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懒摇白羽扇

    搬到应新堂第一日,解舞便是知道了下不来床的滋味,一直在榻上躺到了下午,连午膳都是让荣华和春梅端着到寝居伺候的。

    秦王处理好了军务,约莫酉初(五点)才得空,便一路径直朝应新堂这边儿来了。

    昨儿,他是极满意。

    从前他是极不待见那些为了美Se误国误事人,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今日这昏庸候便是他自己了。

    不过他却乐得其中,如果不是得了这样的妙人,他怎会知道nv人竟是这般的奇妙滋味。

    到了应新堂也没见解舞人出来迎接,只有她的侍nv荣华和春梅跪在门口。

    问了一句:“你主子呢?”

    春梅不敢接话,况且她还跪在荣华的后面半步。

    荣华低着头回话:“主子在榻上躺着呢!”

    午后她就劝主子,起床梳妆,看样子王爷今儿还是会再来的,免得到时候蓬头垢面,但主子只是淡淡滇濤着,然后竟然睡过去了,她也不敢。

    昨儿她们可是知道里面是怎样一番境况,晚膳当宵夜用了。

    连司寝嬷嬷都没敢一句时间到了,她们这种小奴婢,哪敢管主子的事儿。

    下午她问福嬷嬷,福嬷嬷也是满面为难,不敢叫醒还在睡觉的主子。

    秦王走进寝居,但见福嬷嬷跪坐在一旁伺候,床榻上的人睡得正酣。

    屋子里似乎还残留着昨夜两人欢好时的气息。

    福嬷嬷想起身叩拜,秦王摆了摆手,让她勉励,全部人都出去。

    自己把外袍一扔,坐上榻沿,伸手去捏她的脸。

    细腻滑N!

    感觉不错,又捏了J下,直到床上的人被弄醒了才闭手,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看着她。

    解舞只觉得脸上有点洋洋,睁眼一瞧是他,加着没睡够,腰这会儿还酸疼,满心的不悦上来,一句话也跟他说,侧身拿背对着他。

    其实她累的不行是真的,这吸收龙气也是有讲究的,要的次数不是时长。

    一晚上三次,一次一个时辰她也是醉了。

    每每要到关键时刻他就停下来,不然自己出来,等那G子S麻没了再继续,否则昨晚哪里会弄那么久。

    更悲剧的是,她发现自从有了龙气,花C树木的灵气都不亲近她了,她如今只能依靠他身上的龙气修炼。

    这偷J不着蚀把米的心情她跟谁说啊?

    旁边浴缸里的一对金鱼在她睡觉的时候还一直咕嘟嘟吐泡跟话唠似的,这秦王一进来,它们就安静了,真真的欺软怕Y。

    解舞越想越生气。

    她好歹是个妖,这一对小金鱼竟然连妖都不怕竟然怕一个王爷。

    后背传来一双手掌抚嫫的感觉,隔着一层薄纱,竟是说不出的滚烫。

    秦王靠在她身上:“昨晚没让你出来,难受得紧?我这就帮你。”

    说着,一双手就从裙子下边儿进去了。

    有些凉。

    解舞脸红,按住他的手:“我才不是妾身的腰都快断了,王爷还这样”想起自己不该称我,立马改了过来,回头看见他没多少兴味的脸Se,也不敢生气了。

    惹恼了他,可不是好玩的。

    果然,自己就是个软骨头。

    做妖的时候是,做人的时候也改不了一身软骨头的X子。

    死死按住他的手也松开了。

    好在他只是说笑,在外边儿徘徊了J下,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见她都要被弄哭了,便放手。

    抚上她的小蛮腰,轻轻的煣着。

    屋子里立刻传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秦王:

    试问,一个武将的轻轻,能有多轻

    她只好让他轻点儿。

    秦王也是听话,手上的力道是越来越轻。

    然后,秦王发现她是喜欢他嫫她。

    嗯!

    绝对是嫫!

    绝对不是按摩煣捏之类的!

    抚嫫的时候还一声声喘X,叫着你轻点儿你轻点儿

    秦王殿下表示,有这样一个小妾他真的忍得好辛苦。

    这日,便又是顺理成章的歇在了应新堂。

    第三日上,金蝶玉才和王思宁商量给着,差人送了礼,说是贺她乔迁之喜。

    半日后,曾媛曾孺人的礼也送到了。

    这下却是难住了荣华。

    没听说过王妾给侍妾送礼的!

    福嬷嬷正盯着小太监抄录礼单,在给这些东西造册。

    荣华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这哪有给一个侍妾造库房册子的?

    福嬷嬷将礼物一一看过后,才让人准备吃食,给各孺人的院子上送去。

    送之前还是去请示了一下解舞,这才让底下人去办。

    解释说,这尊卑有度,孺人们“赐”下东西,她虽不用以后还礼加重一分还回去,但眼下还是要表示表示的。

    库里的东西都是新添置的,因为王爷经常来应新堂,便让人拿了些过来,例如常用的人参鹿茸,新到的绫罗绸缎,一应用得着的金银玉器摆件等。

    福嬷嬷原先想单独造个册子单独用,司寝嬷嬷提点了一句,这些东西拿过来了就没拿回去的道理,你造这册子不是多此一举。

    福嬷嬷这才作罢,她也是知道的,只是这一个过场还是得走。

    不造册,也就是说这些东西算这应新堂的。

    这空荡荡的库房不到半日就塞满了,只好又开了另一个屋子放冬日的PC衣料。

    这钥匙,自然是解舞一把,福嬷嬷一把。

    解舞一拿到钥匙,当着福嬷嬷的面儿就把钥匙给了荣华,理由是她没心思看钥匙,掉了让人捡了去岂不麻烦。

    荣华当即感动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福嬷嬷只是看了荣华一眼,便没了。

    春梅倒是心中泳跃Yu试。

    跟着这么个有前途的主子,让人很不能淡定啊!

    半个月前,福嬷嬷还只是王府里的一个普通的让主子见了叫不出名儿的嬷嬷。

    荣华还只是个没人认识的小侍nv。

    十天前,她春梅也还只是个端茶送水的小婢nv,如今她在王府里,也算是排的上号的丫鬟了。

    走到哪里,都有人叫一声“春梅姐姐”。

    这全是托主子的福,真正的一人得道J犬升天。

    春梅紧了紧手心,荣华已经先入为主,得了主子的信任,如今主子的吃穿用度都是她一个人把持着的,库房和院里又是福嬷嬷拿捏着,她想要出头也只能在外边儿使劲儿了。

    晚间用膳时,一向少言的春梅替解舞夹了一筷子樱桃R,说道:“这樱桃R做起来很是繁琐,原是曾孺人吩咐让人厨蟼愽的。夏蝉和秋水去提膳的时候见了便要了一些。”

    夏蝉和秋水是长史分来的四个大丫鬟其中的两个,另外两个一个叫菀青一个叫菀。

    解舞心里掠过一个想法:想是这夏蝉和秋水走了春梅的门路,这才多久的功夫就得了去提膳的差事,看来春梅也是个能G人。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废!

    不过樱桃R真的好好吃。

    解舞吃饱后还剩下一些菜,她偏食,好些菜都没动过,对春梅说:“那些没动过的你们拿下去分分。”

    春梅极克制的道了个万福,说是。

    荣华还在解舞跟前伺候,春梅便用食盒把给荣华的菜装好了。

    又让菀青菀分别给福嬷嬷和云姐儿端了两个菜过去,自己只留了两个普通的菜Se,将解舞吃剩下的全数搬进了自己房里。

    让夏蝉和秋水尝了尝解舞吃剩下的菜的味道。

    说:“主子好哪一口你们可得记好了,主子好,你们才能好,知道吗?”

    春梅一番话说得极不客气,因为她有这个资本。

    侍nv和婢nv虽然都是伺候主子的,但将来是极不相同的。

    侍nv中得了主子青眼,后来成为官太太的不在少数,而婢nv,至多也就是许个下人罢了。

    换句话说,侍nv是良家子,而婢nv,则是J籍。

    只是良家J籍这件事应新堂的人多半都不会提起的,府内人皆知,顾夫人是J籍nv婢出生。

    夏蝉和秋水最初是见荣华那人油孜不进这才走了春梅的路子,如今见春梅有大G一番的架势,自然是不会拉她后腿的。

    荣华伺候好解舞午间小憩才回房间吃饭,见两盘还蝹惻的菜搁置在食盒里,眉梢不禁带上笑意。

    春梅是个明白人。

    她能立起来,对主子对她对应新堂都是好的。

    所以也就由着她招揽人心,窥测内外了。

    的确,自从主子越来越受宠,又搬到了这大院子里,若不是福嬷嬷和春梅、云姐儿帮衬着,她一个人是看不过来的。

    只是她还是想有个自己人,便点了一个小丫鬟怀素和自己同屋住,又抬举她的意思。

    虽说荣华今年不过十二,怀素也九岁,但两人待人接物和一些想法是极不同的。

    说白了就是思想不再一个层面。

    偶尔荣华会想,这长史是不是故意的,挑这么些个年岁小又不开窍的。

    后来再细想,若是送J个太机灵的来,她和主子可都不敢用。

    那还不如笨拙的不开窍的。

    开始就是怀素荣华也是不愿意让她上手的,只是最近是忙得连叠被子的时间都没了,主子看得起她不愿意用其他人,她又怎会将这机会拱手让人。

    想着让怀素跟着自己住,帮着做些洗衣叠被的事也好。

    这会子吃完饭后让怀素收拾,自己用浓茶漱了口才去寝居伺候。

    在门口听了听响动,主子还睡着,她也在门口找了个地方坐着歇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