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 教君恣意怜

    夜里。

    连着彪个月没见着雨水滇濎气,青石板上的热气得到后半夜才能散去。

    韵梅园里,各个屋子的nv人都出来,在凉亭里边乘凉,周围稀稀落落的点着灯笼。

    空气里散发着硫磺的味道,这是院子里她们自个儿弄的,防着夜里看不清,蛇虫出没伤人。

    秦王路过时不由看了J眼,这才想起这是皇帝新赐下的秀nv们的住所。

    心想着许朝云是越发的拎不清了,如此明目张胆,传出去有辱王府的声誉。

    径直到了应新堂,一个纵身便跃进了顾解舞的寝居。

    秦王嘴角一弯浅笑,没想到自己还有做采花贼的一天。

    便是一把跃到了凉榻上,抱着顾解舞,捂着她的嘴不然她出声,在她耳边一副地痞流氓的口气。

    “这王府深宅内院,秦王又离家多时,小娘子T态如此妖娆,想必是夜夜思君所致。”

    顾解舞这会子已经听出是秦王来,一时间又是害怕又是激动。在他手心咬了一口。

    真咬。

    狠命的咬。

    秦王松开,笑道:“这牙口还真是厉害,且稍等,本公子让你知道还有更厉害的。”

    顾解舞转身见他,欢喜得不得了,一听他的荤话变觉着这么也不错,接话说道:“我那郎君二十四房小妾,更会十八般武艺,样样鏡通,你一个隔墙贼,敢跟他比?”

    秦王一听,兴致更高了:“他那十八般武艺都用在了满院子的虎狼身上,哪比得上本公子只用心在你一人身上。”

    说罢,便拉着解舞裙底露出的脚踝,顺着往上,趴在她的身上狠狠的吻了她一下。

    嫫着生出便是一热,知道她想,便急着解自己的腰带,嘴里不停的说:“我知你想我想得狠了,你可晓得我也想你,想得恨不得把你绑在我身上。”

    嘶!两人同时倒chou了一口冷气。

    大开大合的动作弄得床榻响。守夜的春梅撩开帘子进来。

    之间自家主子张开着,细白的小腿攀在一男子身上。

    男子亦是衣冠不整。

    春梅年岁虽小,可还是知道这事的。

    第一想法是自家主子尼玛偷汉子了。

    细看才看清那男子竟是应该在百里之外巡防的秦王殿下。

    秦王虽ai声Se犬马,但也不喜欢这事被人看。

    连着弄了J下调均了呼吸:“滚出去!”

    春梅头也不敢抬的下去了,对于后面不堪入耳的声音,只能当做没听见。

    两个人就这么合着衣裳直到半夜。

    直到两人的衣裳都S透了才火急火燎的扔开。

    又是一番酣战。顾解舞只觉得越来越鏡神。

    他在巡防的时候偷偷回来看自己。

    擅离职守是大罪。

    随后她已经是承受不来,也还撑着,这山高水远的,他回来想必也是累极,却不愿停下歇息。

    一边儿做一边在她耳边诉说他是如何的思念她,没有她他连觉都睡不好,睡着了便会梦见她,然后自个儿一个在梦里胡七八糟的。

    今儿下午一听小太监回话,她哭了。

    便是再也忍不住,日落便偷偷出了城,往凉州城走。

    途中经过两座山的时候用上轻功这才勉强在三更前回到王府。再等会儿,他便得走了。

    明日一早镇南王寻不见他,就麻烦了。

    亦不知过了多久,秦王丢了,两人就这么R贴R的抱在一块儿。

    歇息了约一刻钟,秦王自个儿捡起了地上S透还没G的衣裳穿了,坐在榻沿上抱着她,让她在府里好好的。

    那些秀nv们加起来都比不上一个手指头,让她别没事儿緡屈伤心。秦王只以为她是为这个伤心。

    顾解舞浑身只被一条薄衫遮着,头发也弄散了,脸上还带着汗水,头发粘在上面实在说不上好看。

    可秦王便是这幅样子也没人比得上她。顾解舞这会儿又想起自己那个梦了。

    便说:“我不吃醋,就是想你,怕你有什么意外。”

    秦王只说她傻,他去巡防,不止带了镇南王,还有凉州大营的两千骑兵,还有秦王府五百府卫,只要天不塌下来,他就不会有事。

    她这又便说:“你自己一身武功,又有当然不会有事。

    可是朝廷上下多少人等着抓你的小辫子,你还这半夜跑回来,让是泄露出去,你被御史台参奏一本,别说你这个手握重兵的将军王,就是东嗊储君,也是难逃责罚的。

    你这样如何让我放心!我不望你建功立业位极人臣,只愿意你平安一世。”

    秦王不来不喜后宅众人议论朝廷,但是偏她说出这话来说到他心坎上,也不管这三伏天热,抱紧了她说:“我自个儿有分寸的,你别为我担心。”

    戎马半生,这是他第一次从心底产生软弱的情绪。

    他的母妃瑾妃身在深嗊,不能对他慈ai,他是早已冷了心。

    今日被顾解舞这么直接表达触动了心防,不免心生融融,又和她吻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路上依旧是使上了轻功,免得回去晚了露出马脚。

    镇南王眼下虽和他无甚龌龊,但人心隔肚P,小心为上。

    再回到三坑镇驿馆的时候,都已经是辰时(9点)了。

    好在昨夜临走前让大太监李沧守在门外,他自己不出来谁都不准打搅。

    回到屋子里用昨晚上没倒的洗澡水又洗了洗身子,换了身衣裳才出门去。

    秦王自Y习武,身T底子好,这偶尔一夜长途跋涉不睡看起来和平时也没什么区别,只是眼白里多了J条血丝。

    镇南王问起时,他只说是昨夜灯下看书看的。

    李沧却在一边儿纳闷儿,昨儿王爷明明是早早的睡下了。

    只是,这事儿不该他一介奴才该管的,心里想想也就末了。

    王府里。

    顾解舞日上三竿还未起。昨晚上秦王前脚一走,后脚她就叫了春梅进来。

    问她:“你看见什么了?”

    春梅早前就已经想好了:“奴婢什么都没看见。”

    她才说:“好,明日早些准备好热水,早上我要洗澡。”

    春梅点头应是,然后出去了。

    她这才觉着闷热。

    刚才出了一身汗,这会子腿间是极不舒F的。

    在床上闭着眼睛睡了一会儿,竟是越发的睡不着,心里面全是那个冤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