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六章 今日良宴会

    次日,便是许夫人院中的小宴了。

    地方设在花厅里。

    许夫人自然是主位。

    左边儿第一排坐着金蝶玉、王思宁和曾媛。

    末位给顾解舞留了个座儿。

    至于新到的八位,以家族身份高低排位。

    右边儿一排设的是前三后五的座。

    第一位自然是薛穆如。

    后面依次是李洬、江菡、蔡姬、范双宜、任依依、夏霜、韩雪。

    众人早已听说了应新堂顾侍妾的大名,便猜测那是给她留的位置,心里面很是不高兴。

    毕竟尊卑有别。

    虽说这秦王府还无主母,但是一介侍妾竟然与朝廷册封的七品孺人们平起平坐,这委实让这些出身贵族的nv孩们有些接受不了。

    加上众人都到齐了,唯有顾解舞姗姗未到。

    江菡的父亲是御史台的言官,X子很是正直,不客气的说道:“听说这应新堂住着王爷的宠姬,当是被王爷宠坏了,竟然让我们这些有品秩的孺人等她,当真是侍妾出身,不懂礼法。”

    金蝶玉瞧着江菡露出一个笑,没办法,她憋不住了。

    王思宁见她失态,连忙用扇子掩面,小声说:“你掺和个什么劲儿,随她去吧!”

    李洬看着,沉默不语,只是脊背越发挺得直了。

    薛穆如倒是看不出来有什么,规矩的坐着。

    许朝云当做没听见。应新堂那边儿,早就在往许朝云那边儿去了。

    许朝云心里虽是恨她,好歹面上却是做足了功夫,自从那次让她跪了半日,便是再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了。

    这时候王爷不再府里,许朝云亦只是想要在新人们面前立威,好比新官上任三把火。

    她没理由和她Y碰Y。

    便当做出门玩耍的去了。

    半道上却被玄素追上,说是王爷派了身边儿小太监回来问她话,此刻正在应新堂等着。

    因着是S下回来,没穿太监F,不敢再园子里乱窜,她又只好倒了回去。

    这边儿许朝云也有点儿等的不耐烦了,丁香刚在外面见了春梅派来传话的小丫鬟菀青。

    两人在花厅耳房里通了消息。

    菀青还是第一次进许朝云的院子,有些害怕,声音有些颤抖:“春梅姐姐说见那太监的样子怕是有什脺黥要事儿,让奴婢过来说一声,免得许夫人着急。”

    丁香心想能有什么事,不外是这些事不该是她想的,便不想了。

    只是这顾夫人也忒特别了些,王爷新到的八个美人问都不问一句,也不知道她们晓得了王爷派人回来只去了顾夫人那边儿会怎么想,怕是会哭晕在自己屋里。

    丁香的面上很是客气,带着温和的笑意让她回了,自己上花厅去禀报。

    在许朝云耳边俯首说了。

    说许朝云心里不急不气那是骗人,但她亦是笑得开怀,对底下众人说道:“咱们开席吧!顾MM怕是得许久才能过来,王爷派人回来传话,这会子正在应新堂里边儿说话,一时半会儿是来不了的。”

    金蝶玉三个本就是知道见惯的,心中无甚波澜。

    倒是八个新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饶是李洬这般涵养,也不觉得心里憋着一G子气。

    这王爷不等她们进门就走也就算了,派人回来更是一句话都没有。

    金蝶玉知道她们的心思,只是王爷原是个薄情的人,这会子没想起她们来,等会更不会有什么意外来。

    仿佛不经意般对王思宁说:“瞧我们王爷,出门两三日便是舍不得顾MM了,不过也可能是让人回来看看各位新MM的,说不定等会儿会往这边来也不一定。”

    许朝云接茬说:“可不一定,应新堂那边儿说小太监连太监F都没换,所以不敢再园子里乱走,才让顾MM走到一半儿又回去。

    说是忙着给王爷回话呢!”

    王思宁接着说:“也不知道顾MM受不受得了这日头,平日就是个ai出汗的身子,五月初就用上了冰,万一等会子热出个好歹来,王爷那边儿可不好J待。”

    许朝云的面Se这下也算不上好看了,这小宴是给顾解舞立威了。

    转而一想,她要真是有个好歹,还不是算在她这个掌家的身上。

    便对着海棠说道:“赶紧吩咐下面准备好冰镇酸梅汤,再拿两个冰盆放她座位边,让人去传话,就说午时日头大,让她别光顾着规矩,坐上小辇来也是可以的,回头热出病来,平白让王爷忧心。”

    海棠领命去了。这下好,堂上除了金蝶玉她们,一个个面Se都青了。

    开先还觉着这屋子人多就闷热,现在也不觉得热了。

    觉得凉。

    心里凉。

    顾解舞到了宴会都完成了一小半了这才姗姗来迟,那小太监赶着回去回话。

    她心里面也是疑H,王爷怎么派人回来问她要不要吃三坑镇那边的小吃,据说一家小店出产一种名为驴打滚的点心,要吃的话他明日派人用冰盒装了送回来。

    今儿那小太监也奇怪,一直问些不着调的闲话,睡得好吃得好云云。

    简直就像是在拖她时间一样。

    眼见天上日头正中,也好似松了口气般跪安去了。

    她才得空吃一碗绿豆汤压肚子,赶紧的往宴会上去。

    到外边儿才知道有小辇等着,也不客气的上去了,本就怕热的她光是站在外面就觉着头晕目眩了。她来之前换一身更加轻薄的纱衣,亦把披帛下了,只穿襦裙来。

    头上梳着双刀髻,浑身上下只戴了两根素玉花簪首饰,粗看很是寒酸。与她恃宠而骄的身份十分不符。

    饶是这般简洁轻便,到了宴上,也是能见着面上有汗渍。

    荣华扶着她,生怕她被热晕了。

    前日她便是贪玩,下午去花园子荡秋千,晚上就有些发热。

    好在医馆那边儿木莲每日都会来请安的,喝了一剂Y才好。

    许朝云知道她不是个ai装的,更怕她今日晕倒在宴会上,赶紧制止她行礼,说:“原想着让你和各位MM见见,没想到倒是让你受累了。J日不见,倒是消瘦了。”

    顾解舞坐到位子上,用春梅递过来的冰帕子擦拭手心,糯糯的回道:“来夫人这里怎么能说累,只是这J日越发炎热,吃不下东西才瘦了些。”

    许朝云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你瘦是你自己不争气。

    金蝶玉倒是三分作态七分关心的说:“你也要保重才是,离王爷回来还有小半年,又是最热滇濎气,回来见你这样,会以为府里有人欺负你的。”

    旁边的菀青菀已经拿着小扇子给她扇风了,她自己手里也拿上了王思宁送的扇子。

    说:“姐姐们待我极好,王爷是知道的。我自个儿身子不争气,怪不到谁头上。”

    金蝶玉一边扇扇子一边说:“姐姐们待你好王爷是知道的,但MM们待你好不好王爷可不知道。知道今日小宴,还要巴巴的使人回来看你,可见怕你委屈。”

    对面的新人们,面Se已经涨红了。

    按照礼制,顾解舞是要给她们行礼请安的,可这许夫人都免了她的礼,她们自然也不敢说什么了。

    开头还想着要给顾解舞点颜Se看的江菡也是噤声了,若是今日为难顾解舞这个病秧子,让秦王对她心生怨艾,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所以,就算顾解舞一进屋子就直接无视他她们,她们也只有装作不知了。

    宴会上的菜Se都是顶好的,但许朝云见顾解舞的样子实在是虚弱,怕她克化不了,便让海棠去拿了平日她ai吃的东西上来。

    厨房知道今日设宴,应是不会准备其他菜的。

    但春梅朝食时分特意过来吩咐了,让他们备上一锅浓浓的白粥,配上新制的泡菜腌菜和炒藕丁。怕是她在宴上吃腻了。

    六月末,莲藕才成熟而已,还只有甘蔗大小。

    这莲藕是顾解舞让人在花园池塘里挖的。

    厨房的人万万没想到这位主子会让他们去花园里找食材,想想也是醉了。

    藕丁一拿上来,便成功夺得了所有人的关注。

    她们那种看一眼转头又看一眼的样子,看得解舞都不好意思吃了。

    小太监日暮十分才回到三坑镇秦王下榻的驿馆,回禀了顾解舞把花园池塘里的莲藕挖出来炒着吃这件事。

    秦王那时候正端着一个海碗喝茶。

    一口气没憋住喷了小太监一整脸。小太监被赏了银子赶了出去,站在房门外的他偶尔能听见里面发出“呵呵”的声音。再附耳上去,又没了。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不过这来回一日便得了一锭银子赏,不枉他PG都快被马车颠烂了,值。

    小宴也是宴会。

    午膳后,有府上歌伎奏乐歌舞助兴,下午又叫来了戏班子唱戏听。

    这凉州有自己的戏,只是荒腔走板听不得,府上的戏子都是京里南府戏班T教的,十分正宗。

    分为京戏班和昆曲班。

    一人点一出,也够看一下午的了。

    这次京里来的秀nv们点的都是京戏,许朝云他们原先也是看京戏的,可她们从顾解舞那里发现,王爷居然喜欢昆曲。

    便都换着听昆曲了,免得王爷有时候愿意跟她们说这个,而她们却因为没听过话都接不上。

    新到的秀nv们都清楚王爷和许朝云他们都是京里出生的,可为什么多会喜欢昆曲呢?

    听完戏后,大家又一起吃晚饭,之后,这宴会便结束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