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七章 气蒸云梦泽

    婢nv们打着灯笼给主子照明。

    顾解舞绕着曲廊往应新堂去。

    出来便和金蝶玉王思宁遇上了。

    金蝶玉素来话多,眼下也算是结成一线了,关心了一句:“下午见你听戏便是昏昏Yu睡的,可好些了?”、

    她用帕子擦了擦脖子根上的汗:“没有,就是午后睡惯了,今天一日不睡倒是不习惯了。”

    王思宁想着她手上的扇子,也说道:“哎!她是惯会折腾的,你且忍着,回去好生歇息。”

    这话说的颇有J分姐姐的意思。

    顾解舞道是,分开各自走了。

    她一回应新堂,便瘫在榻上不愿意动弹。Y着头P熬了一下午,这是累极反倒睡不着了。

    自从成人后,便是这般日复一日的过着。

    沾染了龙气后反倒是不能受天地灵气滋养,如今秦王不在,修为便停滞不前。

    不过也是无碍,她的时间长得很,不在乎这经年累月。

    只是,她偶尔会想,等到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后她依旧是这幅模样,秦王会如何待她?

    解舞发现自己的心中,竟是有些不舍。

    终有一日,她是要离他而去的。

    又怕,不等她走的一日,他若是发现了她的不同,是否还会如今日般,小心翼翼的呵护万分。

    是夜,她做了一个梦。

    梦见秦王身披红PPmao走上天坛祭祀上苍,登极称帝。

    天坛周围,是尸山血海。

    夜半,她梦魇惊醒。妖本无梦,入梦便窥天道。

    此梦为帝兆;却一无行悠,二无雷泽,三无斩蛇。乃君王逆天道登极之相。

    狐mao本白Se为尊,红狐又是乱世之祸根,妖妃妲己便是红狐族出生。

    解舞拉开纱幔,窗外一道旱雷惊闪,熄了灯的应新堂里黑漆漆的一P,骤然的白光打在她惨白的面Se上。

    她喃喃:“难道他他生了夺位之心?”

    龙生九子,各有所命。

    他是蛟龙而非东嗊白龙太子。

    逆天而行,不是人间将有大变便是他命中该有此劫。

    也不知他现在如何了,好端端的何会生出这样不该的心思。

    一夜无眠,她惊异于秦王对她的影响,又对将要发生的事情感到不安。

    她不能够告诉秦王她所知道的一切,泄露天机会遭到报应的。

    用她三百年的修行只为告诉秦王他一个可能根本不会相信的事情,她还没傻到那种程度。

    那么,要如何才能阻止他去与真龙斗呢?

    简单的用过朝食后,她也没了玩笑的心思。她也有点开始明白,为何那些大妖怪们,都不愿意沾染红尘俗世了。

    一入红尘,原是真的这般身不由己。

    心不由己。

    今日换了个小太监回来,里面装着驴打滚。

    圆形的团子外边儿沾着金Se的H豆面,

    白Se的糯米面像是水晶糕,里面裹着红豆馅儿。

    荣华拿了象牙小筷子给她夹了一个放在汝瓷的小盘子里边儿。

    她用筷子夹起来尝了一口,剩下大半。细嚼慢咽后笑着说:“好吃!”

    让荣华赏了他,便意兴阑珊的坐那儿也不说话。

    如今秦王是对她越好,她便是越内疚。

    知道他将来会不好,却是只能G看着,现在帮不上忙,将来也救不了他。

    秦王冷情,她知道的,府里好些人S底下都说他寡毒。

    可自打她侍寝以来,秦王待她是极好的,这府里的好东西都是由着她使,就连出去办差,路过街边小店见着稀罕的吃食,也想着给她捎回来。

    无论是因为什么理由而对她好,她都是领情的。

    开启灵智三百年,顾解舞的十四年,一共三百一十四年,秦王都是对她最好的人,没有之一。

    想到古往今来那些不是真龙天子却妄图染指九五至尊的人,哪一个不是不得好死。

    如果将来秦王也是落得那般田地顾解舞情不自禁的留起泪来。

    旁边儿荣华也是第一次见她哭,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心想夫人该是吃着这豆面糕想王爷了。

    出门后见小太监还没走,上前便道:“有句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也不能怪荣华这般小气用事,这但凡王爷身边伺候的,就是个倒马桶的也比其他院子的金贵些。

    小太监知道顾夫人是极得宠的,否则就没有他今日专程送糕点回来这事儿了。

    “姐姐有礼,都是伺候主子的,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荣华蹲身谢过:“我家主子平日最ai这甜点的,这稀罕的点心那么远送回来,她只吃了一口,现在正在屋里哭呢!”

    小太监也没遇到过这种事,支支吾吾说:“那要回禀王爷?”

    荣华摇头。“算了,王爷巡防乃是大事,夫人或许哭哭也就好了。”

    小太监也不想给自己揽事儿:“那我回去就说夫人十分欢喜,都吃光了。”

    荣华点点头,心想着该是最好的办法了。

    就算王爷知道了主子哭了,也是不可能回来看她的,说不定还会怪罪主子不懂事。

    这会子,她有懊恼自己话说太快,怕给主子惹麻烦。

    记得从前,饶是许夫人,也是不准去书房,不准过问王府以外的事的。

    小太监回禀秦王的时候,脸上带着笑,直说顾解舞十分喜欢,一口气全给吃了。

    想起昨日同屋小太监得的那一锭银子,想罍黢日也差不多。谁知秦王一拍桌子,怒喝:“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本王面前胡说八道。”

    小太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说漏嘴了,立刻认错:“王爷恕罪,奴才是受了顾夫人身边儿的侍nv荣华的请托才这样说的。”

    秦王知道顾解舞的,那么两盘子点心,吃完是正常,但一口气给吃完了,那就真是胡说的。

    她一贯是属猫的,贪吃不说胃口也小,便是一日七八回点心这么用的。

    这小太监的话一听就是湖边,遂坐上听着。

    小太监见秦王没再发怒,才说:“荣华说顾主子吃了一口就一个人在屋里哭,像是顾主子见了点心心里难受”

    他抬头瞧了瞧秦王的脸Se,见他的脸Se不算差才继续:“荣华姑娘说,顾夫人怕是思念王爷得紧”

    有些话,他这种没根的东西说就是自找死路了。秦王因为他说谎,赏了他十板子,让他下去了。

    小太监千恩万谢的叩头:“谢王爷赏!”他这是捡回了一条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