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蒲葵价不轻

    驿馆里,庄嬷嬷和京中薛家的小姐搭上话儿了。

    此nv乃是如今内阁六大臣之一的薛谦同宗的亲侄孙nv。

    生的花容月貌,只是如今已经是十八了,上一届选秀因为得看天花恶疾,没选上。

    又得了皇后娘娘的旨意,特意给J位皇子留下的。

    薛家也是对她极为上心,那要人命滇濎花也没在她浑身上下留一丁点儿痘疤。

    只是万万没想到,她被赐给了秦王,还是和众家秀nv一般的孺人身份入府。

    她心里是有委屈的,不过薛谦临行前倒是给了J句话,让她务必恪守本分,早日为皇家延绵子嗣,京里的事一切有他在。

    薛穆如不禁自己想了起来,许是要有了孩子才能请封的意思。

    听闻秦王府上上一次就进了四个人,到现在也没有一儿半nv的,她还是有机会的。

    想想自己生生的被皇后拖到了十八,心里那点儿委屈也就不敢了。

    秦王殿下如今才弱冠。

    选秀的时候,便见了秦王殿下的生母瑾妃娘娘,是个有J分颜Se,但眉目淡泊的人。

    身上厚重华丽的嗊装倒是和她的气质并不太相配。

    后来听嬷嬷说瑾妃无宠多年,信佛又茹素,自来都不是热X的人。

    想起她看自己那副苛刻的样子,她便释然了。

    只是不清楚瑾妃娘娘是不喜她岁数大了还是不喜她得过恶疾。

    秀nv们三月便定下了人家,四月从京城出发,走走停停的两个月才到凉州。

    一路风尘,吃穿用度都不似家里,八个人都是折腾得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

    在这异乡,薛穆如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有亲戚来关怀W问的人,一时间没忍住落了泪。

    其他nv孩子见了,也是偷偷的抹眼泪。

    太监佯装没看见,按礼制,秀nv们到了秦王府的地界是不能掉金豆子的,不过带头的是薛家人,他也就只好装作不见。

    只是心道:又是个自以为是的。

    薛穆如的丫鬟芍Y将庄嬷嬷引到了薛穆如的房间。

    入门便见一张彼仙桌儿,上面摆着一副青花圆筒的茶壶,屋子里有些沉香的味道,那是薛穆如嫌这屋子有味儿让芍Y熏的。

    这上等的沉香和这粗陋的房间一搭,便是一G子说不起的奇怪。

    庄嬷嬷用帕子捏了捏鼻子,心道这味儿好冲。

    进屋后薛穆如坐在一个杌凳上,仔细听着王妃姑母J待的事儿。

    庄嬷嬷把自己晓得的秦王府的巨细都J待了一遍。

    末了,薛穆如说:“改日我再去镇南王府拜见姑母。”

    起身行了蹲礼。

    庄嬷嬷侧身受了半礼,这是她代王妃受的。

    想了想,才说:“秦王府也是有自己规矩的,姑娘别没事儿想着串门,心意到了就行,王妃不会怪罪的。

    况且,秦王爷簢们王爷巡防,得到十月上旬才能归家,这段时间,姑娘和王府上夫人们好好相处便是。

    这一路舟车劳顿日晒雨淋,饶是盆金桔也得掉叶子,还是姑娘这般娇滴滴的人儿。”

    薛穆如听出庄嬷嬷的意思,又是琇臊又是脸红,只好点头应是。

    两人坐着喝了会儿茶,茶叶是从京里带来的,今年头一遭的雨前龙井,极好的茶叶。

    庄嬷嬷看着翠绿的茶叶和碧Se茶汤,心中暗道这是在糟蹋好东西。

    过了一会儿,薛穆如用手指绞这帕子一副难为情的样子:“这王爷不知道皇上赐下了秀nv吗?怎么挑这会子去巡防,两三日都等不得吗?”

    庄嬷嬷没了喝茶的心情,想了想才说:“军务便是顶顶重要的第一要紧事,其他戍边的王侯将相还有成亲都不得归家的哩!”

    当初,她们王妃不就是和一只大雁拜滇濎地,由老太妃掀的盖头。

    也没见王妃说过一句委屈。

    这姑娘,还高看自己了。

    不过看她的相貌,高看自己J分,也是理所应当的。

    薛穆如见庄嬷嬷有些嗔怪她不懂事的样子,便住嘴了。

    送走了庄嬷嬷,薛穆如又恢复成了那个从京城来的薛穆如。

    出生高贵、容貌出众、学识渊博,是京里数得上名的闺秀,将来必定是不凡的。

    她的未来,将在秦王府里绽放。

    然后被黎庶们口口相传,传回万里之外京城,让她的闺中密友们羡慕不已。

    秦王离开后的第三天,秀nv入府的事才算尘埃落定。

    一应事物有王府长史,大嬷嬷和许朝云三人共同完成。

    许朝云主要是分配八位秀nv的住所和伺候的奴婢等等杂物。

    大嬷嬷负责检视她们带来的东西:包括衣F首饰、金银珠宝和奴婢。

    她做的这一项,便是能看清楚哪家秀nv是什么身份,家里是个什么情况了。

    王府长史到底要避嫌,也不敢大嬷嬷争这个差事。

    倒是许朝云在大嬷嬷那边儿吃了软钉子,便一口气把八位秀nv的屋子都安排在西晒的韵梅园里。

    韵梅园种着一P梅花,因是主子们冬日赏景的地方,地龙和保暖都是做的极好的,只是夏日住不得人了。

    金蝶玉听说了拉着王思宁一个劲儿的笑,笑得气都喘不过来了:“你说说,她也有今天,浑是连名声都不要了。”

    王思宁打着团扇,这是她娘家派人送来的,正所谓千里送鹅mao,她平时是极ai用的,也送了金蝶玉两把,也送了解舞两把。

    许朝云那边儿送去了也只是自取其辱,曾媛那边儿是没必要送。

    所以有些人便把金蝶玉、王思宁和顾解舞看做是一团的。

    她扯了扯身上薄纱披帛,真想把它给扔了,但没披帛一身衣裳便不能看了。声音懒洋洋的说:“这是奈何不了应新堂,便把气撒那些个新人身上了。

    我可是听说,来的八个MM里面,可有些身份高的,其中一个还是阁老的侄孙nv儿,可了不得。

    咱们王爷就是看阁老的份上,也得多疼ai她J分。”

    许朝云气的便是这个了。

    金蝶玉缓过劲儿来,分析道:“那又有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王爷,说句不好听的,不高兴起来那是个六亲不认的主儿。

    瞧许朝云被弄得半死那回!

    你又J时见过应新堂的MMJ时被弄得要让医nv伺候了。

    这喜欢,便会放肆,这疼ai,便会克制!”

    王思宁觉得她说的挺有道理,点头称是。

    这王爷ai极了顾夫人的事王府上下皆知,只是有时候以讹传讹,不知真假而已。

    听金蝶玉这么一分析,倒是十有八九了。

    王爷在夜里是个什么样儿,她们这J个旧人是知道。

    那曾媛能被王爷吓昏死过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