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要换舞衣时

    解舞午睡起来后。

    春梅便进来回禀:“许夫人身边的丁香过来说明儿正午在院子里设了小宴,请诸位新到的秀nv的用膳,请夫人也过去。”

    荣华正从盒子里拿出还冒着冷气的酸N,浇上鲜红的玫瑰卤,端到她面前。

    她接过,见食盒里还有些其他的,对荣华说:“别伺候了,这酸N正新鲜,最解暑了。

    给云姐儿和福嬷嬷各端一碗去,剩下的你和春梅分着吃。”荣华和春梅一通谢过了她的赏。

    后面大扇子的菀青和菀只能看着,咽了咽口水。

    她吃了一口酸N,想了想才说:“金孺人她们也去?”

    春梅知道她在担心在宴会上难堪,便说:“金孺人和王孺人都去,主子不想去回了便是!”

    她还在细思。荣华一贯知道解舞的X子,这会子不想去了明日一定后悔,主子可不是会怕那些nv人的人,自来也不是胆小的X子。

    便跟腔:“不如这样,去不去明日再回。到时候不想去,便说身子不爽,许夫人也不敢怎样的!这早早的回了不去,倒是显得主子没度量了。”

    春梅这才觉得自己冒失了,跟着说:“荣华姐姐说的极是。”

    嘴巴里满是玫瑰味儿的酸甜,凉丝丝的,起床的燥气也都顺了,说好。

    丁香还在应新堂一间茶房里等消息。她是掐着顾解舞午睡的点儿来的,她一个许夫人手下的丫鬟一直被晾着那可不是什么好看的事。

    不多时,春梅便回茶房。擦了擦头上不存在的汗,手里提着小食盒,里面是刚才从大食盒里拿的冰镇酸N。

    顾解舞常赏下人们吃食,便拿了许多小食盒放着,王府里没端盘点心顶着太Y走的规矩,让贵人看了不雅。

    丁香见着食盒外面渗着汽水,便晓得里面是冰镇的东西,心道顾夫人真是好手段,这暑热滇濎气能够拿这些来赏赐下人。

    方见她是有多炙手可热了。

    自家夫人要拿捏她,只怕不能。

    春梅对着她说道:“姐姐一路劳累,这盒子里是冰镇酸N,吃些解解暑气。”

    说着伸手瞧这客套话说的。她要是真吃了,回去许夫人能吃了她。

    她没接着,只说:“赶着回去回夫人的话哩!顾夫人怎么说,明日来不来?”春梅听她说这话就不好听,后院那么多主子,偏生只问她们主子去不去,不是明摆着“看你敢不敢来”的意思。

    “自然是要去的。听说新到的秀nv主子们一个个长得跟花儿似的,我们主子替王爷着急呢,恨不得今儿就去韵梅园看看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丁香被她这么YY怪气的一酸,脸上有些发臊,说了句晓得了就起身去了。

    春梅给她吃了个软钉子,心里高兴,这酸N吃起来也特别的凉爽。

    三五下吃完,用茶水清了口,又去了上房外面伺候。

    刚碰见给云姐儿和福嬷嬷送完东西回来的夏蝉和秋水。

    夏蝉上前跟春梅说:“云娘子说等会来给主子请安。”

    春梅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说:“你们两个回屋子去洗个澡换身衣裳,这才来回一趟,衣F都S了。”

    夏蝉和秋水应下,临走前再次叮嘱守在耳房的下丫鬟玄素,让她别睡了过去。

    耳房狭小闷热,玄素又是ai出汗的年纪,坐了小半个时辰脸上能看见盐粒了。

    夏蝉对她说她们洗完澡换完衣裳就来换她,玄素这才露出松一口气的神情。

    她不敢偷懒,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就怕荣华或是春梅唤她她晕乎乎的没听见。

    心想只要再忍一会儿就好,回屋子里洗个冷水澡,再好好的睡一觉。

    玄素和怀素一样,都是跟着荣华她们寅正(4点)起床,到现在都快五个时辰没合眼,眼P子一直在打架。

    不过荣华她们怜ai四个小丫鬟年纪小,一般过了申时(3点)就让她们回房,一般不再唤她们,她们之中除了怀素因为和荣华同吃住睡得比较少之外,她们都是能够睡好的。

    等夏蝉和秋水收拾好再到耳房当值,云姐儿云娘子也带着婢nv莲花和莲叶来了。

    莲花和莲叶是长史从来的婢nv中的两个,起初是和夏蝉秋水一道的,分来应新堂后,云姐儿接了管事的差事,便要了她们两个去。

    今日原是送做好的衣裳过来,如今又带着四五匹纱过来。

    顾解舞本是十四五正长得快的年纪,短短半月,这衣裳便显得有些紧了。

    白玉绣莲叶田田的十二开屏风后面,云姐儿正给她量腰身的时候瞧见那抹X里面,嘴角微微弯着,露出极为欣赏的面容。

    因为原来的关系,解舞一向对云姐儿宽容,因此她才敢如此放肆。

    解舞以为她是见了肚兜笑:“这红配绿就不好看?”。

    翠绿Se的肚兜跟荷叶似的,虽说上面绣着红花,很是别有一番趣味。

    云姐儿笑而不语。让莲花和莲叶放了衣裳出去。

    才压低声音说道:“主子您的身子让我这个nv人见了都不免脸红,何况是王爷。

    只是您也该长点儿心才是,这府里新进了美人,花无百日红,还是要早些生个孩子傍身才是。”

    说完,从一P鹅HSe的纱里面拿出来一本书。

    表P上是什么都没有的,就是一张褐Se的P子。

    云姐儿脸Se也严肃的起来:“这是我托人弄来的,照着里面的做,保管能生儿子。”

    顾解舞囧,她是不是该告诉云姐儿她是不可能怀Y的!

    不过既然是云姐儿一番好意,她也不忍泼她凉水。

    云姐儿自从当上这应新堂的管事娘子,她男人魏训在凉州大营的日子也好过了许多,Y房里面没人再跟他对着G。

    岂不知这军中关系盘根错节,多少军士受伤用了多少Y,这是说不清的事儿,没个人撑腰是做不下来的,外面的人都以为这是肥差,只有自己处在那个位置上才知道。

    那Y房里面的窟窿从来就没填满过。

    账册上写着的数字也就能看看,真打开Y柜子看看,还有一成的那都是掌柜的手松。

    长年累月的不打仗,这Y材也只是搁置看看,起心的人便偷偷的弄了点出去换银子。

    这事儿在秦王爷接管凉州前就是有的,都成惯例了。时间一长,库存和账册就完全是两M事了。

    自从成了Y房的管事,魏训便一直在想方设法补漏。

    明里暗里提了多少次,大家都得悠着点儿,早先年的亏空也就不过问了,眼下的账目能对上五成他都能写成是让虫给吃了。

    可惜大家都当是不知道。

    魏训原是府里的小厮,原是极得脸面的,否则也不会拿到这差事。

    他明白,这Y房一堆烂账王爷怕是心里有数,只是不想闹大了,闹到圣上面前谁都不好过。

    再者,这凉州营在秦王之前都是镇南王府管的,这事儿一连根拔起,镇南王府这类封疆大吏伤筋动骨是不可能的,可面上能好看?

    到时候皇上只会责问秦王办事不利,镇南王府也会对秦王心生成见。

    所以说,这事儿能悄无声息的解决了最好。

    跟着便是云姐儿意外成了秦王新宠的应新堂管事。

    魏训在营里再一次暗示可能要打仗了,得清点库房,像白Y和金疮Y这类止血的Y得多置办点。

    有些人听了,思量了J番,便是暗地里将早年侵吞的Y材吐出来些。

    连着一个多月,凉州城里的要Y铺子都被买空了,百姓家里有个头疼脑热的,都只能自己去田地里找些野CY。

    不过,凉州连Y铺子都被买空了的事儿倒是传回了江南那边儿,很多Y材商人倒是望风而来,凉州大营Y房这才真的进了些好Y,以备不时之需。

    这一遭下来,差事办的是格外的顺。

    可见,这王爷跟前有人说话,到底是不同了。

    不看僧面看佛面。两口子回到家里一商量,既然已经抱上了这颗树,G脆就抱紧了,顾夫人是个念旧情的,只要顾夫人不倒,他们一家便是跟着J犬升天的。

    这才有悠姐儿那S授画册一事。

    顾解舞低头笑着说好,感念她为自己设想的一番心意。

    云姐儿见顾解舞不是很在意子嗣之事,却是有些意兴阑珊,领着莲花莲叶出了应新堂,便朝着绣房那边儿去了。

    绣房管事原先就和她J情不错,如今她在应新堂管事,绣房管事还得巴结她起来。

    这府里后院虽是上百的人口,但是管饭的只有厨房,做衣的只有绣房,要看出点事来,这两处是最好入手的地方。

    云娘子前脚刚跨过绣房门槛,管事白姑姑便迎了出来。

    两人一见面便亲热的说起家常来,携手去了茶房。

    莲花和莲叶去了耳房等着。

    云姐儿和白姑姑坐在竹子做的凉椅上,茶J上搁着凉透的苦丁茶,最能解暑。

    两人喝了一会儿茶,云姐儿便开口说去了正事。

    主子不上心,她们做下人的更上心便是了,云姐儿是这么想的。

    白姑姑如今对云姐儿也是羡慕得紧,都在这王府后宅,自然是知道应新堂的顾夫人是何等的风光。

    前J次她还亲自送过成衣去,可惜连顾夫人的面都没见着。

    想是不想在后宅里勾连惹许夫人的眼,只可惜她一P赤诚无处投。

    她是知道云姐儿X子的,这想睡觉有人递枕头,她是感念云姐儿的。

    明人不说暗话,两人便这么定下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