东西都没了。

    披风的围脖都换做兔mao,这是她唯一用过的mao物。

    雪靴子一溜的换了鹿P牛P的。

    福嬷嬷看着撤下重回库房的貂绒、狐P、整张的老虎P,心道真是可惜了这些好东西。

    终究是寒苦出生,这些个好玩意儿享用不来。

    她之所以这般,只是因为应新堂这会子除了兔mao,其他的mao都不能用了。

    福嬷嬷原好想今年穿戴些个好P子在老姐M们面前好好显摆显摆,得了,都竹篮打水了。

    顾解舞听春梅说这J日福嬷嬷被冻坏了,说道:“我不喜欢那些东西,又没要你们不准用。

    福嬷嬷上了年纪,这天寒地冻的不用Pmao怎么出门。把那貂领披风给她送去。

    跟她说别将緡的喜好。上了年岁的人,自个儿注意着身子,这后院死了一个还有一个要死了,要她千万保重。”

    春梅得了令去了。

    那貂领披风是前日绣房才送来的,纯黑Se的水貂mao配上宝蓝Se的锦缎料子,上面用金丝银线绣着福寿安康吉祥暗云纹,找遍这府里除了王爷的东西没有哪院的东西比得上。

    荣华捧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指甲勾坏了上面的绣纹。

    如今却是要给福嬷嬷。

    荣华是极不忿的。

    解舞见她撅着嘴的模样,好笑道:“横竖我用不着的东西,给你那是害了你,倒不如给福嬷嬷给她长长脸面,她一把年纪了难道还敢用那花Se颜Se款式不成?”

    荣华故作的傲娇模样破功:“倒是不是奴婢眼馋那披风,你看福嬷嬷和春梅那样儿。

    不知道还以为她们是这应新堂当家做主的呢?”

    解舞用手指戳了一下她的头:“傻妞儿,这样不正好,上面有人顶着,就是天上下刀子也下不到你我身上。”

    面对解舞如此亲昵的口气,荣华也不恼了。

    心道横竖不过是一件披风,主子给她的金银首饰好些比那披风还贵重呢。

    只是碍于身份,她也就只能自己在屋里戴戴,带出门让人见了,那就是无事生非了。

    两人在屋子又说了一会儿闲话,便听外面小太监急急忙忙的脚步声,给旁边儿耳房里伺候的木莲和木棉说:“王爷回来了,这会儿正在前院。跟着就过来了。”

    木莲和木棉知道顾主子是装病的,但被王爷发现了也不知会如何,且先让她装上病才好。

    小太监的声音很大,她也听见了。

    对荣华说道:“你去准备热茶热水热点心,还要把绣房送来的王爷的冬衣放炉边儿烤一烤,免得待会儿王爷换上衣裳冷。”

    秦王的声音对着开门声而来:“你还长了天眼不成,怎知我没更衣就会来。”

    一身骑装的秦王带着外面的风雪气息入门而来,随手又把门带上了。

    平日这门都是奴才们关的,他这是怕风进来的吹了她。

    木莲和木棉只好等在门外。荣华蹲身行礼,从侧间绕到耳房,吩咐人准备热茶热水,自己去开箱子取王爷的冬衣了。

    耳房的炉子是昼夜的烧着的,顾解舞不喜欢炭火的气味,便是两边儿耳房侧间抱厦都烧着炉子的,热气萦绕,也就不冷了。

    秦王并未亲近他,艂愒己一身冷气沾了她,坐在榻沿问:“怎么不用上炭火?”

    瞧见榻上的褥子又问:“不是让人置办了好些狐P吗?那个暖和又好看,怎么也不用,冻着了怎么好?”

    说着,忍不住生出冰凉的手,握上了她的手。

    意外的一阵温暖。倒像是个小手炉。

    她不怕冻,他也就不用拘着自己了。

    手上越握越紧:“听你病了?是哪里不好了?”

    一句话的时间,两个人已经抱在一起了。

    有句话叫做久旱逢甘霖,此刻用也是极为恰当的。

    但冰冷与火热相遇J叠,便是相融了。

    听着声儿,自己带着丫鬟们出去了,转身让人备上浴桶和热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