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无由重掩笑

    关于进新人的事,解舞是从春梅的嘴里知道的。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春梅总是喜欢在伺候的时候有的没的说话,也无甚紧要的,不过是家长里短Jmao蒜P的事。

    比如,曾孺人又被许孺人欺负了,金孺人和王孺人便在一边儿看着,也不说话。

    王孺人送的扇子另外只送了金孺人

    如今厨下都把曾孺人的菜放到最后做

    紧着许孺人金孺人王孺人和应新堂的菜先做

    一般情况下,解舞都是默默滇濤着,知道王思宁送的扇子只有金蝶玉和她有也是照常用。

    一把扇子而已,还怕许朝云做什么不成。

    其实她是存了激怒许朝云的心思,这么一直你憋着我忍着的过,当真是磨人。

    只是她还没把许朝云憋出来,就发生了进秀nv的事儿。

    顾解舞这才细想,难道那日他走之前说的话就是这件事?

    好端端的G嘛跟她说,她又管不着。

    而且那些秀nv已进府身份就比她高,见着面还要行礼的说。

    虽说现在偶尔在花园和金蝶玉王思宁碰面都是点头礼,但是这些新来的只怕不知道,万一要B着她下跪什么的

    那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被秦王宠坏了。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思考对新来的秀nv们的计策,便发生了许朝云把秀nv们全扔到了西晒的住所里去。

    顾解舞只好在自己屋里掩嘴偷笑。

    应新堂五月中便用膳了兵,赤金所制的一艘小舟里面盛满了冰块儿,硕大的冰山冒着丝丝冷气。

    菀青和菀拿着迸蕉扇朝她扇凉风。

    至于她手里的小团扇则成了把玩的玩意儿。

    春梅解释说,新来的秀nv里面似乎有个出生比许孺人还高的秀nv。

    她暗地里叫好,这样许朝云便不会日日盯着她了。

    秀nv们新进府,本该是先拜见主子王爷和王妃的。

    但现在王爷不再,王妃也没有,便省去了这一段。

    但是人还是要认识一下的。

    大嬷嬷做主让府上的四位孺人在银安殿偏殿和新到的八位秀nv见了面。

    中间的主位空着,左首第一位坐了许朝云,她一向霸道,她那边儿便没人再坐了。

    右面一次坐着金蝶玉、王思宁和曾媛。

    八位秀nv分成前后两排站着,一一向她们请安。

    她们的婢nv站在门旁两边儿。

    薛穆如站在第一排最末。

    第一排只一个半蹲身行礼:“妾身蔡姬,家父宁州知府,见过各位姐姐。”

    很是谦卑有礼。

    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因是和众人第一次见面,不免有些小心翼翼。

    许朝云见她是个没心机的,也知道她不是那个,便说:“以后都是姐M,无需多礼。”

    蔡姬这才起身。

    过去第二个是赣州知府庶nv,名唤范双宜。

    第三个是幽州刺史庶孙nv,名唤李洬

    到薛穆如的时候,倒是被金蝶玉讽刺了一番。

    大家对她都是知根知底的,也晓得她不同,自然是不会让她太好过的。

    金蝶玉在王府除了在许朝云面前一向无顾忌。

    偏生这薛穆如也碍了许朝云的眼,便是无妨了。

    金蝶玉问她是J月生人,薛穆如说自己是八月生的,金蝶玉便说她比自己还要大一些,当不得她姐姐。

    薛穆如倒是不知道这秦王府上的姬妾是这般的,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她,或者说,一点都不给薛氏面子。

    薛穆如偷偷看向许朝云,见她仿若未闻,心下疑H,不是说这秦王府除了那个新得宠的侍妾,便是许夫人第一了。

    这许夫人都没说话,那就是默许了。

    不禁面红,身上冒出冷汗。

    杵在殿上竟不知该如何是好,思忖了一下才回:“金孺人说的是。”

    这下不止看戏的王思宁看不下去了。

    曾媛也用扇子掩面,转而一看许朝云,发现她竟是一副当是如此的模样,想来,这是金蝶玉在向许朝云表明立场。

    她面上便没那么好看了,只听说过给妾立规矩的,按理说这些新人是和她们一般的。

    后面的那四个一个是紫薇舍人庶孙nv任依依,生的一副小鸟依人的柔弱模样。远繙黯有J分顾解舞的意思,金蝶玉也暗暗记下了。

    还有御史台言官的嫡nv江菡,馆陶县丞的嫡nv夏霜和平Y知县的嫡nv韩雪。

    这一路来夏霜和韩雪已经成为了好友,两人的出身和差不多便顺理成章的成了姐M。

    曾媛也注意到了她们。

    这府里比曾媛身份还低的nv人也就只有侍妾了,现在看见两个比她出生还低的人,她心里像是有一块大石落下了。

    以后她再也不是垫底的那个了。

    对曾媛来说,新人的到来倒不算是坏事,只是她偶尔也会想,这应新堂的侍妾是如何看待这些新秀nv的。

    韵梅园中。

    八名秀nv各自跟着领头的婢nv回了自己的屋子,一进屋子便是跟蒸笼似的,热的人头脑都发晕。

    只因为人生地不熟,也不敢说出换地方这般的话来。

    机灵的如任依依之流,只是让婢nv赶紧的用新打起来的井水擦了凉席和地上,散散热气,再问屋子里的婢nv可有冰用。

    愚钝些的便是在屋子里叫骂了起来,但不过三两句的事,被婢nv规劝着也就忍了。

    薛穆如便是住到了最边上的一间,从日出晒到日落的屋子。

    这过了后半夜热气刚散尽便又日出日晒的地方。

    打小陪着她长大的丫鬟芍Y今年也是十八了,一进屋子便委屈的快要掉水珠子,只怕薛穆如见了伤心,便忍住了。

    这没哭出来就跟被鱼骨卡喉咙似的,连说话声都变了。

    主仆二人坐在外堂上,一室寂静。

    王府分配来的四个婢nv站在外边,里内的小衣早就被汗水浸透了,头发里都是一层水,混着脂粉的味道,不算好闻。

    芍Y想着这是平白让人看笑话,便对薛穆如说:“小姐,我先去问管事的拿冰。”

    这样的屋子,就算是搬一座冰山也是凉不下来的。

    薛穆如露出得T的笑:“去吧!”深深把一肚子的委屈咽了下去。

    等以后,她得势了,这一番好意她必当双倍奉还。

    夏夜里,新进了八名新人的韵梅园竟是分外的安静,连南边儿没名的侍妾院子都不如。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