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何处是香丘

    ps:庆祝a签,五千字大章送上。虽然本书成绩惨淡,但我相信有人懂我的f,所以会一直努力的么么哒!第一次求推荐、收藏、打赏。以上。凉州自来热得快冷得也快。

    明明还未立冬,天上便是一阵阵呼呼的冷风,卷上黑云看起来跟要落下天来似的。

    韵梅园自打小宴会后一直和其他人相安无事。

    只是夏霜自打那会子夏日受了暑热,便引发了陈年旧疾,许朝云掌管这后宅琐事,便点了医馆一个叫做木棉的医nv伺候。

    说起来也巧,这木棉真是木莲一母同胞的亲M。

    这事原先顾解舞并不知情,木莲照例请平安脉的时候,不经意提及了一句而已。

    顾解舞懒懒的回了一句,让她好生伺候就是,医馆的事情轮不到她过问。

    木莲回去后便告诉自己MM,治不死她就行。

    木棉知道自己姐姐是个厉害的,否则也不会短短半年就扒上应新堂,夺了医馆首医nv的位子。

    虽说医nv们都是给太医下属,但哪里比得上这主子跟前伺候得脸面。

    木莲这会儿在王府医馆,也算拍得上号的人物了。

    所以木棉对自己姐姐的示意还是很看重的。于是,给夏霜开的Y都是不轻不重、不过不矫的。吃不死人这病却是也好不了的。

    不说有病的人,就是这上好的人这么折腾J个月,也是必然形销骨立的。

    J个月前,夏霜也还是一个青葱妙龄的水灵人儿,如今却面H肌瘦的,袀愾的冬衣挂在她身上就跟挂衣架上似的。

    起初时候,和她J好的韩雪还来陪着,劝W她要宽心,这许是水土不F引起的病症,习惯了就好。

    可人是越养越虚弱。

    渐渐地,这夏霜在韵梅园刷存在感的方式就只剩下了那每日进出的医nv和她手里提的Y。

    夏霜也不是没怀疑过医nv,S下让婢nv去打听,能请另外的医nv过来便最好,医馆寸丁大的地方,这事儿没过一个时辰就传到了木莲的耳朵里。

    她如今正当红,有的是人愿意卖她这个人情。

    木莲叫来自己MM训了J句。

    木棉以为是自己做的过了,该是让她好起来了。没想到木莲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她是嫌弃自家MM嗅潾软。

    如今她们没做什么倒是先被怀疑上了,背了罪名倒不如坐实了。

    眼见王爷就要回来,好好的秀nv在王府里养了J个月反倒只剩下半条命。这事情闹到王爷面前府里谁都讨不了好。

    一旦查起来,这只要太医一号脉,再一看方子,那么她们姐M便是百口莫辩了。木莲心中有数,只怕是还有人在暗地里推波助澜,否则好端端的一个人没理由喝了这些YJ个月露夭折之相。她索X一不做二不休,在茅厕的青石板下找来两条蜈蚣,捣碎用细纱布包了,加在了夏霜平时吃的Y里边儿。让木棉守着本了。

    沥G之前先把蜈蚣丢进下面炭火里少了,一阵青烟过后,连渣都不剩。木棉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王府医馆用Y向来严苛,都是司Y都拿小秤称了,脉案写多少给多少,一钱都不会多给。

    木莲看着自己面Se发白,瑟瑟微微的MM,有些恨铁不成钢:“夏孺人的脉案一向都是我亲自写的,这碗Y等她一口喝下,再不小心把这碗给打碎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而已。”

    至于那暗地里的人,只怕巴不得。木棉不敢,直摇头。

    夏霜的身子她是知道的,这蜈蚣X最猛,又带毒,万一吃死了她怎办?被人发现了又怎么办?

    木莲说道:“你忘了我们一家是怎么住进了细柳巷的大院子的?娘和大哥还有弟弟MM们还要靠我们呢?你以为你能进秦王府医馆是凭的你那一手医术?

    还是你以为我凭的是我的一身医术?不,咱们木家能东山再起都是我拿命博的。

    放心吧,不过是个七品孺人,许夫人让点你去伺候,就是诚心要拿咱们家主子做筏子。

    可巧咱们主子也是眼睛里不煣沙子的人,这夏霜不过是个七品官的nv儿,又从未得幸过,这Y至多也就是让她倒床,这王府后宅是什么地方,何须动手杀人。

    不过是送她一程。江南来的玻璃似的姑娘,怎堪这漠北的风沙。”这也是说的过去的。木棉想起自家半年前的情景。

    木家本是在这凉州城里的赤脚行医,虽不是大富大贵,也能温饱,自从木家老父死后,人走茶凉,没了早些年的关系,他们家这种拿自己院子当医馆的便没了生意。

    家境越发的艰难。

    后来秦王府医馆选人,木家长nv木莲狠心把自己给卖了,家里面的弟弟MM才不至于饿死。

    她入府多年,见惯人生百态,早就练就了一幅铁石心肠。

    后来得了顾解舞的赏识,这得升首医nv,有机会和家人见面,给家里送银子。

    木家老大今年二十有五,两个月前才娶亲,他也曾是读书人,彼时同窗好友都早已为人父,他终究是被家里面拖累了。

    木莲安置家里的同时,要求将二M木棉送进府中。

    医馆中她一人一直都是吃紧的,有个自家人终究是好的。

    起先木家大哥是不允的,医nv和婢nv不同,没有主子恩赐,是不能离府成亲的,也就是木棉若是也进去,她们家两个姑娘都得守活寡,他不忍。

    木莲告了假亲自回了一趟家里。

    那常年在王府里练就的眼Se,还有如今由顾夫人借给她的胆量。

    她一回家光是坐那儿便把只会读书的大哥给镇住了。

    木家人和木莲多年未见,乍见这个眉清目秀气态娴定的nv子,还以为是哪家府上的夫人。

    木莲没急着和家里人叙旧情,而是先把木棉的事情敲定才和他们叙话家常。

    新进的嫂子出生小门小户,躲在自家相公后面不敢看小姑。

    木莲自己问木棉可愿意去王府,她是知道的,木棉心气儿高,看不起这些左邻右舍。

    小时候还拉着木莲的手说过,自个儿将来要嫁给秀才。

    木莲见她不语,便说:“去了王府里你虽是医nv,可过两年,姐姐会为你在主子面前求一门好婚事。”

    这种事情,她在书信上实在是不好说,这王府里奴婢进出的信件都是要打开检查的。

    木家人这才知道木莲的盘算。

    所谓长兄如父,木家老娘是个话少的老太太,见着大闺nv就一直不停的抹眼泪。

    木家大哥便问:“你原是打的这个主意,只是,你有把握!”

    木莲心道,大哥真是好无情,她能害自己的MM,一双眼睛颔着水光:“我是不能了,王爷不会让我成亲生子,分了伺候主子的心思,因此只要我开口跟主子说,木棉下半辈子也无须愁了。”

    木家老大见MM的神Se,也后悔起自己的话来,可毕竟大M进了王府好些年,也是最近才得宠起来,这木棉也是自小跟着他长大的,虽是兄M其实就跟他nv儿似的,他自然是舍不得的。

    木棉想了许久,答应了下来,隔日便跟着木莲一起进了王府医馆。此后至今。

    木棉心一横,她还没见过顾主子,但是王府里没有不知道她的。

    她就是王爷心尖尖上的R。

    姐姐为了她能盛宠不衰,用尽了心机。

    不过是一碗汤Y,伺候夏霜喝下去也就没事了。

    这府里的nv人,除了顾主子,自然是越少越好。

    木棉想通了,用金漆托盘端上Y,放在食盒里,像往常一样朝韵梅园走去。

    路上遇到了好J个另外的医nv,虽是平日ai给她脸Se看,却也不敢真把她怎么着。

    木棉却是手忍不住发抖。

    一路疾步到了韵梅园。

    夏霜从江南家里带来的婢nv柳丝结果Y盒子,碗底还蝹惻,上面浮着一层淡淡的热气。

    医馆规矩,医nv必须F侍主子喝Y。

    夏霜和柳丝还不知木棉已经晓得了她们背地里去找另外的医nv的事,所以和从前一般说。“你先回去吧!这这会儿心里不舒坦,等会儿再喝。”

    来之前木莲已经教过了木棉怎么做。

    木棉上前拿回Y碗,对夏霜说道:“夏孺人什么想喝Y了,再差人来煎Y房叫我便是。这要是不能放在这儿的。”

    柳丝见她如此一副害怕她们栽赃陷害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你个J蹄子,我家小姐喝了J个月的Y,反倒是越病越重了。你医治不力力就算了,还敢这般琇辱我们”

    接下来的话,无非是别仗着你姐姐是顾解舞的医nv,你就敢这般放肆之类的。

    木棉垂首毕恭毕敬的回答:“正因为家姐乃是顾夫人的医nv,所以奴婢才要更加小心,王爷至多半月就要归家,有些事情还是分清楚的好,免得顾夫人被别人给算计了。”

    柳丝不忿,看向自家小姐,望她替自己做主。

    夏霜虽说只是一个芝麻绿豆官的nv儿,可到底是官家nv子,胆识还是有的,闻言她所语,更是想到别处去了。

    对木棉滇潿度也好了起来:“你且把Y拿过来。”是打算这会儿吃Y。

    柳丝见小姐这般,也只好过来端Y。

    木棉也不把Y给柳丝,径自过来端到夏霜面前:“夏孺人可知,这吃Y的人,最忌便是吃岔了。”

    从前她就发现了夏霜自己有来偷偷吃Y,她每次来都有人看着,实在是不好拿,便回去跟自己姐姐说了“是Y三分毒,就算是鹿茸人参这种稀罕物,用不得当,也是能害人的。”

    这句话,木棉是伏在夏霜耳边说的。

    夏霜面露讶异,的确,她这J个月病的时候吃了不少好东西。

    就连许朝云,也送了好J瓶人参养荣丸蜜丸给她吃。

    原是这Y稀罕,她也就没跟医馆的人说。

    她蜡H的面Se越发的苍白了:“谁告诉你的?”

    木棉抬眼看她:“夏孺人吃了这么久的Y不见好,我便自个儿猜的,只是奴婢才疏学浅,又想着府里一应的Y材都是从医馆Y房出来的,便就打消了这念头,不过有时候见您缠绵病榻依旧神采奕奕,很像是用了人参提气的症状”

    夏霜颔着泪喝下了Y,让木棉下去了。

    柳丝一直在一旁,虽听不清两人都说了些什么,但是最后那话她是听明白的。

    关上房门赶紧到了床边,安W夏霜:“小姐,这木棉和咱们非亲非故,她为何会告诉咱们这些,听人说话只三分。”

    夏霜摆手,让她别说了:“你不懂,木棉是顾解舞的医nv的MM,我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她,她巴不得我起来,好证明自己是无辜的。

    倒是许夫人,在顾解舞之前她在王爷面前就是第一的。被顾解舞夺了宠,她怎么甘心。

    我若死了,她正好站出来为我鸣冤。

    这也是应新堂那边儿被B急了,才让木棉过来说这些,免得背黑锅。”

    柳丝一听自家小姐分析得头头是道,也是信了。着手救想要枕头底下里面的一瓶人参养荣丸蜜丸给丟了。

    夏霜阻止她:“你丟了,那岂不是连证据都没了。”

    柳丝捏着琥珀Se的瓶儿,死死的捏着,就是这Y,害得她的小姐病了J个月,枉他们还一直以为这Y是可以救命的。

    哪知,竟是C命的东西。

    韩雪自打夏霜病了,之前是一直在她屋子里陪她的,年Y的手帕之J,感情好那是真的。

    只是后来许夫人总是暗地里给夏霜送Y,还有钗环布料等等,都是明着一份儿背地里一份儿。

    日子一久,难免生出其他许多心思。

    加上夏霜一病,平时游园听戏她都不能去,再好的情意也经不得这般磋磨。

    纵是亲生姊M也还有龌龊,这半道儿上认的,也就这般了。

    韩雪思虑着许朝云怕是想要招揽人心,她便自己凑了上去。

    许朝云那J日见她和夏霜淡了,心里面没缘由的便觉得爽快。

    姐M情谊,她当初也是相信的。

    如今见了有新人好得跟一对儿似的,她便见了堵得慌。韩雪自愿投其麾下,她便做个顺水人情便是。

    这日,韩雪又在许朝云的院子徘徊至日暮才回,她吩咐婢nv香菱把许朝云托她带的一瓶灵芝粉。

    这些日子香菱一直跟在韩雪身边儿,在许朝云那边儿奉承着,和大家都相熟了,想着韩雪得了许朝云的帮扶,王爷也快归来,得宠只是早晚的事。

    来去之间自然是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见着了夏霜,笑的可人:“这是许夫人新磨的灵芝粉,让给夏孺人补身用。”

    柳丝面Se尴尬,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香菱是个心大的,把红Se瓷瓶塞到了柳丝手里。

    夏霜点点头:“你且去吧!只是好久不见韩姐姐了,她近日可好?”

    韩雪比夏霜大两个月,她自然就是姐姐了。

    香菱想起这些日子,自家小姐算得上是新到的秀nv中间第一得意的人,许夫人去哪儿都喜欢捎上她们小姐。

    平日里先前四位孺人的茶会,也只有自家小姐有幸参加。

    便回说:“我家小姐近日很好,只是许夫人说王爷就快归家,王爷又不喜欢丝竹之声太盛,这J日便是一直听戏来着,一坐一天,很是累人”

    香菱话到此处,方觉得屋子里气氛有些怪异,止了话语说:“小姐还等着的回去回话,奴婢这就走了。”

    随着关门的吱呀一声。

    夏霜躺在床上,暗H的面上一双黑漆漆如点墨的眸子不断的涌出泪珠儿,嘤嘤chou泣。

    柳丝见了也跟着流泪。

    半夜里,木棉便被柳絮的叫门声吵醒了。

    木棉和木莲两姐M住一间屋子,因此她也醒了。

    柳絮是得了柳丝的指示来唤木棉去韵梅园的。

    柳絮见木棉身后站着一个年长些的nv子,便想那该是木莲医nv。

    医馆里没半夜医nv还四处走动的规矩。

    木棉瞧着柳絮不说话。

    木莲问柳絮:“医馆下了钥,你怎脺鼬来的?”

    柳絮带着哭腔:“我在门房那儿使了银子,他才让我进来的。”

    木莲心知定是那蜈蚣起了作用,让木棉去了值夜房,告知了值夜医nv这才穿戴好,准备去韵梅园悄悄。

    木棉去告诉值夜医nv,是让她想去回禀了许夫人,再去回禀大嬷嬷,最后再去应新堂和荣华或者春梅说一声。

    这王府本来没半夜开医馆大门的规矩,可这毕竟是孺人生了疾病,若是不闻不问也是大罪。

    医馆里木莲的品级要比木棉高,她知道过去也是情理之中的。

    但是木莲依旧是打定了注意,只要一见夏霜不好,便不能救她。

    死了的话是她自己得病死的。若是救不活,那就是医nv的过错。

    木莲只拿了自己银针包,遇到疾病要用来吊命的人参,必备的白Y,解毒丸等等,一丁点儿都没带。回头问责起来,就说Y房那边锁了门,拿不着。

    木棉原想拿上还魂丹,被木莲一眼给瞪了,她就没拿了。

    半道上,木莲打着灯笼压低声音对木棉说:“我们半夜去韵梅园,本就是坏规矩的事儿,还随便给主子用Y,你是有J条命?”柳絮在一旁,声音虽小,可她听的分明,嗫嚅了下想说什么。

    被木莲接下来的话堵了回去:“你有命不想要,别害了医馆的所有人!”

    柳絮喃喃的张了张嘴滣,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